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六十一节 昂霄耸壑

第六卷 第六十一节 昂霄耸壑

    “李省I长,中石油和我们秦都石化的这份协议会签多久,取决于我们在哈国那边项目上的突破有多大,收获有多大。”钟广标忍不住解释一句。
  
      在座的人立即明白过来,王云祥也问道:“广标,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在阿克纠宾这个项目上成功了,那么中石油对秦都石化的原油供应合同就会长期有效,而且不受秦都石化炼能扩产增长的影响?”
  
      “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钟广标也不讳言,“随着明年中石油中石化的分家,中海油也会独立门户,中石油在国内部分油田会交给中石化,而中石化的部分炼化企业也会交给中石油,这就意味着国内市场从原油生产到炼化将会形成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我们长河能源四家割据的局面。”
  
      中石油中石化分家势在必行,方向早已经确定,只是具体方案涉及到各家利益,那就真的是要刺刀见血真刀真枪的博弈一番了。
  
      谁都想要把高产稳产以及潜力巨大的油田留在自己手里,把那些进入衰减期、开成成本高的油田丢出去,同时又想把技术能力强、地理区位好的炼化企业收入囊中,所以这一番分割,哪怕是由中央来主刀一样免不了舌剑唇枪针锋相对,没有一年半载根本敲定不下来。
  
      “而且从目前国内对石化产品的需求来看,未来二十年国内原油的自给率只会越来越低,炼化产能会越来越大,而对国外进口原油的需求也会日益增长,增幅甚至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旗下目前只有武阳石化和秦都石化,武阳石化炼能在400万吨左右,而秦都炼化炼能在250万吨左右,我们长河石油目前的原油生产能够保持在年产450万吨左右,我们的预期是到本世纪末能够将产能提升到700万吨,到2005年提升到1000万吨以上,当然,这是最早设定的计划,是不包含我们在海外的份额油权益的情况下。”
  
      钟广标介绍的这个情况大家都知道。
  
      长河石油的原油产能只能勉强满足武阳石化的需要,问题是现在武阳石化现在都不敢在继续扩张产能,哪怕国内石化市场对各类石化产品需求量正在出现猛增的势头,而秦都石化更是完全依赖于中石油的原油提供,长河石油只能为秦都石化提供不到50万吨的原油供应。
  
      原本秦都石化的产能扩建规划早就有了,但是如果没有中石油在原油供应上的保障,这个扩产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原来秦都石化就和中石油方面谈过多轮,当时秦都石化还没有归属于长河能源集团,但中石油也一直没有松口,现在秦都石化归入长河能源集团之后,这个谈判就更是陷入了停滞状态,一直到长河能源突然进入中亚,竞标阿克纠宾项目。
  
      “也就是说,未来我们需要从阿克纠宾项目获得部分原油来交换国内中石油向秦都石化供油?”王云祥再度问道。
  
      “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钟广标点点头,看了一眼沙正阳,“当然也还可能会包含一些其他条件,比如要在中亚和我们合作,不过那可能是下一步的问题了。”
  
      “虽然是下一步的问题,但是我们估计中石油还是会提前介入,一旦我们取得阿克纠宾项目,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中石油的合作要求。”沙正阳语气平静的道,似乎对这个情况早有思想准备。
  
      李铭若有所思:“看样子,还得要看我们自己的实力啊,自己有实力,才有底气,也才能和中石油那边谈判的时候说得起硬话,否则都是白搭。”
  
      “李省I长说得对,没实力,人家凭什么白白把原油供应给你,大家都能看得出来随着国内经济发展的不断提速,哪怕偶有波折,但是大趋势不会改变,对这类基础性的石化产品需求量只会不断的攀升,而且增长速度甚至让国内供应都跟不上,下一步中石油也有自己的炼化企业了,也可以新建属于自己的炼化企业了,他凭什么提供给你,让你赚钱?”
  
