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八节 龙盘虎卧

第六卷 谈笑凯歌还 第八节 龙盘虎卧

打发走了傅蕾,沙正阳靠在沙发里思考着。
  
  这边正儿八经的工作尚未展开,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却已经缠绕上来了。
  
  驻京办的乱象还只是隐隐绰绰,如果不早一些决断处理,日后这边弄不好还真要成为一个黑洞。
  
  原来旗下七家公司个个都在这边投入了不少,经营起了不少人脉关系,甚至还在这边有不少资产,如果不认真梳理摸清楚,一一统合捏起来,很难说会不会有有心人在里边起点儿别样心思。
  
  他把话放出去了,下午五点半开一个驻京办全体干部职工会,要讲一讲当前的工作,也要敲打一下一些不安分的人,但他没有权力对人事做决定,也就是说,从根源上他没法解决。
  
  就像王春刚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就是一个临时主持工作的,既没有人事调配权,也没有财权,因为集团公司文件要求暂时沿用原来工作模式,那么他也就只有一个工作的临时调度权。
  
  这样一来他又能调动得了谁?除了他自己的人。
  
  那么涉及到诸如比如三大煤业和炼化这一块的业务对接,他也只能依葫芦画瓢,原封不动的推送给原来那些人,所以这个驻京办虽然名义上统合起来了,但实质上没变。
  
  这种情形人人都不满意,谁都知道未来不可能继续这样,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都要为自己未来打算,所以都一门心思想要折腾出一点儿什么来,这里边免不了就要出幺蛾子。
  
  沙正阳不清楚集团公司当初是怎么考量这一块的,或许是真的顾不过来,又或者是尤万刚和钟广标在这一块上还没有考虑成熟,甚至也有可能这是下边几家公司对抗集团公司收权的一个隐晦抵制。
  
  总而言之,这种情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解决这种乱象宜早不宜迟。
  
  沙正阳相信随着尤万刚和钟广标这半年的磨合,一些大政方针上已经渐趋一致,双方在一些问题上的逐步妥协,恐怕像驻外办这一类的事情也要逐渐提上议事日程了。
  
  尤万刚已经意识到他自己不适合长期兼任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和党高官,甚至他本人也不是很愿意再在集团公司连牵扯太多精力,那会影响到他在省政府那边的工作,而那边才是他未来所在,所以他也有意识的在放权,或者说再把权力移交给钟广标。
  
  这样一来钟广标也在主动的配合尤万刚在一些方面进行动作,这才应该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渐进交班过程。
  
  这一次阿克纠宾石油公司项目收购应该就是尤万刚的离场表演,也算是尤万刚为未来长河石油的发展尽最后一份心,好歹他也是长河石油成长起来的人,对长河石油还有这很深的感情。
  
  尤万刚也觉察到了长河石油未来潜在的危机,他也不希望自己离开之后到了省政府再来被那些老部下老职工骂娘,所以他才会如此积极主动的促成长河石油的出海破冰之举。
  
  不过要解决驻京办这些破事儿也不是沙正阳的工作职责范围,他只能在自己在燕京工作期间,督促着这些人别懈怠以至于影响大事儿。
  
  思考到最后,沙正阳还是决定给钟广标说一声,谈谈驻京办现状,以及自己现在的打算。
  
  电话打通之后沙正阳开门见山就把自己的想法意图说了,钟广标也格外果断,还是一句话,全权授权给沙正阳,只要沙正阳认为有必要,哪怕临时性的用人权和财权,均可当机决断,他一律予以认可。
  
  钟广标的无条件信任也让沙正阳很感动。
  
  对于钟广标来说,这也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这要出了乱子,肯定要遭到别人攻讦诟病。
  
  自己虽说将在外,但是这君命有所不受却是要付出代价,更不用说自己连将都还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个兵头吧?
  
  当然有这个专项工作在身,沙正阳还是有这份底气的,谁要来挑战,那么他也不会客气。
  
  “沙总,需要不需要为您准备一下讲稿提纲?”徐利平总是最合适的时候出现。
  
  沙正阳笑着摇摇头。
  
  开玩笑,自己还需要别人来为自己准备讲稿?好像从来都是自己为别人准备吧?
  
