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七十一节 想多了

第六卷 第七十一节 想多了

钱萱一句“你很膨胀啊”听在沙正阳耳朵里却多了一份莫名的喜感。
  
  这句话好像前世中也曾经在哪里听到过,而且还有点儿诙谐的味道。
  
  “我好像一直是如此,只不过你现在才理解透彻一些吧。”沙正阳很随意的摊摊手,慵懒的姿态看在钱萱眼中,更显膨胀。
  
  “我觉得,你真的是膨胀了,我感觉得到。”钱萱老神在在的道:“都说权力和成功是男人膨胀的最佳良药,诚不欺我。”
  
  沙正阳终于忍不住笑了,“钱萱,你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了,我膨胀没膨胀我自己还不知道,你就知道了?”
  
  这句“膨胀”翻来覆去说,很容易引发歧义,特别是沙正阳这种过来人,更是觉得无比别扭。
  
  “哼,你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有点儿从自信转向自负了。”钱萱显然不明白话语里的梗,仍然在不依不饶,“我知道你们在阿克纠宾项目上干得很成功,马克回来还在说你们在继续运作一个大项目,我就有些不明白了,阿克纠宾项目刚落下,你们就迫不及待又要启动新项目,这未免有些太唐突了吧?”
  
  终于切入了正题,沙正阳可以松了一口气,老是在那里膨胀来膨胀去的,恐怕真的要给整膨胀了。
  
  “的确有些快了,但是有些情况却不能不区别对待,时机一旦失去便很难再抓住,所以有时候也只能见缝插针了。”
  
  沙正阳不清楚马克和钱萱说到哪一步了,所以他也没有深说。
  
  “你知道我们的情况,根据我在阿克纠宾那边呆这段时间了解到的情况,总体来说还比较顺利,预计明年应该可以恢复正常生产,比预计可以提前半年以上,所以我和马克也商量过,可以把新项目的前期工作先做起来,根据情况而定。”
  
  “看样子你和马克的胃口都很大啊。”钱萱深看了一眼沙正阳,“马克虽然是个很有工作激情的人,但是这些事情上却并不冒险,你们真的觉得机会不容错过?”
  
  听出了钱萱其实并不太了解详细内情,看来JP摩根内部还是对这个项目十分谨慎,保密工作也做得很好,沙正阳略微放心一些。
  
  私人关系归私人关系,工作归工作,沙正阳不希望这两者混淆在一起。
  
  “钱萱,我说了要根据情况而定,现在还不好说。”沙正阳轻描淡写的道。
  
  “哼,我就知道你和马克都是一样,说到具体的工作就给我打马虎眼了,我也不想了解,不过我们之前曾经聊起过,你判断明年原油价格会有较大跌幅,是因为亚洲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原因,看样子你是很赞同我爸的观点,不过就算是东南亚经济出了问题,不至于影响到原油价格吧?”
  
  钱萱是知道自己父亲对东南亚经济形势判断的观点的,甚至钱知白在这个观点上还引来了不少国内知名学着的反驳和攻讦,认为钱知白是危言耸听,哗众取宠。
  
  钱萱虽然也认同自己父亲的一些观点和理由,但是确认为形势不可能会恶劣到自己父亲设想的那种程度,应该是可控的,认为自己父亲夸大了东南亚各国金融体系的风险,低估了东南亚各国政府的抵御风险的能力。
  
  “钱萱,我很赞同钱校长的观点,现在经济全球化趋势日益明显,东南亚整体经济经过这一二十年的发展,其体量不可小觑,而且和整个东亚乃至世界经济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一旦出现问题,必定会影响到全球。”
  
  沙正阳摇头,这一点上,如果用确定的结果来倒推原因就太简单了,可以轻而易举找出无数条证据确凿的理由,当然在不知道未来的结果情况下,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出无数条不会发生金融风暴的理由。
  
  “东亚地区,日韩和东南亚都是石油进口的大户,现在中国也在迎头赶上,而现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这一大经济体系经济本身这几年就不景气,一旦形成羊群效应,经济下滑,原油价格肯定会受到很大冲击。”
  
  见沙正阳如此肯定,钱萱也有些迟疑,她知道父亲对这个观点很坚持,也和很多人争论过,但是父亲很确信会这一两年里东南亚经济肯定要出问题,而沙正阳却把时间节点卡得更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既不是学经济的,怎么也能这么肯定,是讨好自己,还是故弄玄虚?
  
