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九节 位卑未敢忘忧国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九节 位卑未敢忘忧国

    沙正阳敏锐的洞察力让魏寿喜忍不住扬了扬眉毛。
  
      他自认为自己并没有透露过多的内容,就是想要考较一下对方的判断能力,没想到对方如此轻而易举的就破解了自己的“谜题”,名不虚传。
  
      难怪茅向东在话里话外都在表露出这个家伙是汉川省委十分看好的后备干部,未来是要大用的,之前自己还觉得对方是不是有意用这种方式来抬高汉川干部的素质,现在看来,面前这个人的确足够优秀。
  
      “正阳,你刚才提到的最后一点,是怎么揣摩出来的?”魏寿喜忍不住问道。
  
      问这话有点儿不该,或者说不合适,但是魏寿喜还是没忍住。
  
      左右要在一起工作一段时间,魏寿喜也不是那种矜持面薄之人,所以还是大大方方问出来了。
  
      “嗯,其实我来燕京之前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国企改革是大命题,不改不行,但是改革的目的不仅仅是减员增效,也不仅仅是盘活国有资产,既然我们国家是以公有制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十五大也已经明确了要鼓励多种成分经济发展,再次强调了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同样也强调了,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公有制经济要义不容辞的挑起大梁,占据支配地位。”
  
      沙正阳对十五大报告还是花了一番心思作研究的。
  
      在来燕京之前,他又重温十五大报告,要吃透中央政策精神,才能做到有的放矢,也才能做到气定神闲。
  
      “在这个时候中央决定成立大型企业工委,指向是很明确的,国有经济要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保持战略站位,保持领先优势,大型企业是根本,是基础,那么我们如何来实现这一点?坚持党的领导,保持政治引领和组织保障,这没什么说的,完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提升企业经营管理水平,这也是应有之意,但还有呢?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那么再要从普遍性到特殊性,我们就只能探讨一下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特殊性了。”
  
      魏寿喜点点头,“所以你认为我们大型企业工委应当在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这一块上提出相关的建议和意见?这会不会超出了我们大型企业工委的职责范围呢?我的理解,我们大型企业工委是指导、管理和监督,但如果细化到具体行业领域,是不是越权了?”
  
      “魏主任,这要看您怎么来理解了。”沙正阳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我们的职责当然不比细化到什么行业领域,但是我们应当在行业领域这个大范围上提出大型国企应当以什么方式占据什么样的地位,这可以以规划或者细则方式来,比如我们可以在职责上提出,要确保在军工、航空航天、高端核心装备、能源、金融以及其他关键核心领域行业的国有经济领先地位,……”
  
      魏寿喜思索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在大型企业工委的职责目标上提出确保国有大型企业在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战略地位,然后再以细化目标的方式来进行规范保障?”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当然这个重要行业也好,关键领域也好,核心领域也好,不宜太宽泛,而应当根据世界发展大趋势有所针对,特别是一些我们已经明显落后,纯粹靠非公有经济和市场力量难以追赶上的时候,那么国有资本和国有经济就应当果断介入,当然介入的方式也并不一定就非得要是国有企业亲自担纲上阵,我们可以以国有资本的力量来介入,扶持支持公有或者非公有经济体来实现目标,……”
  
      魏寿喜被触动了,若有所思,深深的看了一眼沙正阳,“正阳,我感觉你好像对这一块很有钻研啊,举个例子呢?”
  
      “呵呵,位卑未敢忘忧国嘛。”沙正阳轻描淡写的笑了笑,“个人一管之见啊,比如航空领域,大型飞机,核心航发,比如IT领域的核心芯片,嘿嘿,我有点儿忘乎所以了,……”
  
      魏寿喜摇摇头,看着沙正阳,“正阳,你有这番心意就好啊,只是我觉得你这一部跨得太大,总感觉有点儿凌驾于国家发计委之上,抢了他们的活儿啊。”
  
