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一百零四节 副厅级

第六卷 第一百零四节 副厅级

    “钱书记到安襄也是好事,安襄紧邻汉都,未来发展潜力也很大。”沙正阳也才听说这事儿,这一段时间他太忙,的确没太多精力来过问其他事情,“那谁来接管经开区的工作?”
  
      “暂时是由王部长兼任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郑国忠淡然道。
  
      “王挺王部长?”沙正阳吃了一惊。
  
      怎么会安排王挺来执掌经开区?
  
      王挺其实和沙正阳关系不错,因为郭业山这层渊源,沙正阳有些宣传文化方面的工作需要协调的,王挺都很支持,但是王挺并不太受林春鸣的看重,所以一直是属于边缘化的角色。
  
      而且王挺对经济工作并不擅长,这骤然让其接掌作为宛州市经济发动机的经开区,这就有些草率了。
  
      “嗯,因为考虑到目前市委市府班子可能还会有一些变动吧,所以暂时由王部长来兼任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不过他没兼任主任,主任暂时空缺。”
  
      沙正阳若有所思,看来冯士章正在逐渐调整原来林春鸣确立下来的格局。
  
      钟广标走了,钱正也离开了,原来林春鸣时代的经济班子基本上就算是调换完毕了。
  
      阴朝凤现在主抓经济工作,常务副市长明永昌现在位置也很尴尬。
  
      市长杜国建对明永昌的态度很冷淡,而阴朝凤又很强势,所以夹在二人之间,明永昌也只能当一个提线木偶,真正变成了一个负责日常工作的常务。
  
      倒是原来的市长助理解立强颇受杜国建的看重,现在已经成为副市长,主管农业工作。
  
      只是没想到年龄已经偏大的王挺这会儿倒有点儿老骥伏枥的感觉,一下子居然成了冯士章信重之人,难道要让王挺接替明永昌?
  
      这还真不好说。
  
      郑国忠不愿意说这方面的事情,一来和沙正阳没啥关系,二来,郑国忠的身份也不允许他在这类问题上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和沙正阳虽然亲善,但是也还没亲密到可以在这些问题上推心置腹。
  
      药膳鸡味道很独特,独有山中散养的家鸡,外带独有配方的药膳炖出来,香气馥郁独特,入口鲜嫩滑爽,还有嚼头,让沙正阳也很是满意,连就都多喝了几杯,以至于到宛州歇下之后,只能先和尤万刚打了个电话告假。
  
      “你可真是能耐啊,回宛州就喝醉?”尤万刚没想到沙正阳一大早就赶到了他这里,他有晨练的习惯,不过沙正阳喝醉了还能爬起来过来,让他也很惊讶。
  
      “嘿嘿,尤省I长,也是没办法,难得回来一趟,遇到老朋友老同事,就免不了啊。”沙正阳感慨了一句,估摸着今天大家得知自己回了宛州,从中午到晚上都别想清静。
  
      “嗯,也是人之常情。”尤万刚点点头,他洗漱完有晨练半个小时的习惯,今天到了宛州,也正好就算是出来走走,“走吧,陪我出去转转,我来宛州的次数不多,对宛州的情况也不熟,只有靠你这个向导来带路了。”
  
      “尤省I长,你还没吃早饭吧?”沙正阳犹豫了一下。
  
      “这宛州城里难道就没有一处能让你沙正阳看的过眼的早餐饮食店?”尤万刚反问。
  
      “有倒是有,不过恐怕不在这宛州宾馆之周边,得走一段路呢。”沙正阳大方的道:“就怕尤高官你上午有安排来不及啊。”
  
      “这会儿才七点半不到,我九点钟才有安排,一个半小时还不够?”尤万刚一挥手,“走吧,少啰嗦,我自己知道怎么安排,我要在宛州呆三天,跑几个县调研,时间还算充裕。”
  
      “哦?省I长打算看哪几个县?经开区和真阳是跑不掉吧?东峡和香城,还有宛阳?”
  
      宛州的情况就摆在那里,像丹镇、临河、大野、桐山、北溪这些县份是没啥工业的,当然也不排除尤万刚就要挑着这些工业基础差的县份看。
  
      “都被你说完了,经开区和真阳、东峡,肯定要看,另外其他几个区县,就由宛州这边来安排了。”尤万刚笑了笑道。
  
      “其实香城和裕城都还是可以看一看的,宛阳也有调研的价值,在如何推进老城区的发展上,宛州做得不是很好,产业经济始终没有形成自己的特色特点。”沙正阳离开宛州了,就能相对客观公正的来评价宛州的发展了。
  
      沙正阳没问尤万刚这么心急火燎的把自己招到宛州来干啥,就算是尤万刚要在宛州调研两三天,但啥事儿让尤万刚两三天都不愿意等,非得要自己来面谈?
  
