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七十八节 不想装,但还得要继续

第六卷 第七十八节 不想装,但还得要继续

一听这话,沙正阳就知道尤万刚已经被自己说动了心,这是一个契机。
  
  “尤省I长,我建议立即暂缓东神煤业的扩产,这个时候绝对不适合继续扩建产能,否则扩建产能一旦释放出来,面临煤价下跌,只怕就会更糟糕。”沙正阳连连摇头,态度坚决。
  
  “这恐怕不太好办。”
  
  说实话,尤万刚已经被沙正阳说动了心,缓一步又怎么了?等上一年看一看,影响也不大。
  
  问题是这个项目韦庆良和李铭都盯得很紧,尤其是李铭。
  
  这一位担任常务副省I长之后,工作积极性高涨,几乎每样工作都要过问,尤万刚也被这位精力过于旺盛的常务弄得有点儿恼火。
  
  加上现在朱汉生出问题也是在自己担任长河石油管理局局长时期的事情,虽说自己提前就预过警,自己在其中也毫无沾染,但是毕竟也还是有些领导责任。
  
  阿克纠宾项目李铭就未能插上手,本来就有点儿不高兴,现在他力推的东神煤业扩产项目和另外一个伊东煤业的扩产项目都是李铭最看重的,所以这个时候连国家计委都核准的项目你现在就凭着一点儿毫无根据的预测就要暂停,只怕李铭真要翻脸了。
  
  沙正阳见尤万刚思考再三之后仍然没有同意,估计这个项目肯定有些困难。
  
  也是,省政府常务会议都过了会上报国家计委的项目,国家计委有已经做了批复核准,那也就是说马上就要启动了,怎么可能因为自己一番判断就中止?就算是周远望恐怕都没有这么大权力。
  
  “尤省I长,如果东神扩产项目真的无法暂停,我的意见是长流和伏虎两大煤业的扩产项目就必须要暂停了,否则问题会很严重。”沙正阳顿了一顿,“再说了,完全可以以组建销售公司为名需要在沿江各省市进行大规模的收购并购这个理由,请长流和伏虎两大煤业的扩产项目推到明年下半年来,也就是推迟一年时间而已,到时候我相信局面就应该明朗了。”
  
  “正阳,你真的觉得泰国的问题会波及到我们国内?”良久,尤万刚才缓缓道。
  
  “我确定。”沙正阳想了想,“华西财大副校长,知名经济学者钱知白先生也就这个问题做过预测,得出的结论和我的观点基本一致,他认为东南亚会爆发金融危机,会对我们国内经济有一定时间的影响,当然我们国内经济韧性比较强,加上改革开放的因素,生产力正在得到快速释放,所以这个时间不会太长,我的判断就是最长五年,最短三年就会消失,所以我也只是建议暂停延后,而非停止。”
  
  “哦?钱校长是这个观点?”尤万刚精神一振,这倒是一个很好的助力,“那国内其他经济学者对此的态度呢?”
  
  “反应不一,但是主流观点还是认为东南亚各国政府能够克服困难,能够抵御这些风险,所以也不会对我们国家造成影响。”沙正阳摇摇头。
  
  尤万刚又有些失望。
  
  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他很难让省里边相信煤炭价格见顶,未来两年不是扩产的好时机,尤其是在李铭现在表现得很强势的时候。
  
  “正阳,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确煤业这一块应当稳一稳,如果这几个项目都能暂时搁置,起码可以腾出近5亿资金。”尤万刚沉吟着,“光是东神煤业投资就要超过2亿元。”
  
  “估计很难,伊东煤业那边也是上马了一个新建煤矿的大项目,投资额度超过4亿元,连带着一系列的洗煤厂,还准备上马煤化工项目,总计投资可能要过6亿元,李省I长也很重视,上一次煤炭工业局龚局长他们陪着李省I长到伊东煤业和长流煤业调研,尤省I长当时你在燕京,我陪着去的,我感觉他们对煤炭价格很有信心,认为未来几年煤炭价格都会高企,……”
  
  钟广标的话让尤万刚更是默默点头无语。
  
  龚忠伦和向文博这帮人都是看好煤价高升的,也一直在自己面前吹嘘未来三年煤价增幅还会继续攀高。
  
  尤万刚一度也还是被说得有些心动,但是现在沙正阳已经准确预测到了东南亚的经济要出问题,这就很让他有些警醒了。
  
  泰国的金融混乱局势他是有所了解的,因为他有一个中央党校的同学就在中国人民银行,上一次他去燕京的时候就去拜会过对方,他当时就在无意间谈到过东南亚经济的风险性。
  
  对方当时还很惊讶,怎么自己也会关注这一块,前几天那位同学在和自己通电话时就提到了泰国的金融危机,言语中也就觉得自己判断很准确,却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把沙正阳的一些观点表述出来罢了。
  
