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错综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错综

“省I长,我对秦都那边情况也不是很了解,除了知道煤炭资源丰富,也有部分油气资源外,其他我真的知之不多,而且秦都产业结构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基本定型,如果要想另辟道路,恐怕也需要仔细调研,哪能随意决策?”沙正阳无奈的摊摊手。
  
  前世中沙正阳也有点儿记忆,除了煤炭和油气产业外,秦都的其他产业都乏善可陈,都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之后,才开始培育葡萄酒产业为主的食品产业。
  
  但是那个时候北面的甘、宁、新等西北各省都在大力发展葡萄酒产业,秦都本身起步就晚,而且在投入力度上也并不比别的地方大,所以品牌也没怎么打造起来,所以一直是不愠不火,倒是可惜了这方面相当不错的资源。
  
  利用秦都煤炭资源打造煤化工全产业链肯定是一条路径,但是这还是建立在煤产业上的,仍然属于资源型产业,曹清泰还是看得比较远的,一方面资源型产业环保压力很大,而且随着发展,这种环保趋严的格局会越来越明显,所以只把希望寄托在煤化工产业上是危险的,需要寻找一些其他的产业来平衡和补充,避免在一棵树上吊死。
  
  “你刚才提到秦都的光照和风能资源,这方面可有什么好的路子?”曹清泰还是不肯罢休,看样子他是认定沙正阳在这方面比起其他人的思路更开阔,更有见地。
  
  沙正阳想了一想,“秦都发展太阳能和风能产业是有条件的,但是我个人判断,短期内太阳能和风能产业会受到政策影响很大,简单的说,没有国家补贴,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都根本无法和火电水电竞争,这会随着经济发展对环境污染压力趋严之后才能渐渐变为现实,不过……”
  
  “不过什么?”曹清泰追问道。
  
  “不过我觉得秦都可以立足于把自己打造成为国内太阳能综合利用的试验区,嗯,看是否可以借用一些政策优先发展光伏产业,比如硅产业,或许这一条路可以尝试一下。”
  
  沙正阳知道目前国内的硅产业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远未成形,无论是技术还是规模上,都还处于一个摸索阶段,但恰恰是这样一个阶段才是秦都这样小城市的机会,真正等到大家都开始重视一拥而上时,估计秦都你也就没有机会了,任谁都比你的竞争力更强。
  
  “哦?”曹清泰思索了一下,点点头,“硅产业现在国内技术成熟的屈指可数,而引入外资和国际先进技术,能做到么?”
  
  “那就要看秦都市委市政府的招商引资能力了,我也就是觉得这是一条路径罢了,成不成,都很难说。”这沙正阳就无法保证了。
  
  沙正阳的话让曹清泰也不好再多说下去了,说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提出了秦都可以去先行一步,搞这个太阳能综合利用的试验区,既可以利用本地绝佳的光热资源,同时也可以以此为契机打造硅产业,当然硅产业是一个集资本和技术为一体的新兴产业,尤其是对资本的需求更是巨大,所以以秦都的条件能不能得手,也不好说。
  
  春节总是忙碌的,但是对于沙正阳来说,这种忙碌多是公私兼顾。
  
  像和林春鸣和曹清泰的见面,吃顿饭也好,喝杯茶也好,所涉及的话题既有自己的私人事宜,也有涉及到汉川乃至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话题,这种探讨对于各方来说都是有益的。
  
  对于沙正阳来说,他的朋友圈子里已经分成了几个层面,一个是师长领导层面的,比如林春鸣和曹清泰,还有亦师亦友的,比如桑前卫、郭业山、朱凤厚、尤哲等人,还有就是和自己共同成长,只不过他们的步伐远远落后于自己了,比如苏伦康、曲晓伟、卢雅、方东升、赵建波、楚天澜等人,还有像叶和泰、姚立波、郑国忠这一类在关系上还不好定位,但是已经具有了一些共同话题的类型。
  
  远近亲疏,高低深浅,反正很难一句话来形容。
  
  除开这些纯粹因为自己工作圈子建立起来的朋友圈,沙正阳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朋友圈,那就是和自己本职工作无关的,更多的是因缘际会建立起来的,伙伴角度更重,比如王澍和高柏山,比如段庸铭和宗文峰,当然在沙正阳心目中,像宁月婵、焦虹、宁月凤,甚至也包括王澍、高柏山和冯子材他们,更像是一种亲密的伙伴关系。
  
