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六十三节 顾湄的麻烦

第六卷 第六十三节 顾湄的麻烦

看着身旁沉沉入睡的女孩,一夜舍生忘死的折腾带来的欢愉极大的冲淡了相隔几个月之后带来的生疏感。
  
  顾湄是接到电话之后才从嘉州过来的,现在她正准备考研,但是能不能考上,谁也不知道。
  
  但是沙正阳感觉女孩似乎正在失去生活的方向,但无论他怎么问,顾湄都不愿意提她家里的事情,似乎这会影响到二人的感情。
  
  这让沙正阳也很是无奈。
  
  他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相信没什么问题自己解决不了,但是顾湄似乎一旦固执起来,似乎也不比孙妍逊色,在这个问题上却是格外的执拗。
  
  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也肯定是顾湄的家里,齐瑞芬那边消息也断了,夏侯子和齐瑞芬之间关系好像也出了问题,以至于沙正阳都不好再向齐瑞芬打听。
  
  事实上像夏侯子和齐瑞芬之间这种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有各自的事业,然后又天各一方的,分手才是常态,不分手才是罕见。
  
  这似乎也预兆着自己和顾湄的感情。
  
  看着嘴角还挂着一抹泪痕露的那张粉靥,一对浑圆如羊脂玉般的裸肩和颀长的颈项露在锦被外,乌黑蓬松的卷发就这零乱的缠绕在脸颊和颈项间,隐约可见的沟壑在被侧卧的身体挤压得有点儿深不可测的感觉。
  
  昨晚顾湄很疯,沙正阳自然也要奉陪到底,以至于两个人都像是久旱逢甘霖,可劲儿的折腾。
  
  也幸亏办公室为沙正阳准备的床够结实,经得起两个人的一夜无眠。
  
  虽然顾湄不愿意说,但是他还是能从顾湄偶尔的言谈中结合最早齐瑞芬透露出来的一些消息知晓一二。
  
  一直到昨天。
  
  昨天蓝天航终于算是把顾湄家庭的情况比较详细的向沙正阳做了一个介绍。
  
  现在蓝天航的海正运业已经正式更名为海正物流。
  
  企业这两年的发展速度很快,虽然还不能和东方红和华峰相比,但是由于依托东方红、华峰以及通过沙正阳的关系在宛州的三洋若斯、高升、宛州制药厂、汉东制药集团、顶益、统一、华海等大型企业建立起了较为密切的合作关系,海正物流在这一块的发展上进入了快车道。
  
  而宛州也日益成为海正物流在中原立足的一个关键支点城市。
  
  去年海正物流就在宛州市经开区西北角紧邻未来正在建设翠屏机场征地建设了一个物流仓储基地,虽然规模不算很大,但也算是很看好宛州这边制造业的发展。
  
  在这一块上,沙正阳其实只是给了蓝天航一些建议,建议他可以尽早布局汉都、宛州和嘉州,形成这个区域的三角,然后向北布局西安,向西北布局兰州,东北布局中州,向西南布局成都,向东布局武汉、南京、上海,这样逐步沿着长江向东进行扩张。
  
  蓝天航本身就很看好汉都和嘉州,尤其是嘉州,沙正阳给他指出了宛州未来的重要性,他也经过实地考察之后认可了宛州未来发展前景。
  
  加上宛州的几大企业都摆在这里,像高升、华峰这些本身就是物流大户,再拿下汉东制药集团和宛州制药厂等几家企业,海正物流很快在宛州物流运输市场上占据了大头。
  
  这其实也对整个宛州的营商环境是一个提升,有这样一个实力雄厚的物流集团在这里设有分公司,能极大的方便新在宛州建厂的企业。
  
  目前海正物流已经成为汉川省内数一数二,不应该是最大的物流运输企业,除了将汉川省和嘉州市作为主要基地外,像兰州、西安、中州、成都、武汉都已经成立了海正物流的分公司。
  
  而下一步,也就是今年内,南京和上海的分公司也都要挂牌成立,江海和铁路公路联运也是海正运业的一大优势。
  
  几年下来,蓝天航已经越发如鱼得水了。
  
  昔日的汉化集团小车班班长迅速走出了原来的天地,成为了运输行业的一方大豪。
  
  这个年代搞物流运输,除了资金外,首先就要讲人脉和情商,而小车班长出身的蓝天航也是把他这方面的优势运用到了极致。
  
  无论是在汉都还是在嘉州,蓝天航都已经成为当地商界一个相当吃得开的角色。
  
  去年蓝天航成为汉都市工商联执委,也成为了有官方身份的角色,据说他正在谋求成为汉川省政协委员,也足以说明蓝天航的不简单。
  
  有些时候一个人欠缺的只是一个机会,前世中蓝天航在汉化集团小车班终老,但是今世却在自己的鼓励和劝说下投身商海。
  
  最初还觉得有如儿戏般搞起来的这个海正运业,沙正刚和蓝海两兄弟都已经出局,虽然沙正阳还保留有部分股份,但是这几年基本上从未过问企业的事情了,这家企业实际上后期的发展都是蓝天航在操作,沙正阳也顶多就是在方向上给予了一些指点。
  