      “宛州是人口大市,但是工业这一块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与农业人口相比,还很不匹配,周书记和王省I长都专门和我提到,像宛州这样的核心节点城市,要用工业来带动城市化进程,以城市化进程来支持工业发展,宛州也是春鸣同志来了之后才算是发展起来,之前表现都比较差,省委省政府还是有些担心宛州经历了几年比较快速的增长之后后力不济,速度放慢。”
  
      尤万刚的话还算委婉,但是沙正阳已经听出来了,林春鸣走后,冯士章执掌的宛州已经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周远望和王云祥肯定觉察到了这一点。
  
      沙正阳到不觉得完全是冯士章的责任,准确的说是原来宛州这个人口大市积弊太多,贷帐太多,而林春鸣在宛州呆的时间又太短,所以虽然有些区县的发展撬动起来了,但是大部分区县的表现还是不尽人意,或者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像临河、丹镇、大野、桐山、北溪、裕城、龙陵甚至宛阳,这些区县的发展都没有太大的起色,真正有较大改观的就是经开区和真阳以及香城,当然东峡不用说,本身人家也发展很快。
  
      另外沙正阳觉得还是省委有一定责任,骤然将林春鸣和钟广标两个人进行了调整,而换上来的杜国建并无多少实质性的工作经验,在魄力上也略显不足,再加上阴朝凤这个思想保守因循守旧的副书记来分管经济工作,这就更让人不乐观了。
  
      而冯士章对宛州市局面的驾驭能力也不及林春鸣,这也直接导致在一些人事安排和重大事项研究上经常出现难产的僵局。
  
      对这个问题沙正阳自然不会去多言,没有接腔。
  
      尤万刚也知道沙正阳肯定不会插话,摇摇头:“嗯,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怎么急匆匆的来宛州?甚至连两三天都不能等了?”
  
      沙正阳摇头,“省I长,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好坏我都能接受,哈萨克斯坦那边有啥变故了么?”
  
      尤万刚瞪了沙正阳一眼,显然不太满意沙正阳这个话,虽然他不信什么口彩迷信,但是听到这种话还是心里不舒服。
  
      “嘿嘿,省I长,瞧我这乌鸦嘴,您别见怪,阿克纠宾项目很顺利,我现在都不怎么过问那边的日常了。”沙正阳赶紧自我检讨。
  
      “嗯,两个事儿,一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集团公司准备近期安排两名同志来长川实业工作,一名是担任常务副总,嗯,目前人选还在酝酿中,初步考虑人选有三个,,其中两个你都认识,王春刚和傅蕾,还有一个是伏虎煤业的副总经理严文昭,还有一个是由集团公司纪委直接过来,担任党委委员、纪检组长。”
  
      沙正阳默默的点点头,也该来了,说实话沙正阳不反感集团安排人来,现在他忙的飞起,能来一个可堪一用的副手来帮自己搭个手,自己也可以轻松一些,尤其是来一个能力强一点儿的副手,自己也可以有更多精力来考虑其他。
  
      “我服从组织安排,组织安排谁来我都坚决服从组织安排,热烈欢迎来长川实业工作,当然我希望担任常务副总的同志能力最好全面一些,能够帮助我分担更多的工作,我考虑下一步我的工作还是主要集中在一些重点板块的布局发展上,所以……”
  
      沙正阳的话被尤万刚打断:“所以我才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这三名同志工作经验都比较丰富,当然也各有侧重,嗯,你可以先考虑一下。”
  
      光是这个事儿似乎没有必要让自己这么远天远地的跑一趟吧?就算是很紧急,那也在电话上就能说清楚,何至于让自己跑一趟。
  
      “还有一桩事儿,嗯,昨晚茅部长和我通了电话,省委组织部准备近期对你进行考察,嗯,有意让你担任副总经理,嗯,明确副厅级,……”
  
      尤万刚目光里并没有多少表情,但语气很严肃,“这个事情省委内部估计是有一些争议的,主要还是你原来有过一次破格提拔的经历,……”
  
      沙正阳内心轰然作响。
  
      他委实没想到这个时候省里居然会要走破格提拔程序再次考察自己,这不仅仅是提前一两年时间那么简单,而是代表省委对自己的工作认可,这很重要!
  
      “不过两位主要领导的观点还是比较一致的,他们认为一切要根据工作实绩和工作需要出发,你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尤万刚嘴角浮起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