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八十三节 印象分

第六卷 第八十三节 印象分


      “这一段时间正阳同志主要在做什么工作?”王云祥知道沙正阳兼任了长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但是沙正阳刚从国外回来,他担心对方可能还在休息。
  
      “他目前正在对长川实业旗下的各个单位进行调研,按照集团的考虑,他未来可能除了海外战略上协助广标开展工作外,另外就是主要抓长川实业这一块工作,也是考虑到他原来曾经在东方红集团有比较丰富的工作经验,我们认为这一块交给他比较放心。”尤万刚回答道。
  
      王云祥点点头,“正阳眼界宽阔,思路深远,而且又很有实际工作经验,多给他压一压担子是好事情。”
  
      王云祥对长河能源集团的安排比较满意。
  
      他从未考虑过要让沙正阳一直在国企上干下去,但是如果一个干部能够在国企这一块做出突出成绩,那对其成长很有利,沙正阳虽然之前有东方红集团工作经历,但是那是乡镇企业,集体企业,在体制内,这个经历就算不上什么,但在长河能源集团这种超大型国企集团工作那就是两回事了,如果能在这一块有所表现,那么肯定能为其大大加分。
  
      但沙正阳不是搞能源出身的,尤其是长河能源集团是以石化作为支柱的行业,沙正阳这个对石化行业比较陌生的干部在长河能源集团中要站稳脚跟,特别是要在长河石油这一块要想服众难度很大。
  
      哪怕是你真的做出了成绩,那些在这一行浸淫多年的“行家里手”也很难信服你,所以在战略上你可以高瞻远瞩挥斥方遒,但是在战术上扬长避短,这显然更有利于沙正阳的成长和发挥。
  
      “我看这样,你让正阳就我省煤炭产业发展结合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前景写一篇东西出来,尽快发表出来。”王云祥思考了一下道。
  
      “啊?”尤万刚大惑不解,一时间没有明白王云祥的意思。
  
      “万刚,伏虎煤业和长流煤业的扩建项目要中止,我估计李铭同志都会很有意见,而东神煤业和伊东煤业的扩建项目要中止,恐怕就不是我们省里能一家说了算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就算是等一等,那也得给国家计委一个交代说法,所以我的意见是正阳这篇文章尽快拿出来,发表到相关媒体上,……”
  
      尤万刚皱起眉头,“省i长,那肯定会引来很大争议和攻讦,我刚才说了,这个观点在国内经济界并不受欢迎。”
  
      “万刚,这不是受欢迎就是错误的,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虽然未必适应这一件事情,但是我觉得引起争议不是坏事,大家各抒己见嘛,我们也不可能偏听偏信,国家计委也一样。”王云祥却很泰然。
  
      尤万刚看着王云祥微笑的表情,有点儿明悟过来,吸了一口气,组织着语言试探性的问道:“您的意思是引起争论是好事,我们省里也可以以此表明我们的态度,……”
  
      “对,既然有争论,大家慎重一些,多番调研观察一下,不是更好么?”王云祥稳稳的道。
  
      尤万刚心中暗赞,这一手高,争论不下的东西,那么放一放等一等看一看都是合适的。
  
      只不过自己恐怕又要扮演一个和李铭针锋相对的角色了,想到这里尤万刚倒也坦然。
  
      和常务副省i长观点不一致没什么大不了,在自己分管的工作领域,有自己的态度观点反而能证明自己工作态度的独立性,不以其他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主要领导心目中,这甚至会获得加分。
  
      尤万刚现在已经倾向于接受了沙正阳的观点。
  
      而且他感觉王云祥对沙正阳的观点意见也很重视,甚至可以说是信重,这从自己说完是沙正阳的观点之后对方态度的微妙变化就能感觉得到,嘴上王云祥说没有说服他,但内里的态度却已经有了不同了。
  
      对尤万刚来说,这还不一样。
  
      因为别人不知道,但是他是知道的。
  
      沙正阳在阿克纠宾的时候会和他谈到过东南亚金融要出问题,首先会出现在泰国,国际游资的首选会是泰国,而泰国政府的抵抗将是徒劳的。
  
      现在这一切已经证明了,泰国彻底崩盘,股市狂跌,汇率更是惨不忍睹,而且已经蔓延到了周边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甚至连素来稳如泰山的新加坡元都受到了很大冲击。
  
      如果按照沙正阳的预测,东南亚金融风暴还不仅止于东南亚几国,还有可能波及到临近的日韩两国,港台地区也要受到牵连,那么对国内经济影响就比较大了。
  
      但就目前来说,尤万刚找一些人了解的观点都是倾向于东南亚诸国因为自身问题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日韩和港台地区应该是不会受到多少波及的。
  
      问题是这些人的观点可信度有多高?
  
