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故人来

第六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故人来

    沙正阳的春节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会和原来曾经工作过的领导、同僚小聚一次。
  
      要么是登门单独拜会,要么是邀约在一块儿来个酒局饭局,总而言之,这个习惯他已经逐渐养成,而且持之以恒。
  
      当然这种领导和同僚是指在工作中形成了较为默契的私人关系,这是一种既在工作中处得很好,有着共同志向,私下里也有共同语言甚至爱好的,这种经过沉淀,才能慢慢形成。
  
      像那种虽然在工作中很合拍,建立了一定私交,但是私下里却没多少交道和共同话题的,他不会去刻意维系,那太累了。
  
      像曹清泰和林春鸣,像郭业山和桑前卫,像曲晓伟和卢雅,像贝一河和常磊、姚莉两口子,都属于此列。
  
      而如叶和泰和姚立波,如郑国忠和楚天澜,如陆健和丁希慎等人,就不属于此列。
  
      不过这一次方东升和赵建波的联袂而来还是颇为出乎他的意料,因为他在年前已经接到了对方的电话拜年,但是没想到春节假期,这两位都会亲自来汉都和自己会面小聚。
  
      之前沙正阳去宛州时有机会都向叶和泰和姚立波推荐过二人的表现,但是这种事情推荐能起多大作用,不得而知,但沙正阳觉得自己作为前一任的县委副书记、县长,有这个义务向上级组织推荐表现优异任劳任怨的干部。
  
      这正如王云祥在书房中所书写的那一句话一样,为国所重,必在得人;报恩之义,莫大荐士。
  
      一个地方要发展,工作要抓得起来,关键就在于能用人,会用人,用好人,好钢用在刀刃上,只有把一批能力突出的优秀干部用在更重要的岗位上,一个地方的发展才有希望。
  
      实事求是的说,沙正阳和这两位更多的还是工作上的接触,私下里并没有太过亲密的关系。
  
      方东升工作作风踏实肯干,任劳任怨,赵建波思维灵活,眼界宽广,善于捕捉时机,正因为如此,沙正阳在和他们共事期间才逐渐结下了一段香火情,但是也还不至于达到像之前和曲晓伟、贝一河和卢雅的那种状态,不过人家主动来拜会自己,这一点也就说明了很多。
  
      沙正阳当然很高兴,能够有更多的这种在思路观念想法都相近的同僚互通有无,这就是一种让人很愉悦的志同道合关系。
  
      “难得,难得,有心了,有心了。”对方东升和赵建波的到来,沙正阳是真心高兴。
  
      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在真阳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还是有人看得到的,公道自在人心。
  
      在年前他已经接到了不少电话。
  
      丁希慎、许红菱和纪美芙都打了电话,但是沙正阳对纪美芙的电话有些怵,自己和对方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愫关系很是恼人,遇罢还休,明知道那是一把火,能把人烧成灰烬,却总想去玩一把火。
  
      这种诡异的心态连沙正阳自己都很难分说,他作了一番分析之后觉得,或许这就是重生者带来的一种高高在上的特殊心态使得自己有些放纵了的原因。
  
      方东升和赵建波登门,还是按照这边的习俗带了一些东西,但他们都知道沙正阳的习惯,就是真阳本地的特产,几块腊肉和山货,百十块钱的东西,谁也说不上个啥来,真正的君子之交。
  
      沙正阳亲自替二人泡了茶,随意聊起这才知晓为啥是二人联袂而至。
  
      一般说来这样的拜访都是各走各路,不过方东升是在年前无意间提及他打算找时间去汉都见一见沙正阳,恭贺一下沙正阳升任长河能源集团的副总,之前虽然沙正阳也是党委委员和总经理助理了,但毕竟没有跨过副厅这一门槛,现在不一样了,朝贺一下也很正常。
  
      这个话被赵建波听了去,下来之后就问了方东升什么时候去,二人于是约定一起。
  
      从宛州来汉都得好八九个小时,所以一般说来宛州的干部都不是很喜欢跑汉都,实在是在高速公路没通车之前,八九个小时的车程实在太磨人了,一趟下来,精神再好的人都得要折腾得蔫答下来。
  
      所以现在无论是宛州还是汉都的干部都在希望这汉宛高速能够早日通车,到时候道路能缩短到只有五百来公里,按照高速公路100到120的限速,如果顺利的话,基本上五到六个小时就能跑到,节约下来三四个小时,那简直真的就是解救大家于困苦之中了。
  