      “魏主任,我觉得其实这并不矛盾,我们大型企业工委未来要管这么多企业,不可能只是泛泛的管管班子建设,管管制度建设,管管组织保障,你总得要指导和监督他们的发展思路,那么如何和国家总体发展的大政方针结合起来?这一块上我们和国家发计委完全有很多值得商榷探讨的地方嘛,建立一个联合机制也很正常嘛。”
  
      沙正阳的新点子一出接着一出,让魏寿喜的脑瓜子都有点儿应接不暇了,还要和国家发计委建立联合机制?一个尚未正式挂牌成立的机构已经想到这么远,不能不说这一步跨得有点儿远了。
  
      一直到沙正阳离开之后好一阵,魏寿喜都还没有完全晕过味儿来。
  
      如果按照沙正阳的提法,那大型企业工委的工作职责虽然只增添了一条,但是工作量可能就要翻倍,甚至翻几倍了。
  
      对于具体产业和国有大型企业如何结合起来,这一步非比寻常,特别是这涉及到具体的行业和领域发展现状和前景,都需要相当科学严谨的分析研判,如何来和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发展经营结合起来?
  
      如果说现在还有短板缺陷和不足,又该如何通过这些国有大型企业的经营方向调整,比如像沙正阳所说的那样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来实现介入,这都需要大量的研判分析和周密科学的运作。
  
      **********
  
      沙正阳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观点给了魏寿喜多少启发,但在魏寿喜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快一个小时,已经让很多人侧目而视了。
  
      现在筹备组就那么三四十号人,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还有部分人尚未正式到岗到位,但即便是这三四十号人里,都是藏龙卧虎精英辈出的角色,魏寿喜不是一个轻易许人的领导,但是能专门找一个挂职锻炼的年轻人一谈就是一个小时,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些人都下意识忽略了沙正阳的副厅级身份,在他们心目中地方上又是企业里的副厅级,水分太重,可能还当不到一个正经八百的正处级,当然即便是三十岁不到的正处级也很惊人了,但在中央部委里边,三十岁的正处级虽然让人侧目,但是也不算太罕见了。
  
      魏寿喜没有明确他的工作职责,给沙正阳的感觉,自己似乎被魏寿喜当成了一个助手,嗯,或者说是助手之一。
  
      魏寿喜还有两个助手,一个是负责班子建设和组织建设,这是从中组部那边过来的人,还有一个是负责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建设和监督,这是人事部那边过来的。
  
      而自己似乎就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四不像,总而言之,一方面在学习了解,熟悉情况,其他人都是熟手,唯独自己是初来乍到,另一方面,自己随时要备魏寿喜的咨询,或者接受魏寿喜的临时性安排,也算是一个助手角色吧。
  
      说实话,这样一个助手角色还挺适合自己,真要让自己参与到那两方面工作中去,他反而没多大兴趣。
  
      现在的中央大型企业工委和未来的国资委之前的差别还很大,还需要好几年的慢慢沉淀和完善,沙正阳估摸着自己也许能在这个过程中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的办公地点暂时安排在安定门附近,这是一个独立大楼,据说原来属于某个已经被裁撤的部委大楼,当然裁撤虽然被裁撤了,实际上里边仍然在办公,只是缩减了不少,一些人被分流了,一些人离开了,所以整栋12层的大楼显得冷清了许多,而给正在成立中的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留了三层楼,五六七层。
  
      因为办公室空闲很多,沙正阳这个挂职的干部,也分到了一间,609,没任何标牌标识,只是距离魏寿喜的办公室不远。
  
      沙正阳回到办公室时,引来了隔壁几个办公室时的同事们注意,他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不过并没有太在意。
  
      他很清楚自己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也不过就是短时间的共事一段时间,如果能够有缘交上几个朋友当然是好事,但如果都存着嫉妒艳羡的心思来相互揣摩,那就没有多大意义了,他没那么多精力和心思来玩什么办公室政治。
  
      看样子魏寿喜有些触动,也许这一项工作就会落到自己身上,沙正阳琢磨着,如果能在大型企业工委挂职锻炼这段时间里把这项工作能实打实的敲定下来,下一步为促成这些大型央企与国家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的发展做点儿事情,也就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