  沙正阳了解顾湄的家庭情况并没有通过林春鸣,但他找苏子晗帮忙了解了一下,只不过苏子晗从官面上了解的情况还远不及蓝天航知晓得更为详细。
  
  准确的说应该是顾湄的父亲出事情了。
  
  顾湄的父亲顾泽成应该是嘉州最早富裕起来的那一批人,九十年代初期就已经有几十万家当,主要是最摩配起家,后来又搞起了建材厂,很赚了一笔。
  
  94年的时候已经有数百万资产,在嘉州也算是有小有名气的富人了。
  
  顾湄的父亲和顾湄的母亲很早就离了婚,现在找了第二春,好像是一个最早一代的空姐,生了个儿子,应该说儿女双全,事业有成,非常风光的一个人,但谁曾想到却染上了赌博。
  
  短短一年多时间,几百万资产就被输光,现在据说欠下高利贷上百万,已经利滚利达到了几百万,而且更为糟糕的是据说顾泽成已经染上了毒瘾,估计是在长时间赌博的时候为了提振精神而吸食上的。
  
  不用想都能猜得到,这肯定是中了仙人跳了。
  
  这年头几百万起码相当于二十年后几个亿,除非你去澳门、云顶或者拉斯维加斯,否则这种朋友熟人之间玩牌再怎么也不可能把几百万给败光。
  
  甚至连顾湄22岁生日时候她父亲送给她的一辆进口甲壳虫汽车都被收债的给开走了,到最后,顾泽成甚至不惜施用苦肉计,从顾湄母亲那里将本来是离婚时分割给顾湄母亲准备留给顾湄的一套房子都抵押给了别人。
  
  而顾湄在港务局之所以干不下去了,很大原因就是因为那些收债的长期到港务局骚扰顾湄,已经影响到了港务局的正常工作。
  
  因为他父亲已经躲到了广东去了,就丢下顾湄和她的后母以及那个才不到四岁的同父异母弟弟。
  
  即便是现在,放高利贷的人也在三天两头的找上顾湄和她的后母。
  
  只不过这帮人倒也没有做得太过分,大概是也知道顾泽成已经丧失了偿还能力,他们也就看中顾泽成的女儿和老婆都还颇有姿色,想要在这两个人身上榨出点儿油水来。
  
  如何来处理顾湄家庭的是这桩破事儿,也很是让沙正阳觉得头疼。
  
  从昨晚的情形来看,沙正阳已经感觉到顾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已经有了一点儿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这个破罐子破摔是指和沙正阳的感情问题。
  
  事实上在和孙妍分手之后,沙正阳的确很认真的考虑过顾湄。
  
  顾湄人单纯,没太多心计,对自己的感情真挚热烈,而且顾湄的样貌身材也很符合沙正阳的审美观,如果婚姻对象是顾湄,沙正阳觉得很挺满足。
  
  但是唯一的问题就是顾湄的家庭。
  
  如果自己不在仕途上拼搏,那么顾湄的家庭就无所谓了,甚至在厅级干部一下,作为伴侣的家庭状况都影响不是很大,只要别是太出格的情况,但是如果再想往上走,那么配偶的家庭情况都需要考虑进来。
  
  沙正阳估计应该是齐瑞芬和夏侯子都和顾湄说过这方面的情况,希望顾湄把家庭那边的情况处理好,只不过像顾泽成这样的情况,估计谁也没有料到。
  
  拿蓝天航的话来说,现在顾泽成在嘉州那边名声已经臭大街了。
  
  不但自己欠下一大笔高利贷,而且他跑出嘉州之前,还从他能借到的所有朋友那里采用欺骗手段借走了近百万,甚至在顾泽成在汉都一个几十年的老朋友也被他骗走了二十万,现在的顾泽成根本就不敢回嘉州和汉川。
  
  无论谁摊上这样一个父亲,恐怕都会感到绝望,更不用说顾湄这样一个年轻女孩子了。
  
  有些爱怜的看着身旁这个抱着自己胳膊沉沉入睡的女孩,原本丰润的面颊明显瘦了一些,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憔悴让沙正阳心中更是心疼。
  
  从自己在崔建长沙演唱会时遇上这个女孩,到回到汉川之后与这个女孩交往的点点滴滴,其中还夹杂着孙妍的一段感情,一直走到现在,沙正阳都无法判断自己和这个女孩几年来是怎么过来的,混合了几种感情的复杂滋味让沙正阳也难以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