      沙正阳的话一针见血。
  
      “嗯,明白了,正阳,你继续。”李铭微笑着点点头,示意沙正阳继续汇报。
  
      “我们设想的最好还是能推动两国建设中哈油气管线,是油气管线,而非单纯的原油管线。”沙正阳加强了语气,“在这一点上,我们和中石油的观点是一致的,那就是未来中国对中亚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进口需求都将是巨大的,越是早规划早建设,越是有利。”
  
      “肯基亚克的原油目前只能通过铁路运输,一方面运能有限,另一方面成本高企,很不划算,而通过管道运输,那就会极大的降低运输成本,……”
  
      “……,我们考虑过阿特劳到肯基亚克的油气管线未来有两个作用,目前可能是从肯基亚克向西输出,这样可以在近期改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经营状况,从远期来看,阿特劳的位置很重要,而且它又抵触北里海油气资源富集区域,这一区域的油气资源开发出来未来都可能通过阿特劳这个港口兼管线枢纽来进行外运,所以从长远计,建成这条管线,有利于未来我们在哈国沿里海地区深耕,为下一步的发展打好基础,……”
  
      沙正阳的介绍已经有些带着一些略微夸大的色彩在里边了,这边阿克纠宾项目尚未敲定,但是对下一步的规划却早已经铺开,这显得有点儿好高骛远的感觉。
  
      不过沙正阳知道如果不这样在言辞上作适当的修饰,恐怕省里边领导是不太满意,或者说有些担心的。
  
      投入这么,光是初期投入估计就要超过3.1亿美元,其中预计会有500万美元左右的启动运转经费,而第二步,也就是奥尔斯克炼油厂和到阿特劳管线建设,这又是一个现在还无法预测的巨大投入,哪怕进出口银行和JP摩根方面都愿意提供融资,但是对于汉川省来说,依然是一个沉重的压力。
  
      这个压力主要还是源于对未来这个项目所能取得的效益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却又不能不走这一步。
  
      如果沙正阳不把气势拿足一些,态度坚决一些,未来描绘得光明一些,沙正阳还真担心这几位领导突然打退堂鼓了。
  
      “另外,我也还想就和我们阿克纠宾项目没有直接联系的一些情况做一个汇报,以供领导们参考。”这也是之前尤万刚和沙正阳商量过的,“就是关于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州阿克纠宾市的农业资源开发和道路基础设施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的问题,……”
  
      **********
  
      会议结束时,两位主要领导先离开了,而李铭还要和尤万刚、钟广标商议一些工作,沙正阳也就先行离开了。
  
      “正阳,到我那里坐一坐?”在下楼的时候,田力主动招呼沙正阳。
  
      “田秘书长,不会影响您工作吧?”沙正阳笑吟吟的道,步伐却已经跟上。
  
      田力的办公室略显凌乱,估计和他的工作性质有关,办公桌上分成几类文件摆放在上边,估计都是要等田力圈阅然后分送到其他领导那里去的。
  
      在田力面前,沙正阳表现得很从容自若,有过两次接触,田力对他的印象很好,所以他也很轻松。
  
      “这一趟哈萨克斯坦之行很辛苦吧?”田力虽然已经是省委秘书长了,但是他是从省政府那边过来的,对政府那边的工作还是很关心。
  
      “主要是生活饮食习惯不一样,最初有些恼火,后面要好一些,阿克纠宾条件比阿拉木图差很多,我们后来到了阿拉木图就要好多了。”沙正阳点点头,“和哈国人谈,和美国人谈,总而言之天天都是沟通,谈判,一些细节方面,既不能说满了,但你如果说太虚了,人家肯定就觉得我们没诚意,所以这个火候的掌握太难了,不过下一次我们也就有经验了。”
  
      “6月份就要出结果,看你的样子很有信心?下一步你还要继续在那边么?”田力含笑问道。
  
      “田秘书长,这会儿没信心也得要装出有信心的模样啊,更何况,我们的确还是有比较大的把握的,德士古和阿莫科那边并不太符合哈国的利益,再说了,在恢复油田的状况上,我们罗列的一些条件,更有说服力。”沙正阳笑了笑,“如果竞标成功的话,我可能还要呆一段时间,把整个团队的组建要完成之后大概才能回来吧。”
  
      沙正阳也不太清楚为什么田力对自己的印象会这么好,他估计可能和苏伦康有些关系,但应该不是主要的。
  
      沙正阳猜得没错,田力对沙正阳的印象特别好,源于几个方面,一是苏伦康的推荐,二是真阳县看点时接触的印象,三就是这一个项目给他很深的触动,甚至是连周远望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而这几次的表现已经让沙正阳在周王二人心目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这甚至比立即提拔一级都还重要。
  
      田力甚至还记得周远望用了一个词语评价沙正阳,昂霄耸壑,这个词语的评价可谓相当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