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五十八节 只欠东风

第六卷 第五十八节 只欠东风

“我想我们原来提到过的。”沙正阳眨了眨眼睛。
  
  马克一下子兴奋得差点儿跳起来,“沙,这么说,你们真的打算要介入奥尔斯克炼油厂的收购?我得提醒你,这是俄国人的地盘,没那么简单。”
  
  “简单我们还需要和你们jp摩根合作么?”沙正阳反问:“或者说,你们jp摩根在俄国欠缺底蕴?”
  
  “**!怎么可能?”马克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我告诉你,最靠近克里姆林宫的几个人我们jp摩根都有交道,奥尔斯克炼油厂背后是霍多尔科夫斯基,奥尔斯克炼油厂效益不佳,拖累了尤科斯的估值,他想出手,但是却不想让本国人接手,你们中国人终于看准了一个好机会。”
  
  “效益不佳才出手,那价格上……”沙正阳轻声道。
  
  “噢,沙,请不要又用这一套来对付我,我们是合作伙伴,成功对我们两家来说都是好事。”
  
  马克头都要疼起来了,这个家伙比狐狸还难缠,重视善于用各种理由来讨价还价,让你疲惫不堪。
  
  “我有么?我们当然是合作伙伴,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不是么?”沙正阳耸耸肩,“但是伙伴之间也需要把有些话题说清楚。”
  
  和这个家伙打交道不能半点轻忽,别看他貌似粗豪,但是内里却是格外精细,每一个谈判细节都是反复斟酌,否则jp摩根不会让他来担任项目主管。
  
  “停,沙,关于奥尔斯克炼油厂的事情,我想我们有的是专业人员来对其资产进行评估,你不用和我在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马克果断打断对方的话头,“我们还是回到原来讨论的话题,……”
  
  沙正阳有些遗憾,没有能忽悠住这个家伙,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在阿拉木图一呆就是半个月,与jp摩根方面和哈国国资局、哈国国家石油公司、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方面都做了一些接触,也真实了解到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近况。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现在是负债累累,不但欠银行贷款,而且还欠大量税款。
  
  一旦接手,首先必须要将欠税付清。
  
  而且多达九千多职工的工资也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发放了,银行已经冻结了公司的所有账户,可以说企业距离破产也只有一步之遥。
  
  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内部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官僚**也是让这家石油公司濒临绝境的一大主因,这个问题唯有在获得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控制权之后才能解决。
  
  沙正阳飞回汉都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中旬了。
  
  在哈萨克斯坦呆了一个多月,沙正阳成功减重五公斤。
  
  饮食的不习惯,缺乏蔬菜,气候的不适应,直接让他减肥成功,不过到后期他已经慢慢适应了过来。
  
  不过无论如何都无法和回到故乡相比。
  
  汉都的五月无疑是最宜人的季节,一件衬衣,一件单裤,听到四周的乡音,这让回到汉都的沙正阳简直有一种回到天堂的感觉。
  
  斜靠在皇冠3.0的后座椅背上,沙正阳有一种疲惫不堪,但是却又无比兴奋难以入眠的复杂感觉。
  
  在燕京转机,他只在机场逗留了两小时,就直接飞回了汉都。
  
  钱萱都是到机场来和沙正阳见面,谈了一个小时。
  
  集团公司给沙正阳配的司机姓马,三十多岁,一名退伍军人,话很少,有点儿沉默寡言,但是却很朴实。
  
  轿车驶入集团公司大门时,沙正阳都还有些恍惚。
  
  就这么回来了?
  
  不,只是短时间回来,一个星期之后又要会阿拉木图,等待着哈国那边竞标最后结果。
  
  “累坏了吧?”钟广标看着沙正阳有些憔悴的面容,也有些感慨,亲自替沙正阳泡上一杯竹叶青。
  
  “累也说不上,主要是不太习惯那边的饮食和气候。”沙正阳摇摇头。
  
  他让钟广标的秘书替他找了张湿毛巾,浸了浸冷水,擦了一把脸,让头脑恢复清醒一些。
  
  “这恐怕是我们接管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以后的一个最大问题。”钟广标顿了顿,“尤高官回来也和我说了,你有意在那边搞农业开发,温室大棚蔬菜?”
  
