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八节 盛名之下无虚士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八节 盛名之下无虚士

    论理现在出海战略已经不归沙正阳管了,而且沙正阳处于上挂锻炼期,事实上他已经把长河集团那边所有工作移交了。
  
      长川实业的工作移交给了傅蕾,集团那边的事务移交给了晁汉忠,他应该安安心心在大型企业工委这边工作,但作为长河人,作为一个希望长河集团未来能发展得更好的长河人,面对这样的机遇,他当然不愿意长河集团错过。
  
      哈萨克斯坦未来是长河集团最重要的油气资源开发区域,拿下阿克纠宾项目只是第一步,未来里海区域的油气资源才是大头,但是要想在里海地区立足,获得哈萨克斯坦政府的信任很重要很关键。
  
      前期和哈萨克斯坦方面达成的意向协议必须要遵守,而且要彻底保质保量的得到落实,只有这样,长河集团,乃至中国企业的信誉才能得到巩固,而这也是下一步长河集团继续在哈国扎根深耕的基础。
  
      哈国政局虽然相对稳定,但是由于哈国位于中亚关键位置,处于欧美、俄罗斯之间交锋前沿地带,而现在俄罗斯势弱,中国趁着这个机会入局,如何来确保中国的战略利益得到保证,这是一盘大棋,需要由国家来操盘,而长河集团不过是一个探路者罢了。
  
      如何让中国利益和哈国利益捆绑在一起,实现双赢,这是一个非常考较人的活儿,长河集团第一步走的很好,并不代表就能一直都好,所以沙正阳希望第二步能够帮未来长河集团奠定一个更稳固的基础。
  
      JP摩根作为美国进入俄罗斯和中央的跨国企业,一定程度上是唯利是图的,只要有利益,他们无所谓为谁服务。
  
      目前欧美也还有一些油企进入了哈国,但是他们多是跨国巨头,对于JP摩根这类在他们看来属于中间掮客的货色不怎么看得上,他们认为他们自己就可以搞定,而长河集团是新入局者,所以才要借助JP摩根这类“润滑剂”来协调,起码现在是如此。
  
      长河集团现在需要抢时间,抢机会,所以和JP摩根的合作也是势在必行,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笔划算且必须的交易。
  
      虽然沙正阳到大型企业工委工作,但钟广标还是专门和沙正阳打了招呼,出海战略的事情他不能撒手,晁汉忠负责具体操作,但关键时候沙正阳要把关和出谋划策。
  
      对这一点,沙正阳自然义不容辞。
  
      只不过当到大型企业工委那边报到时,沙正阳才发现,这边的工作恐怕不像最初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之前他一直以为大型企业工委主要就是从班子建设和人事组织这个角度来建立一套现代企业管理制度,重点就在于组织架构,从思想和制度上来保障党对国有大型企业的领导,但现在看起来,好像不完全如此。
  
      报到的时候,沙正阳就感受到了一些奇异的眼光带来的关注,自己是唯一一个上挂锻炼进来的,而且据说还是有高层点名要选拔一些在地方上和企业中都有实际操作经验的干部进来,隐含的意思就是相中了他沙正阳。
  
      哪怕是短期的临时性上挂锻炼,哪怕沙正阳已经是实打实的副厅级干部,但这种近乎于点名的上挂借调锻炼,还是让人很多心中不太舒服。
  
      毕竟这种特殊对待本身也就意味着一些什么,而在座的都是精英中选拔出来的精英,哪一个拿出来看看履历都是璀璨一片,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地方上来的年轻干部耀武扬威了?
  
      是骡子是马,那就得要拉出来遛遛,看看是不是真的担得起名不虚传的声名。
  
      最起码沙正阳自我感觉,自己来到这个筹备组里得到的并不都是热情、友善和欢迎,相反,冷眼旁观、侧目而视、不冷不热似乎才是常态。
  
      当然,这也不是全部,总还是有一些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感兴趣,尤其是还只是上挂锻炼的,本质上并不会对他们产生多大的威胁情况下。
  
      “坐吧,正阳。”魏寿喜上下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内心感慨无限,真的是太年轻了,年轻得过分,年轻得让人嫉妒,副厅级,想一想自己走上副厅级岗位是多大岁数了?人和人真的不能比啊。
  