  也就是说,沙正阳去年10月份的时候已经觉得东南亚要出问题,可能是沙正阳借鉴了钱知白的观点,但是无论如何钱知白的观点在国内并不占主流的时候,沙正阳却敢很肯定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也足见这家伙判断能力的强悍了。
  
  这种情况下,若是可以制止这些不必要的投资,而将其转到对销售网络体系的并购建设上来,那岂不是要划算得多?
  
  只是有些事情尤万刚也做不了主。
  
  李铭作为常务副省I长的话语权肯定要比尤万刚大得多,而且这个人外宽内忌,性格有时候特别执拗,他认定的事情,在没有充分的依据下想要推翻,不太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让李铭去折腾,当然,自己可以在适当的场合下表露一下自己的态度,这就足够了。
  
  伊东煤业和东神煤业这两个全省最大的煤炭企业双双扩产,如果结果不太好的话,那可就乐大了,也足够李铭喝一壶了。
  
  “正阳,我看这样,我们还是要找个时候向省里主要领导汇报一下,再不济也可以把长流煤业和伏虎煤业的扩建项目挡一挡,就像你说的,哪怕拖到明年下半年,局面就会明朗,那个时候无论做出何种抉择就很简单了。”
  
  尤万刚打定了主意。
  
  反倒是沙正阳有些迟疑,“尤省I长,这合适么?”
  
  沙正阳是真心不想再在主要领导面前装逼了。
  
  过犹不及,这几个月里他在周王二人面前已经出够了风头,博够了眼球,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正阳,我知道你的顾虑,不过事关重大,我们总得要尽到我们的责任不是?我个人还是觉得东神煤业和伊东煤业的项目要暂停是不太可能的,国家计委的批复核准不是随便能拿到的,也花了不少心思,没有特别重大的变故,基本上这就是铁定要动了。”
  
  尤万刚的话语也让沙正阳明白,这就是尽人事了,最多也就是把长流和伏虎两个煤业公司的扩建项目推后。
  
  事实上长流煤矿的新一期扩建去年年底才结束,这才半年时间,大概是看到了煤炭价格居高不下,屡创新高的好局面,所以又重新上马一个新煤矿项目,扩产400万吨。
  
  伏虎煤矿也是要扩产400万吨,但是沙正阳不可能让这两家企业都这样莽撞的蛮干,产能扩了,销量跌了,煤价垮了,贷款利益,工人工资,那可是都少不了,而且这扩建资金用在鲁同浩那边的收购新建该多好。
  
  能做到哪一步算哪一步了,总要去做一做,否则于心不安。
  
  “尤省I长,我在考虑即便是没有三大煤业的扩产,我们建立销售网络的步伐仍然不能慢,只能快,资金的问题,我给鲁总建了个议,那就是发行企业债,先募集一部分短期资金,把并购搞起来,和各省市的合资公司也要搭起来,不能拖,拖下去也许就要生变。”
  
  发行企业债?
  
  尤万刚和钟广标对发行企业债并不太熟悉,这玩意儿听过,但是实际操作却没有过,长河能源旗下的企业需要资金基本上都是向银行的抵押贷款。
  
  “还有么?”尤万刚意犹未尽,沙正阳总能带给他一些意外惊喜。
  
  “还有就是运作上市了,这是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必走之路,可以通过股市来募集资金,但如何来运作上市,是运作长河能源集团,还是部分分公司,比如长河石油或者三大煤业中的一家,都要考虑,而且现在都应该要先做起来了。”
  
  沙正阳能说的都说了,至于说,最后结果,谁也无法确定。
  
  ‘“嗯,正阳,你还得要准备一下,具体时间再说,到时候你还得要用这些东西和领导们汇报一下,这也是应有之意,你也不必太计较。”尤万刚宽慰沙正阳,“只要时间能证明我们这么做的正确,我相信未来很多事情就要好办得多了。”
  
  终究还是要再去走一遭。
  
  沙正阳心理状态已经被操练出来了,完全没有很多人那种患得患失的情绪,因为他清楚历史会证明自己的正确性。
  
  于公于私,对别人,对自己,都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