  “嗯,有这个想法。”沙正阳点点头,“阿克纠宾市条件太差了,各方面都差,而且土地资源极其丰足,而蔬菜缺乏,我觉得搞一个农业项目,既可以满足我们中国人在那边的需要,而且还能提供给当地老百姓,外运来的蔬菜价格太昂贵了,我相信这样一个项目肯定会受到极大的欢迎。”
  
  “你啊你,可真是能折腾。”钟广标看着沙正阳如同享受般的抿了一口竹叶青茶,半闭上眼似乎在品味,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也可搞,怎么,你觉得可以以长川实业来投资?”
  
  “哦?”沙正阳睁开眼睛,想了想,“长川实业旗下的确有一个丰登农业开发公司,但是好像是一个半死不活的空壳吧?我想想,对了,原来说要做生态有机农业,在汉都南郊的贡山下圈了几百亩地做纯生态绿色蔬果,结果赔得底裤都没了,现在早就撂荒了。”
  
  长川实业还真是无所不包,连有机农业居然都能做啊。
  
  只不过在这个年代要做有机农业,似乎有点儿超前了,市场这一块足以把很多人打入深渊。
  
  钟广标笑了起来,也叹了一口气,“这就是长川实业的现状,哈国那边完了之后,你可得要有思想准备啊。”
  
  “唔,钟书记,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沙正阳振作了一下精神,“总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组织才行。”
  
  “情况怎么样?电话里你虽然也说了许多,但是还得要当面我听了才踏实。”
  
  钟广标也一直很关注,虽然他没去哈国,但是从财务到资金再到后续的各种保障都是他在操心。
  
  “我觉得应该还是很有把握的。”沙正阳知道领导都喜欢听这句话,但是却是实话。
  
  “预计竞标价格在2.8亿到3.2亿美元之间,再高就有些风险了,我也专门问了技术团队那边,肯基亚克盐下油田的把握有多大,他们都觉得有信心,但毕竟这种事情没见到打出油,谁也不敢打包票,但是即便是没有盐下油田,让纳诺尔恢复到每年250万吨到300万吨的产能应该是有把握的,肯基亚克盐上油田60到80万吨的年产量也还是没问题。”
  
  “有300万吨的年产能,如果通过铁路运输能运回来,就是3.2亿美元也值了。”钟广标默默估算了一下,“让纳诺尔油田储量1.2亿吨,十多年开采量也不过3000万吨,最起码也还有6000万吨可采量,能稳着让我们开采十年到十五年就值了,肯基亚克盐上油田储量只有让纳诺尔的三分之一,……”
  
  “钟书记,这可还没算盐下油田。”沙正阳的提醒并没有让钟广标释怀,“没见着油出来,终归不能作数,不过只要能解决我们的原油来源,都能接受,这边我和中石油那边已经接触了两轮,他们基本同意如果我们拿下了和这个项目,原油通过铁路运回来,可以直接卸到独山子炼油厂。”
  
  “哦?中石油这边开窍了?”沙正阳笑了起来,“秦都石化那边没问题了吧?”
  
  “解决了,你们走后第二个星期就谈妥了。”钟广标也很得意,如果拿下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动作,中石油这边还不知道怎么才能谈下来,“另外他们也主动提到了中哈石油管线的问题。”
  
  “哦?他们得到中央授权了?”沙正阳略感吃惊。
  
  这可不仅仅是企业能干下来的事情,没有两国政府高层的多轮协商,根本拿不下来。
  
  而且在目前的油价下,估计哈国方面未必有太大兴趣,也就是中国兴趣更大。
  
  “应该是得到了,但他们也知道这还有待于两国高层的敲定,但是他们希望先提前开始一些前期的筹备工作。”钟广标也对此有些担心,“总感觉他们好像着急了,想要急于介入。”
  
  “不着急不行啊。”沙正阳倒是能理解,一旦明年中石油中石化分家,未来中石化一样是上下游一体化的超级企业,长河能源和谁合作,就可以选择合作伙伴了。
  
  “我也和他们交换了意见,他们对于阿特劳到肯基亚克的管线不是很感兴趣,认为肯基亚克油田的产量难以有大的提升,而里海沿岸的油气资源虽然丰富,但是如果单单是这一段,对国内的原油进口意义不大,除非能从阿特劳到肯基亚克向东一直延伸到我们国内新疆,那样一来倒是可以,可这又显得太遥远了一些。”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的近期利益不可能和他们一致,至于远期,那也得要等到两国高层的互动沟通达到一定阶段才能行。”沙正阳摇摇头,“暂时先和他们谈着,我们得按照我们自己的路子走。”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钟广标又想了一下道:“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我和尤省i长再商量一下,抓紧时间争取这两天再向两位主要领导汇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