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接班人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一节 接班人

    沙正阳本来是打算借着今天天气不错,自己到百花山上走一圈,出出汗,然后找个地方坐着,一个人优哉游哉的喝杯茶,难得清闲一天。
  
      没想到居然会在林荫道上健步走时遇到也来优哉游哉锻炼的晁汉忠。
  
      看晁汉忠同样一身运动装的打扮,也是来利用周末锻炼。
  
      二人相遇,自然也格外亲热。
  
      当初在党校时,沙正阳作出海战略的大文章时,也得益于晁汉忠帮忙不少,晁汉忠也给沙正阳出了不少主意,特别是在一些相关法律法规方面,晁汉忠可要比作为外行的沙正阳强太多,也帮沙正阳的文章斧正了好几回。
  
      当时沙正阳就想要让晁汉忠到长河能源集团来,但是那时候晁汉忠还有些舍不得省计委矿业能源处处长的宝座,所以婉拒了沙正阳的邀请。
  
      没想到没几个月时间,晁汉忠居然从矿业能源处处长位置上下来了,到省计委机关党委去当一个副书记。
  
      嗯,当然还是正处级,只不过这个正处级就真的是喝清茶吃闲饭去了。
  
      “老晁,看样子你过的不太顺,计委体系明年可能要机改,会有比较大的调整,……”沙正阳沉吟着道。
  
      “我没戏,和我没关系。”晁汉忠明白沙正阳的意思,淡淡的笑道:“我这个人有时候脾气太直嘴巴太臭,所以容易得罪人,而且得罪了人还不愿意去悔过,这就不好办了。”
  
      “哦。”沙正阳也不清楚晁汉忠究竟和省计委哪一位领导把关系搞僵了,但寻常的委里边领导是动不了矿业能源处这类核心位置的晁汉忠的,所以猜都能猜出一个大概来,“真的没办法?”
  
      “嘿嘿,一些观点上和做法上有比较大的分歧。”晁汉忠倒也没有遮掩什么,“本来也有人去帮忙说和,但后来我又有点儿多嘴,嗯,和你们还有点儿关系,……”
  
      “哦?和我们还有关系?”沙正阳颇为诧异。
  
      长河能源集团虽然在很多业务上也要过省计委审批,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是省里用来冲击世界五百强的种子,所以自主性很大,只要集团自身确定的事情,基本上其他职能部门都只能配合。
  
      所以在东神煤业扩建项目上,虽然从省里到国家计委所有审批程序都走完了,但是到具体落实的时候长河能源集团要放一放,包括李铭和省计委在内,都只能无可奈何。
  
      人家又没说中止,只是暂缓,找出来的理由也很充分,所以也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
  
      “我不该多嘴,说了一句目前煤价虚高,已经见顶,要考虑未来煤炭产能扩张太快可能带来的买方卖方市场逆转易位的可能性,怎么就被领导听到了,所以本来说可能要重新考虑一下我的问题,但现在就只能缓一缓的又搁下了,彻底没戏了。”
  
      晁汉忠没说是哪一位领导,但省计委是常务副省i长李铭在分管,省计委主任陆永放也是一个颇为乖觉的人物,相当会来事,自然在这些问题上就不会掉以轻心。
  
      这种事情最麻烦,一旦对你的印象形成了成见,就算是换了一个领导,只要不是对你有特别好感或者特殊关系的,基本上都宁肯把你放在一边,等一等看一看再说,可人又经得起几下等一等看一看,一晃两三年,没准儿你的年龄又不在了。
  
      这么说来,还真和自己有点儿关系,李铭对自己没办法,但是对晁汉忠这种没眼水的角色,自然有人要递话。
  
      “老晁,看样子还真的是我们连累了你了,明年煤价要真的下滑了,你恐怕就要成为田丰了。”沙正阳大笑了起来。
  
      “不至于,好歹还能有碗饭吃,我年龄也不小了,再熬几年也就该等着退休了。”晁汉忠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嗯,有没有考虑过换一个环境?”沙正阳沉吟了一阵才慢慢道。
  
      这也是他见到晁汉忠之后就在考虑的问题。
  
      自己明年如果要上挂,长川实业这边的工作可以交给傅蕾,但是出海战略的事情恐怕也还要有个人帮忙先做着,另外朱汉生落马之后,集团党委和行政班子都缺人,自己从总经理助理变成了副总,但在分工工作上却没变化,石化这一块钟广标不得不自己亲自来过问,而谢福才的表现又不尽人意,所以才会让钟广标这么捉襟见肘,对自己要去燕京锻炼这么不高兴。
  
