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八十六节 利益之争

第六卷 第八十六节 利益之争

    “并非无因之果吧。”向文博对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还是看得很清楚的,“沙正阳这个人,能不到三十岁爬到这个位置上,要说一点儿本事没有,估计也不可能,当然也有一些领导刻意提拔的因素在其中,当然更主要的还是这个人很善于捕捉领导心思,投其所好,才能弄出来这么大波澜。”
  
      “哦?”李铭和龚忠伦都看了一眼向文博,想要看看向文博有什么不同观点。
  
      “我这个人素来推崇利益论,没有利益的东西,就没有人去追逐。”
  
      向文博手里握着一把乌木铁骨大折扇,很有点儿羽扇纶巾智珠在握的模样,他平素也经常以商界儒帅自封,这个时候见到李铭和龚忠伦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就更是得意。
  
      “沙正阳为什么会这时候跳出来搞这么一出?他不是傻子,也不是对这里边的没请一无所知,为什么这么做?还不是利益?他不是针对伊东煤业,而是针对东神煤业扩建项目和后续长流煤业、伏虎煤业的扩建,这三个扩建项目总投资要过8亿吧?”
  
      李铭微微点头,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一点,龚忠伦的视野只在煤炭这一块,所以稍微狭窄了一些,没有意识到。
  
      “现在长河能源全力推进他们的出海战略,主要目标就是要围绕长河石油做大做强,确保他们的核心支柱长河石油,至于其他的利益我看他们都觉得可以舍弃,煤业这一块更成为他们的鸡肋,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这样的做法恐怕会让几大煤业的人寒心啊。”
  
      “没有投入何来竞争力?长河石油需要投入,难道东神、长流和伏虎三家煤企就不需要投入?长河能源能够为了长河石油的未来发展一砸三十多个亿眼睛都不眨一下,估计后续肯定都还有投入吧,但为什么就舍不得在煤业这一块上投入几个亿帮三大煤企扩产增能呢?”
  
      向文博言辞相当犀利,分析也很到位。
  
      “他沙正阳说未来经济会有起伏,煤价已经见顶,我不知道他的依据何在,难道就是因为几个东南亚小国的金融出了问题,他就可以直接联想到我们中国的经济也要出问题,然后就牵强附会到我们的煤炭市场也要崩盘?这个联想力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
  
      “现在原油价格什么情况,我们大家不是不知道,这几年原油价格略有起伏,但是总体来说都是在低位徘徊,他们此时进军海外,都不敢说是原油价位未来会如何,只敢说是为了确保两大炼化的原油供应,因为要被人家中石油掐脖子嘛,还好意思把确保国家能源安全这杆大旗扯起来,这个沙正阳还真的是想象力相当的丰富,只要能站上一点儿边的,他都能忽悠出一大套理由出来。”
  
      向文博略带不屑的话语可谓吧沙正阳分析得“入骨三分”,连带着李铭和龚忠伦都听得格外解气。
  
      不过李铭却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摇摇头:“文博,这个话在我们几个面前说说就行了,长河石油走出去是省委省政府定下的大战略,也是长河能源集团打造世界五百强的必经之路,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这一点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或者改变的,至于说国家能源安全战略,这也不是虚夸,从中央这个角度的确在考虑,我们地方上可以借这个势,无可厚非。”
  
      “那这个沙正阳为何要在哪里狂吠不止?”龚忠伦忍不住道。
  
      “长河能源胃口太大,省里这么大的支持恐怕都难以满足他们的需要吧。”李铭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
  
      “可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龚忠伦和向文博都有些憋气,难道还就这么算了?对方这一招很阴毒,如果动摇了省里主要领导的态度,那这下一步扩建肯定会遭遇很多羁绊和阻挠,别说按计划完工,能不能真正推动下去都很难说了。
  
      “也不必这么大惊小怪,有不同意见很正常,灯不拨不亮,理不辨不明,沙正阳可以提出他的观点,你们也可以提出你们的看法嘛。”
  
      李铭态度很鲜明,沙正阳不过是一个长河能源集团的总经理助理,你向文博是伊东煤业的老总,难道就不敢写一篇东西出来针锋相对?
  