      这些人之前也说东南亚经济形势一片向好,没后任何问题,现在改口说东南亚国家的金融自由化带来了风险,产业和外债结构有些问题,所以才会受到攻击,没准儿下一步他们又会改口说日韩港台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这些专家学者们的智商和判断力乃至节操都堪忧,尤万刚还真不敢相信。
  
      他甚至觉得沙正阳的观点更靠谱,起码第一步已经印证了沙正阳的判断是准确的。
  
      “那省i长您的意见是让正阳尽早拿出这篇文章来,可发表在哪里更合适呢?”尤万刚问道。
  
      “《半月谈》吧,如果时间上来不及,也可以考虑《经济日报》。”王云祥想了想,”我和国胜部长那边打个招呼,请他和上边联系一下,你这边也可以通过相关渠道联系一下。”
  
      “好。”尤万刚点头应承下来。
  
      《半月谈》和《经济日报》都不是那么好上的,关键在于你文章的导向是否正确。
  
      不过在经济形势判断上,本身就是流派纷呈,大家观点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很多,只要不是太离谱,想点儿办法,还是能够以一家之言的方式发出来的。
  
      “万刚,你叮嘱正阳抓紧时间,拿出来之后你先审一审,然后我再看看。”王云祥道。
  
      “放心吧,正阳是学中文出身的,本身这就是他自己的观点,估计一个下午就能拿出来。”尤万刚对沙正阳的文笔早有见识,很是信得过。
  
      “对了,朱汉生的事情对集团影响不大吧?”王云祥想起什么似的,随意问道。
  
      “影响肯定是有的,尤其是对长河石油和两大炼化,毕竟他原来就在分管,不过集团班子里边倒是影响不大,现在广标就先接着这一摊子活儿,算下来集团班子成员就缺两人了啊,可能省里也该考虑一下了。”
  
      尤万刚还有些吃不准王云祥的意图。
  
      “前天周书记和我说碰巧说起,朱汉生的问题是他以前的问题,但是影响很快,估计他还会牵扯出一批干部出来,要消除影响,只有做出更好的成绩来,省委对肯干事能干事干成事且在反腐方面严以律己的干部要大胆提拔重用,不拘一格降人才,……”
  
      王云祥的话让尤万刚心中一动,“省i长,您看是不是可以让正阳直接转任副总经理?谈现在分管石化出海战略和三产,现在马上又面临着要把三大煤业的三产并进来,我个人认为让其出任副总经理可能在权威和影响力上要更合适一些。”
  
      王云祥笑了起来,点点头:“万刚,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而且我估计周书记也有这方面的观点,所以我打算找个机会先和向东部长打个招呼说一声,然后再找周书记沟通一下。”
  
      王云祥又摇摇头:“要说一个副厅级干部本来也用不这么大费周章,但是沙正阳年龄太年轻了,虽然履历也很丰富,但是他以前已经有过一次破格提拔的经历,一般说来是不再适合走这种程序了,不过……”
  
      “不过总有例外是不是?刚才高官您也不是说周书记的意见也是要不拘一格降人才么?正阳在阿克纠宾项目上的成绩有目共睹,而且很快就能见到成效,这也为我们长河能源集团乃至汉川省在面对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央企时赢得了主动,这很不容易啊。”
  
      尤万刚的话让王云祥再度笑了起来。
  
      “万刚,看来你是对沙正阳非常满意啊,有时候年轻干部提拔得太快未必是好事,揠苗助长的事例不少啊。当然,打破选人用人上的论资排辈也是我党的一贯原则,我个人是赞同把沙正阳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去的,只要有利于工作。”
  
      尤万刚也笑了起来,“其实沙正阳虽然年轻,但是在为人处世上还是很成熟老练的,老鲁就对他赞不绝口,说正阳在工作上从不推三阻四,不是自己的分管工作,只要能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也都积极参与,能让老鲁这么夸赞的,这可不是一团和气,而是真正的班子团结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