      如果晁汉忠能到集团,那么就可以帮钟广标分担不少,只不过这里边也有些问题。
  
      晁汉忠在省计委不受待见,你长河能源却又要当成人才去用,就有点儿太针锋相对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矛盾,特别是本来双方都有点儿龃龉的情况下。
  
      李铭恐怕会更愤怒,现在尤万刚要走,恐怕不会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横生枝节。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尤万刚要走,恐怕对李铭也就没有多少顾忌,如果能说服对方,那就基本上能成了。
  
      但即便是说通了尤万刚,省委组织部那边,还有省里主要领导那里,都还得要一一走到。
  
      正处级干部调动,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被人拿起来过分解读。
  
      “换一个环境?”晁汉忠有些迟疑,端起茶杯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下。
  
      他当然明白这是沙正阳的好意,问题是沙正阳能做得了这个主么?
  
      李铭不说,就算是陆永放也不是等闲之辈,当然,或许对放晁汉忠离开也乐见其成,只是这个时候,这种情形下,陆永放他们会怎么想?李铭会不会从中作梗?
  
      “正阳,我的情况,你应该知晓,恐怕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啊。”晁汉忠踌躇的回答道。
  
      “这我知道,不过我没这个能耐解决你的问题,我只是提供一种可能性,最终要领导们来决策。”
  
      沙正阳当然不可能把话说满了,但目前应该说是一个机会,让晁汉忠到长河能源集团,从省计委到长河能源算是一个下放的姿态,如果仍然是平级使用,说得过去,当然这要晁汉忠自己把心态摆端正。
  
      钟广标现在捉襟见肘,手里边严重缺人,谢福才不太受钟广标的欣赏,所以从外边来人是一个合适选择。
  
      而晁汉忠多年在能源矿产这一块工作,分管石化和煤化这一块都能行,如果袁增桥能够和钟广标搭手担任常务副总,晁汉忠其实可以弥补袁增桥的缺,对煤业这一块,晁汉忠也一样相当熟悉。
  
      沙正阳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晁汉忠也是果决之人,当初自己犯了错误,如果能早一点意识到,那个时候就跟随沙正阳到长河能源,说不定也就没这一场在计委里边受折辱的事儿了。
  
      他很爽快的应承下来,愿意离开省计委,当然具体如何操作,下边还要来细细琢磨。
  
      晁汉忠能混到这个位置上肯定也不是吃干饭的,能力是一方面,肯定也有认可欣赏他的人,那么必要的时候也要走动走动。
  
      丢开这个话题,两个人关于煤炭市场的走势问题探讨倒是很一致,晁汉忠觉得国内在煤炭产能扩张上缺乏一个比较规范的长远计划,这也就使得完全通过市场来进行调整容易引起行业的起伏过大。
  
      当然这也是市场经济规则在起作用,只不过在享受好处的同时也免不了就要承受阵痛,这种情形下对于市场发展能够做出科学预测就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这种阵痛带来的损失。
  
      而在这一点上,晁汉忠觉得伊东煤业可能会付出惨痛代价,他们在近期的新扩产产能上更是激进,计划一改再改,到1998年底,产能会在原来规模上暴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这是一个相当骇人的程度。
  
      眼见得时间不早,晁汉忠和沙正阳二人这才施施然下山。
  
      天气大好,林间空气清新,鸟鸣雀跃,很有点儿复得返自然的感觉,若是能一直这么享受清闲,倒也是一种难得的生活滋味,但沙正阳也知道这种日子也只能想想而已。
  
      偶尔品味一下或许感觉不错,真要天天如此,只怕自己未必能做到晁汉忠那么淡然了。
  
      山道上迎面走来两个女孩。
  
      青石板小径不算宽,两个人能并行,但是再多人就不行了,二者这里更好是一个弧形的拐弯,两边的竹林幽深,细碎的阳光洒下来,看上去更是婆娑摇曳,格外宜人。
  
      “冰雁,这个时候上山,我们在什么地方吃东西?这一走上去,山上就是一些卖凉面凉粉的,可填不够我的胃。”微胖健壮的女孩一身火红的运动套装,一副被抓夫生无可恋的表情。
  
      “行了,谁让你睡懒觉不起床?说好九点半,结果你十点半都出不了门,怨谁?”另一个有些清泠的声音淡淡的道:“再说了,饿一顿或许有助于改善你的饮食结构,减轻你的胃负担,没准儿你会感受到更轻松,从此走上健康人生道路。”
  
      晁汉忠看了前面两个女孩一眼,认识,但是不熟悉,对方的目光望过来,他也只能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