  当然这些层面也有相互交织的,兼具多重身份。
  
  这些人很多在平时都难得和自己一聚,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而且大多数人都在外地,要在一起吃一顿饭一起坐一坐都不容易,大部分时候都只能集中在一些节假日时段来,所以这往往也是沙正阳最忙碌的时候。
  
  正月初四,沙正阳值班。
  
  企业值班不比政府值班,相对轻松一些,也不需要下去多跑,更多的是坐镇指挥,一些该去慰问的也早在年前就已经去了。
  
  沙正阳本来想好好梳理一下98年是思路,但是傅蕾的到来破坏了他这一想法。
  
  “你就没想过休息一下?早知道还不如就让你帮我值这一天了。”沙正阳见精神抖擞的傅蕾,一边替对方递上一杯茶,一边吐糟。
  
  “规矩不能破,你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如果都不值班,那谁还愿意值?”傅蕾捧着茶杯落落大方的坐在沙发上。
  
  “没那么夸张,我率先垂范言传身教的时候还少了,就差这一天值班下边就要造反,就要罢免我?”沙正阳撇撇嘴,“一个领导能不能服众,这种细节问题固然也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你还是要在什么位置上发挥什么作用,你在其位却不能够谋其政,那么你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加班,天天下基层嘘寒问暖,没用,那是不务正业。”
  
  傅蕾毫不客气的反击:“这两者不矛盾,相反一般说来能够在其位谋其政的领导,也都能率先垂范,而那些在其位不能谋其政的领导,往往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
  
  “你太绝对了。”沙正阳不以为然。
  
  “这个话题咱们就不争了。”傅蕾已经得到消息,沙正阳可能三月后要去燕京挂职,所以在力推自己接任总经理,这让她很兴奋,但是也很得意。
  
  能够这么快就赢得沙正阳的认可,自己是付出相当大的心血和努力的,建设板块基本上是自己手把手盯着,拿下了数个大项目,确保了建设板块的下岗职工人数压倒了最低。
  
  当然她也很感激沙正阳的力推。
  
  按照常理,沙正阳刚接任总经理时间不长,就算是他要到燕京挂职锻炼,让自己这个常务副总经理在家主持工作也说得过去,甚至更合适,但是沙正阳却在多个领导面前明确表态,傅蕾足以胜任,自己占着总经理这个位置没有意义。
  
  虽然沙正阳的观点也符合情理,他是董事长,兼任不兼任总经理意义不大,但是很多领导在权力问题上从来不嫌少,永远舍不得松手。
  
  “那你准备和探讨什么?”沙正阳笑问。
  
  “听说晁汉忠准备到集团来?”傅蕾的问话让沙正阳大吃一惊,这个鬼女人的消息未免太灵通了吧?
  
  这个消息自己也只是和钟广标提过,甚至连尤万刚那里都没说,因为尤万刚可能翻年之后就要走人,现在和他说这个意义不大了,那傅蕾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见沙正阳面带惊色,傅蕾微微一笑:“那就是真的了,还真是你牵线搭桥?你这是要和李省I长唱对台戏到底么?”
  
  “傅蕾,话可不能乱说啊。”沙正阳假意嗔怪道。
  
  “我知道你肯定疑惑我从哪里得知消息的,晁汉忠还是有些本事的,人脉也不差,所以帮他的人也不少。”傅蕾笑了笑,“组织部里边有人帮他说话,而且晁汉忠也和田力关系不错,所以么……”
  
  看样子晁汉忠先动了起来,难怪会被傅蕾察悉。
  
  “不过又有传言省投资公司要和集团合并,赵文轩要接替钟总担任总经理,省投资公司可还有几个副总呢,这集团公司恐怕位置就不够了啊。”傅蕾又抛出一个炸弹:“听说有领导认为省投资公司和长河能源集团业务相差太大,整合不易,弄不好还会成为相互拖累,所以建议把我们长川实业独立出来与省投资公司合并,长川实业这些很多都是需要大量资本投资的竞争性行业,正好合适,……”
  
  “你哪来那么多小道消息?傅蕾,我记得可不像是这种八卦的人。”沙正阳忍不住了。
  
  “八卦是女性天性,我当然不能免俗,而且还关系到我们自身,我当然要关心了。”傅蕾不以为然:“知己知彼,才百战不殆。”
  
  “你这是要和谁战?赵文轩?还是晁汉忠?”沙正阳啼笑皆非,“你能不能把心思收起来,还轮不到你我操这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