      “魏主任。”沙正阳已经知道这一位之前的身份是中组部干部五局的副局长,老资格正厅,现在是大型企业工委筹备小组办公室主任,未来随着筹备变成正式挂牌,也许这位魏主任会正儿八经变成工委的副主任,实打实副部。
  
      “嗯,感觉怎么样?”看过沙正阳的简历和从汉川省委组织部那边传过来的表现情况之后,魏寿喜就真不敢对这一个年轻人小看了。
  
      一个台阶上闪光那可能是表现好,两个台阶上声誉鹊起,那可能是赶上机遇,如果每一个岗位上都能名声大噪,那就真的不是简单的表现优秀或者机遇好那么简单的事情了,那肯定就是表现非常卓越,出类拔萃了。
  
      “呃,还有一个适应过程,以往我在地方上工作过,后来到企业上,但都和现在的工作有些差异。”沙正阳实话实说,“在地方政府上工作庞杂而散乱,但是中心工作还是很明确的,就是发展经济,在企业上工作则更单纯,把企业的效益拿起来,可咱们大型企业工委这边,中央只给了大目标大框架,可是我们要面对的数十上百家大型央企,分门别类,花样繁多,我原来以为就是如何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干部管理办法,落实党对国有大型企业的政治领导和组织领导,确保方向不动摇,但是现在看来,好像还不仅止于,……”
  
      魏寿喜笑了起来,心里着实高兴。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善于思索的年轻干部。
  
      如首长所说,不要小看年轻干部,他们看问题想问题的角度和年龄偏大的干部不一样,虽然在经历上未必有那么丰富,但是他们更能跳出窠臼,不拘一格的思考问题,有时候这种不按照常规套路的思索,却恰恰能收到更好的效果。
  
      “说得好,可如果都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中央花那么大心思,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成立这样一个大型企业工委,未免就有些小题大做了。”魏寿喜毫不客气的道:“正因为考虑到今年是我们国有企业改革的攻坚之年,未来两三年里,围绕着国企改革的动作力度会超乎寻常,我们国有企业要摆脱原来那种窟窿黑洞的印象,真正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经济体系中的中坚骨干,那么久必须要有所作为,……”
  
      “而大型企业工委就是要在中央的领导下发挥好引领作用,现在我们筹备组要做的就是要吃透中央政策精神,细化并明确职责,真正做到对国有企业的发展起高屋建瓴的指导引领作用,落实管理监督的职责,……”
  
      “我明白。”实际上沙正阳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自己的真正职责。
  
      自打报到之后,这位临时主持日常工作的魏主任就没有给自己安排具体工作,只是让自己尽快熟悉一下大型企业工委的基本情况,构想规划一下未来大型企业工委该如何来开展工作。
  
      其他同志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具体细化的工作,可沙正阳没有,就是这么泛泛的让他熟悉了解,他甚至连自己熟悉了解的重点方向都没搞明白,而魏寿喜好像也就是这样,让自己每一个方向的情况都要有所了解。
  
      “你真的明白了?”魏寿喜含笑问道:“全都明白了?”
  
      沙正阳没想到对方居然还给自己这么来皮一下,有点儿尴尬的挠挠脑袋:“魏主任,你别生气,我还有点儿糊涂,不全明白。”
  
      魏寿喜大笑,伸手点了点,“实事求是点儿好,别懵里懵懂的,有什么不明白正应该早提出来。”
  
      “对班子建设,对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建设,对加强党对企业的政治领导和组织保障,我都明白,但是大型企业工委不仅于此。”沙正阳沉吟着道:“我的理解,就还是有对我们这些大型国企未来在国民经济中的站位问题的一个明确和指导,不知道我这么说对不对?”
  
      “哦?”魏寿喜眼前一亮,果然不凡,自己并没有过多的提点对方,但是对方才来两三天,刚把情况熟悉,就已经隐隐约约的捕捉到了方向了,盛名之下无虚士啊,“你这么看?”
  
      “嗯,单纯前几者,虽然很重要,但是这是我们组织人事部门的强项,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哪怕是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和我们中国国有企业的特色要相结合,但是方向还是明确的,但是很显然不仅止于此,您和我说的,肯定还有更为深层次或者说专业性更强的内容,或许这是中央政策精神的一种具体化需要通过我们大型企业工委来落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