      沙正阳是在办公室里接待的二人,实在是他没成家,石油小区里那套房子里边基本上啥都没准备,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所以没法接待客人,而在长川实业这边,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倒不是炫耀什么,的确和真阳那边的办公条件不能同日而语。
  
      “沙县,不,现在改叫沙总了,看了您在这边的办公条件,才发现我们宛州和汉都的差距有多大。”赵建波比方东升更开朗了一些,话题也更放得开,“这省里的头号国企,是不一样,我看了看你们停车场里的车,比宛州市委市政府的档次可是高太多了,没法儿比。”
  
      “建波,如果只看这个,那只能说明长川实业是不成功的。”
  
      沙正阳没有学有些领导那样,一来就先封存车,摆出一副正人先正己的架势,他觉得没有必要。
  
      汽车也是企业资产,而且这类豪车,你要处理,折价损失太大,而且像长川地产要到燕京去搞开发,办公用车档次不能太低,同样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要去跑项目,一样也需要办公用车,一样要几辆撑门面的车。
  
      这年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的心态还很严重,你去和别人谈项目,开一辆桑塔纳和开一样奔驰去谈,那完全是两样。
  
      虽然这种心态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但是却是事实,这种社会风气短期内你还真没法扭转改变。
  
      当然,沙正阳也承认长川实业原来在这方面沉淀闲置了太多资产,他也有意让长川汽贸转让部分车辆出去,但是这种二手豪车,在这个年代,还真不好出手,有钱的都要买洗车,而没钱的出的价又不合适,所以这些车还只能摆在公司里边,权当撑面子绷架子了。
  
      “长川实业今年出了不少问题,嗯,都是以前的,我过来也是收拾烂摊子,下半年半年时间都是在擦屁股和找路子,几千上万号人,除了要下岗减员,更重要的还得是替大家找到吃饭的门道,这么多工人每个月工资都是以百万计,你想想,每天一睁开眼就是十几万的开销,光是这副压力就能让人崩溃。”
  
      沙正阳的话是实话,但是听在赵建波和方东升二人耳朵里却没能让二人在意.
  
      蛇大窟窿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么大一个摊子,开销肯定大,关键在于你能不能让这个企业正常运转起来,那种坐吃山空谁也受不了。
  
      而沙正阳肯定不属于此列,否则省里也不可能再度破格让这一位年限不到就晋升副厅。
  
      虽说这是在企业里,但是没准儿明后年这一位就转任地方,如果这一位留在真阳,就算是当时马上接任县委I书记,那没有三五年也不可能让你升任副厅,这就是人和人不同花有百样红。
  
      “沙总,这么大摊子,省委既然敢交到你手里,肯定是信任你的本事能力,这是好事,正好可以一展所长,证明一下自我。”赵建波接上话,“我觉得您走了还真是走对了,我个人看法比您留在真阳强。”
  
      方东升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他也赞同赵建波的观点。
  
      现在真阳县里的情况看似还过得去,但是他感觉已经有些隐忧开始显现,夏侯通貌似温和开通,这在和沙正阳搭档的时候大家都是如此认为,但是在和丁希慎搭档之后就有些变化。
  
      丁希慎新上来,还是代县长,很多时候夏侯通就有点儿爱插手县政府这边的具体事务了,这就让县政府也有点儿无所适从,先前丁希慎还是能保持克制,但是久而久之,两个人的矛盾就开始显现出来,
  
      说夏侯通开通大度,这要看人看势。
  
      对沙正阳时,的确很开明大气,双方配合也还默契,但是对丁希慎,夏侯通显然就没有像沙正阳时那么好说话。
  
      有些时候县政府研究定下来的一些具体工作方略,就经常被他直接干预甚至叫停,拿到县委常委会上研究,往往就要进行调整。
  
      几次相同情况出现之后,县委县政府之间的关系也就在无复有往日夏侯通和沙正阳时代的那种默契和谐了。
  
      这种情形下,最恼火的肯定就是县政府几个具体做事的副县长了。
  
      县政府常务会议或者县长办公会研究的一些具体工作如果得不到县委的支持,那么在执行力上就很难得到保证,尤其是县委县府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下边那些乡镇的党高官乡镇长一个个比泥鳅儿还精滑,很多时候就要给你玩太极,效率一下子就下来了。
  
      这种情形下,光是去年一年就有好几项工作出了差错,市里边考核板子就要打到分管县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