  从这也能看得出来,看样子徐利平在文笔上也不差,也难怪,干过办公室主任的人,这方面都不会太差。
  
  不过这种会议,对于沙正阳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信手拈来的事儿。
  
  抿了抿嘴,徐利平知道眼前这一位是很有主见的人,但他还是想要提醒一下对方,要尽到自己的责任。
  
  “沙总,驻京办这一块比较复杂,因为涉及到原来几家企业的驻京办合并过来,但是合并过来之后集团又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就这么拖着,这里边也有很多原因,包括下边公司和集团公司的矛盾,钟总来的时间太短,另外也还和张总、谢总之间的矛盾,以及三大煤业和长河石油这边的矛盾都有关系,这几位驻京办主任都是有些门路来头的,所以……”
  
  徐利平的好意提醒沙正阳自然领会,他点点头:“王春刚是什么情况?”
  
  “老王要论工作能力没的说,他在驻京办几年里,各方面关系都处理得很好,原来张总也比较欣赏他,不过谢总可能对他不是太看重,原来传言说要把他换到驻沪办去,也是因为集团公司成立,这些事情才被搁了下来,……”
  
  “傅蕾和袁总关系不错?”沙正阳突然问道。
  
  一怔之后,徐利平想了一想之后才道:“袁总虽然是从伊泰煤业过来的,但他之前曾经长期在长流煤业工作,后来在长流煤矿当过副矿长,在东神煤业担任过副总,后来才到伊泰煤业工作,实际上他在伊泰煤业工作时间很短,大概也只有两三年时间吧,据说基本上不怎么管事,反倒是在长流和东神工作时间很长。”
  
  徐利平又想了一想,“傅蕾是东神煤业出来的,她原来在东神煤业办公室工作,后来掉到驻沪办工作,88年过来到驻京办当副主任,93年才担任的主任,应该和袁总有过共事吧。”
  
  “那郭志敏呢?”沙正阳已经基本上大略观察出整个驻京办的格局了,王春刚、傅蕾和郭志敏应该是三个比较有影响的角色,能在驻京办里有点儿格局,那么肯定也不是庸人。
  
  “郭志敏是武阳石化党办出来的,据说原来在武阳市委宣传部干过,后来居然从政府里边调到了武阳石化党办,93年到的驻京办担任副主任,前年开始担任武阳石化驻京办主任,嗯,听说他家里有些背景,但应该是地方上的关系,好像他一个亲戚应该是省里领导。”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徐利平有些不确定。
  
  无论是现在的长河能源集团,还是长河石油,两大炼化,以及三大煤业,都下意识的喜欢把自己和地方上的干部区分开来。
  
  而这几大企业基本上都集中在武阳和秦都两市,长河石油主要作业区在武阳,部分在秦都,而两大炼化则是一个城市一家,三大煤业则是长流煤业在武阳,东神煤业和伏虎煤业都在秦都,而全省最大的煤炭企业伊泰煤业也在秦都。
  
  企业和地方上之间壁垒分明,但是并不意味着两边就没有关系往来,事实上尤万刚在担任长河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I书记期间,也就曾兼任了武阳市委I书记两年多接近三年时间,长河石油管理局与武阳市的干部就交流很多。
  
  但是在长河石油牛气冲天的时候,地方上的干部都更愿意往长河石油调,因为长河石油和地方上待遇差距太大了,当然如果说是打算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的,那又另当别论,现在的武阳市市长就是原来长河石油管理局的副局长过去的,从常务副市长到市委副书记,再到现在的市长。
  
  同样的情况在秦都也出现过,现在的秦都市委副书记原来就是伊泰煤业党委常委、组织部长平调到了秦都市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然后再升任秦都市委副书记的。
  
  可以说,在武阳和秦都这两座偏处汉西北一隅的两座城市,始终和长河石油、两大炼化以及四大煤业这七家企业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也是当初省委省政府为什么要把除开伊泰煤业在外的其他几家企业捏合在一起来打造一家超级国企的原因。
  
  伊泰煤业之所以没有纳入进来,一方面也是因为伊泰煤业规模太大,另一方面也考虑到伊泰煤业作业区横跨了秦都和汉都两市,一旦纳入不便于管理的缘故。
  
  听得徐利平这么一说,沙正阳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样子这驻京办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我怎么感觉走到这里边,个个都是源出名门的武林高手呢?”
  
  沙正阳自我调侃的话语也把徐利平逗笑了,“沙总,也不至于,您来了才是真的大佛,在您面前,甭管是谁,是条龙,那就得盘着,是头虎,那就得卧着。”
  
  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