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七十九节 婵姐

第六卷 第七十九节 婵姐

沙正阳回到石油小区的家中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时间倒早不晚。
  
  虽然在哈萨克斯坦那段时间里他累得够呛,但毕竟人年轻,扛得住,后期也慢慢缓过劲儿来了。
  
  这一次回国在燕京他住了两天,好好休整了一下,所以才有时间去和钱萱喝咖啡。
  
  未曾想遭遇了贝婧蕾的进击,平添一分烦恼,当然这也是一份很香艳旖旎的烦恼。
  
  一时间沙正阳竟然有些怀念起在宛州市委办和经开区的日子了,晚上时不时在常磊姚莉两口子家或者贝一河费璐两口子家打打牙祭,日子也过得挺滋润的。
  
  不像现在,到了长河能源集团,基本上都是不认识的人,要想熟悉并真正融入进去,还要假以时日。
  
  沙正阳也不知道他自己还能不能结识到像常磊、姚莉、贝一河、曲晓伟这样的朋友同僚,特别是自己现在已经是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身份,还兼着长川实业的董事长,这种身份下,能结识的朋友又有几个是排除了你的职务影响的呢?
  
  很难了。
  
  但也未必不能。
  
  哪怕是没法像卢雅、常磊、贝一河那种相识于微末,但起码可以像曲晓伟、楚天澜、方东升、赵建波那样相知相得吧。
  
  这个时候沙正阳突然很想找个人来喝点儿酒,吃点儿烧烤了,顺带说说话了。
  
  天气很炎热,但是汉都的气候还是要比嘉州这种长江边上的火炉城市好得多,起码湿热程度要逊色许多。
  
  只是这个时间节点,还真不好找人。
  
  脑子里转了一大圈,沙正阳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雷霆回了香港,主要是运作华峰上市的事情,据说推进力度很大,另外也还要关注一下雷亚文他们在狙击泰铢、菲律宾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的行动。
  
  7月2日的泰铢崩盘打响了第一枪,雷亚文就给还在阿克纠宾的沙正阳打了电话报喜,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如钱萱和沙正阳所说的那样,哪怕沙正阳真有意在仕途上一路前行,那么也应该考虑解决一下财务自由的问题。
  
  只有解决了财务自由,你才能在经济上有足够底气来说硬话,不至于被这方面因素所困扰。
  
  而没有谁可以在经济问题上腐蚀你,你就基本上立于不败之地了。
  
  想到这里,沙正阳忍不住给宁月婵打了一个电话。
  
  要知道宁月婵、焦虹、高柏山、毛国荣、王澍他们都在沙正阳的鼓动下,联合起来为雷亚文他们提供了一批数目不小的资金,充当在这次亚洲金融风暴中的兀鹫。
  
  当然,雷亚文他们和索罗斯这帮人比起来肯定只是跟在背后吃点儿汤水的小跟班了,但是即便是这样,对于东方红集团的一帮高管们来说,也相当可观了。
  
  如果不是沙正阳的鼓动,宁月婵、焦虹他们是打死也不可能敢这种风险事情的。
  
  对于自己不懂不了解的东西绝不掺和,这是宁月婵、焦虹和高柏山他们的一致态度,像毛国荣和唐庭广他们更是只是在沙正阳的提议下略微表示了一下,赵一善更是坚决拒绝。
  
  当然赵一善的坚决拒绝是因为他反对这类投机行为,所以根本不加考虑,而非对沙正阳的不信任。
  
  倒是宁月凤和王澍等人态度更为激进,尤其是在得到沙正阳的保证之后,更是态度积极,比起宁月婵、焦虹和高柏山他们的保守,他们胆子更大。
  
  于情于理,他回国了,也该关心一下了。
  
  宁月婵电话一打就通。
  
  “正阳,你回来了?”电话里的声音似乎还有些小喘息,语气里流露出来的兴奋和喜悦让沙正阳的心情也一下子好起来了。
  
  “嗯,回来了,在集团刚开完会,给你打个电话。”沙正阳笑着道:“没其他意思,就是想找个人喝点儿酒,说说话。”
  
  沙正阳说的是实话,但宁月婵那边却顿了一下:“都是十点过了,太晚了吧,你想干嘛?”
  