  可自己也不十分认同自己父亲的观点啊,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瞄了沙正阳一眼,别这家伙是真的想要假戏真做吧?那不行。
  
  钱萱并不知道沙正阳时个典型的颜控和身材控,她的颜值倒也还过得去,但是一对A显然就不是沙正阳的菜了。
  
  当然,沙正阳觉得钱萱当一个不涉及感情的异性朋友还是相当合格的,尤其是在思维观点上的很多问题上都可以和自己展开交锋和对话,这也是沙正阳很喜欢的。
  
  “你认为明年油价下滑,正好是可以在中亚和俄罗斯那边展开资产并购的好时机?”钱萱经历了一年在JP摩根的打磨,其主要业务也就是涉及到油气资源收购这一块,所以对这一块情况还是相当熟悉的。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所以动作急了一点儿猛了一点儿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沙正阳叹了一口气,“如果长河能源集团能够再早两年成立,条件还会更好一些,但是总的来说现在的时机也不错。”
  
  “你们和中石油那边达成一致了?”钱萱问道。
  
  “差不多吧,尤高官和钟总他们在谈一些更高层面的,估计还有得谈,当然那也是一两年后的事情了。”沙正阳瞥了一眼钱萱,“钱萱,你不是来替JP摩根刺探情报吧?美人计在我面前可不好使。”
  
  “滚!”钱萱脸微微一红,“谁有那个闲心这个时候来替美国人加班?美国人可是很讲究公私分明的,我也是看你辛辛苦苦跑哈国,折腾几个月,都没休息一下,给你个机会让你放松放松,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嘿嘿,算我说错话了,求原谅。”沙正阳呵呵一笑,“这边南锣鼓巷越来越热闹,我看了一下,就这么两三个月,这一片咖啡馆都多了好几家,看样子这边越来越成气候了,有艺术细胞,喜欢玩情调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不就你的目的么?”钱萱没好气的道:“在这里坐等鱼上钩,那你也该弄辆奔驰宝马来啊,开这个凌志,我告诉你,广东那边可能挺流行,京城里不时兴。”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沙正阳无奈的摇摇头,“我也就是来了这边两回,对这边熟悉一点儿,……”
  
  沙正阳的目光下意识的跟随着一群进来的女孩而动,钱萱似笑非笑,“你来过两回,怕都是这副德行吧?小心点儿,口水都都能打湿脚背了。”
  
  沙正阳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贝婧蕾他们。
  
  三月份份临去哈萨克斯坦之前,沙正阳还是兑现了他的承诺,把贝婧蕾的一大帮子同学分别安排到了东来顺和全聚德来了一顿儿,一下子提升了贝婧蕾在同学们中的形象,当然也让沙正阳的形象在一干中戏明星班的同学们眼中“魁梧”了不少。
  
  这年头大学生们的思想已经不及几年前的大学生们那么单纯了,而北影中戏这些学校里见多识广的大学生们尤甚,什么人是什么来路,有多大能耐,这些人瞥一眼基本上就能确定几分。
  
  沙正阳虽然极力表现得“内敛低调”,但实力不允许,所以还是很吸引了一帮男女同学们的眼球。
  
  尤其是有贝婧蕾这样一个虚荣心估计也不必年轻时候费璐差多少的“小喇叭”在,沙正阳就是想低调也不成。
  
  这个社会本身也就存在这强者崇拜的心态,大学这个象牙塔也一样不例外,在艺术院校这类和社会交道更多的学校则更是如此,他们更明白在这个社会拥有资源的重要性。
  
  当然沙正阳也看得出贝婧蕾内心那点儿小心思,极力避免班里那几位不那么安分的同学和自己单独接触,既想要展示一把,同时又想要防止产生其他“不良后果”。
  
  沙正阳也能理解小丫头内心的那点儿心思,尽可能的满足了她的要求,这让贝婧蕾那两天的心情好到了极致。
  
  后来沙正阳虽然回国几次过燕京,都没有去打扰贝婧蕾。
  
  或许是沙正阳和钱萱的形象太过显眼,进来的几个女孩子一下就看到了二人,立即就认出了沙正阳,而贝婧蕾自己却没有注意到,几个同学见贝婧蕾没见到,都迅疾反应过来,有意识的想要遮住贝婧蕾的目光把贝婧蕾往外拽准备换地方。
  
  只不过几个女生的表情太古怪了一点儿,反而使得贝婧蕾起了疑心,于是乎,沙正阳和钱萱就“暴露”在了一干人的视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