      他可以上《经济日报》,你也可以上《光明日报》,谁还没有点儿媒体资源?这样才能体现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嘛。
  
      “那好,省I长,我回去之后也写一篇对未来煤炭市场的预测,一样可以结合我们国内经济来说话。”向文博点点头,“题目我都想好了,《保持定力,且看未来稳中向好的煤炭市场变化》。”
  
      “好!”李铭也为向文博的急智文采赞叹,保持定力,也就是要大家不必大惊小怪,东南亚那点儿事情影响不到国内,稳中向好,那就是说最近这几年的煤炭价格上涨只是稳的表现,未来向好之势才会更好,煤炭市场会更景气。
  
      龚忠伦也有些羡慕向文博这个家伙,在李省I长面前居然能一下子蹦出来这么点儿灵感,难怪李铭这么欣赏他。
  
      这般揣摩领导的心思,向文博比起沙正阳来不遑多让,自己真的是自叹弗如了。
  
      “省I长放心,我争取三天之内拿出来,至于说上什么媒体,我再联系一下,总得要正本清源,不能让这种奇谈怪论搅乱人心,破坏了市场气氛才对。”向文博志得意满。
  
      他当然不满足于在企业上干一辈子。
  
      现在他干到了伊东煤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已经企业的极限了,就算是未来有机会接任长河能源集团的董事长,但是还是一个正厅级。
  
      像尤万刚那种命从长河石油管理局党委I书记兼董事长身份升任副省I长的先例基本上不会有了,而且尤万刚也是在兼任了武阳市委I书记两年之后才升任副省I长的。
  
      现在的模式,已经不太可能再让企业一把手和地方党委一把手一肩挑的格局出现了。
  
      李铭现在气势正盛,和周远望关系密切,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尤万刚虽然是分管领导,但是副省I长和常务副省I长差别大了,只要能抱稳李铭这根粗腿,一两年后转任地方并非不可能。
  
      *********
  
      沙正阳自然想得到自己肯定会遭人不待见甚至记恨,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会怎么遭人恨,当然遭人恨的同时也就是引来了关注,这不是坏事。
  
      不是有人说宁肯遭人骂,也不能被人忘么?
  
      就是这么个意思,娱乐界如此,其实在政界也一样,不遭人嫉是庸才,有争议才说明你这个人有影响力,这恰恰是沙正阳追求的。
  
      事实会证明一切,到那时候他还会收获更大的影响力。
  
      “老杨,怎么会突然这个时候来看我啦?”沙正阳看着眼前朴实如老龙的男子,黝黑的面孔,虽然头发梳理得很光生,很显然是出门前专门作了发型的,大概也是因为要到自己这里来,但还是能看得出来操劳奔波带来的沧桑感。
  
      “嘿嘿,沙总,您步步高升,论理我早就该来恭贺,但我来了两次,都说你不是在燕京就是在国外,……”杨国福笑得很诚恳,手里放下几包东西,“我知道您这个人的规矩,这是我们津县的一点特产,津水银梭和大坝蜂蜜,还有这一包红米,不值钱,就是尝个鲜。”
  
      沙正阳笑得很开心。
  
      他很喜欢杨国福的朴实。
  
      当然杨国福的朴实也只限于他做人上,做生意搞企业上他仍然是一个精明狡猾的王者,否则前世中他也当不到津县首富。
  
      津水银梭是津县特产茶叶,名气在国内不算大,名声只能停留在汉都本地,但是其品质却相当好,沙正阳有所耳闻。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了老杨。”沙正阳也明白水至清无鱼的道理,一般的人来客往人情世故他当然懂得起,不会不讲人情,但是自己需要有一个底线,所以这类东西他可以直接就放在办公室里,大家都可以用,心怀坦荡。
  
      “坐吧,老杨,到我这里来莫客气,现在我和你一样,都是搞企业的,甚至还有点儿瓜葛,我们长河能源集团也有煤炭采掘这一块嘛。”
  
      沙正阳的话让杨国福也更觉尴尬:“沙总,我那点儿小本买卖,哪儿敢和长河能源相提并论,提鞋都不配啊。”
  
      “莫妄自菲薄,哪个企业不是从小到大,逐步壮大的?”沙正阳摇摇头,端起茶杯,“来,喝口茶,不比你带来的津水银梭差。”
  
      杨国福见沙正阳很热情,原来还有点儿的拘谨也慢慢消去。
  
      说实话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来这一趟有些冒昧,但是他不来这一趟又始终觉得心里不踏实。
  
      而沙正阳突兀的调到长河能源集团工作,更是让杨国福惊讶之余,也增添了几分疑惑,这里边是不是本身就预示着什么?
  
      否则怎么会从宛州的一个县长突然调到全省最大的能源企业,要知道东神煤业虽然没有伊东煤业规模大,但是如果加上长流煤业和伏虎煤业,长河能源煤业板块又要比伊东煤业大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