  沙正阳也愣了一下,似这才意识到这么晚了,还要喝酒,似乎有些很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迅即道:“也是,那明天……”
  
  “好吧,你在哪儿呢,我来接你……”
  
  两个人的话几乎是同时出口,然后又同时戛然而止。
  
  沙正阳干咳了一声,“婵姐,要不干脆就明天……”
  
  “那行,随便你!”宁月婵的话语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沙正阳心中暗叹。
  
  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没想到的时候,对方想到了,自己赶紧弥补收回的时候,对方又突然同意了,自己退缩了,对方却态度大变了。
  
  这女人啊,还真是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孔子所言,诚不我欺。
  
  “呃,那好,我在石油小区,……”话音未落,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
  
  沙正阳捧着电话,叹息不止,二十多分钟后,电话响起,刚接通,就断了。
  
  沙正阳只能屁颠屁颠儿的出门。
  
  一辆墨绿色的丰田佳美静静的停在林荫道旁。
  
  “婵姐。”沙正阳直接上了副驾。
  
  宁月婵脸色有些冷,沙正阳知道对方肯定还在为刚才的事儿生气,只是这气生得莫名其妙,准确的说是对方觉得自己让她丢了脸子了,所以必须得要补回来。
  
  “婵姐,我刚回来,集团公司就出了点儿事儿,开会开到快十点,会一散到家,就想和你们说说话,喝点儿酒也是觉得有气氛,哎,……”
  
  沙正阳自怨自艾的口气终于让宁月婵冷脸解冻,能一回来之后首先想到自己,宁月婵心里舒服了不少,明知道这种情绪不太合适,但是宁月婵却也无法管住自己。
  
  她喜欢这样默默的在一旁关注对方,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哪怕几个月没有一个电话,但她不能接受对方用另眼对待自己。
  
  “你就这么忙?一回来就开会开到晚上10点?”宁月婵语气还是有些冷。
  
  “尤省I长和钟总都从外地赶回来了,集团排位第三的副总朱汉生被省纪委带走了,问题很严重。”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
  
  “啊?!真的?”宁月婵吃了一惊。
  
  这事儿可真不小。
  
  朱汉生她知道,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原副总经理、长河石油管理局原来的副局长,后来又担任过武阳石化的总经理,然后又回长河石油担任常务副总,最后到了长河能源集团担任副总。
  
  都说可能是长河能源集团未来的总经理,当然前提是钟广标要接任尤万刚董事长之后的事情了,没想到竟然直接落马了。
  
  “还能有假?”沙正阳苦笑,“集团公司没成立见,糟心事儿却是一桩接一桩,我甚至感觉每次集团要开重要的会议,就是有人要出事儿,上一次是长川实业一口气栽倒几个,这一次又是朱汉生栽了,这长河能源集团是不是有点儿流年不利啊?”
  
  “不准在外边儿说这种话,让外人听见传到领导耳朵里,又得给你记一笔。”宁月婵瞪了沙正阳一眼,“不过肯定是长河石油的事情吧?原来我们也和长河石油打过交道,感觉就是财大气粗,手放得松,采购上也是有点儿乱,不过国企都这样,各人攥住自己的权力,可劲儿折腾,……”
  
  “婵姐,不能那么说吧?”沙正阳感觉像是大姐姐在教训小弟弟了,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种口吻了,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太适应,好像连尤万刚、钟广标他们现在都几乎没有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了。
  
  “哦,忽略了你的感受了,你也算是国企领导了。”宁月婵嘴角浮起一抹好看的笑容,带着点儿善意的揶揄味道:“是不是那样,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数?国企有国企的优势,但是其短板弱点一样明显,在市场经济中,这种短板弱点会被放大很多。”
  
  宁月婵变化很大,几乎是一年一变。
  
  一个企业集团的老总的养成只用了几年,原来那个性格火辣还有点儿急躁的美少妇就成长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集团老总了,而且说出来的话还是一套一套的,让沙正阳居然都有点儿难以反驳。
  
  “可是国企的优势一样会在关键时候体现出来。”沙正阳回了一句。
  
  “如果国家能够在各种政策上对非国企一视同仁,国企还能这么牛么?”宁月婵反问。
  
  “婵姐,你好像是受了刺激,有感而发?”沙正阳歪着头笑着问道:“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哼。”宁月婵哼了一声,没吱声。
  
  丰田佳美半新旧,不过开起来很舒服,声音很小,宁月婵显然已经很习惯开这辆轿车了,虎头奔也好,奥迪也好,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司机开乘坐可以,自己开就很不方便了,还不如这种日本车更舒适方便。
  
  十分钟后,佳美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
  
  看得出来宁月婵对这里也不太熟悉,从对方有些迟疑的步伐就能感觉得出来,这让沙正阳也有些好笑。
  
  带自己来,她却反而有些踌躇了,这算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