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七节 人精

第六卷 第七节 人精

    “怎么会没汇报过?”王春刚见沙正阳没有峻拒,稍微松了一口气,但依然苦着脸道:“春节前我回集团公司了一趟,找到钟总汇报了半个小时情况,钟总也觉得这种局面不能继续下去,同意会在翻年后合适时候来对三大驻外办工作进行专题研究,可这一晃……”
  
      王春刚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言外之意却很清楚,集团公司还是没有在意驻京办这点儿事儿。
  
      沙正阳也觉得头疼。
  
      这类事情,自己要管,名不正言不顺。
  
      可如果不管,他估摸着自己在燕京这一呆得有一段时间,就算是要去哈萨克斯坦,估计也还会回燕京,在燕京呆的时间不会少。
  
      因为既然确定了jp摩根公司作为协调伙伴,那么和jp摩根这边打交道的时候就多了,jp摩根现在只在燕京有办事处,而在汉川那边没有联系点,短期内估计jp摩根也不可能在汉都设点。
  
      所以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这个项目,自己未来更多的时候还得在燕京开展工作。
  
      一来驻京办的工作效率会直接影响到自己这一块工作,沙正阳可不想为了这后方的鸡毛蒜皮事儿影响到正事儿,二来就在自己眼皮子下边儿,如果驻京办一帮人成天扯皮推诿,他也一样难以忍受。
  
      “老王,你想让我讲什么?”沙正阳呲着牙皱起眉头道。
  
      “沙总,我知道您觉得不太合适,我觉得,您是集团党委委员,作为集团领导,对任何工作提出批评和建议都是合适的,尤其是您现在受集团委托来燕京开展重要工作,昨天徐主任也和我说过,这项工作集团高度重视,关系集团未来发展,那么谁要是工作不在状态,影响到这项工作的开展,那么他就是集团的罪人,您完全可以就着这一点敲打一下大家,包括我在内。”
  
      王春刚这番话说得相当有水平,也很讲艺术。
  
      他只提到了以党委委员和集团领导的身份来强调这一次工作的重要性,强调驻京办工作对该项工作保障的重要性。
  
      敲打二字也用得好,警醒一下所有人不能懈怠,不轻不重,你自己去体会。
  
      这让沙正阳越发觉得这驻京办还是真是一个人才汇聚之地了。
  
      “如果您还是觉得不合适,那不妨向钟总电话请示一下,……”王春刚话一出口,沙正阳就摆摆手,“不必了,我就谈谈我这次来的工作重要性就行了,至于你们驻京办这帮人,我相信都是聪明人,响鼓不用重锤,我点到即止,若是还是有人如你所说的不在状态,我相信下一轮调整到来的时候,恐怕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见沙正阳很果断拒绝了向钟广标请示汇报就同意了自己的意见,王春刚心中也是一凛。
  
      看样子这一位人虽年轻,但是却很有杀伐劲儿,而且估摸着钟总恐怕是真的对这一位很信任,只不过不知道这一位和尤老板的关系如何?
  
      尤万刚和钟广标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在整个集团公司内部一直是一个谜,两位大佬平素间的言语交道肯定是看不出任何端倪来的,要说也只能说是亲密无间,但这话也只能听听而已。
  
      省委省政府没有接受尤万刚的推荐让张科出任集团公司总经理,而以张科年龄过大而直接退休就引起了很大的怀疑和争议。
  
      要知道当时张科的年龄正处于一个可上可下的节点上,如果表现优秀,那么到集团公司担任总经理干上三五年也说得过去,如果表现不佳,直接让你退下去也一样理由充足,尤其是这本来就是新组建的国企,新班子需要新头羊,怎么说都说得过去。
  
      风传尤万刚是向省委省政府力荐了张科,但经过考察之后被否决。
  
      组织部门给出的理由是长河石油虽然这几年里表现看起来成绩尚可,但是其实隐藏着很多隐忧,作为长河石油的总经理,张科在公司的宏观规划和长远战略上没有远见,缺乏带领一家大型企业持续发展的魄力和能力。
  
      后来尤万刚又向省委省政府推荐了朱汉生,但是更是直接被否决,甚至连考察阶段都未进入。
  
      随后省委省政府很快决定让钟广标这个外人来接掌长河能源集团这艘超级航母,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人事调整。
  
      整个集团在进入紧锣密鼓的组建期的同时,也给旗下七家公司带来一系列的巨大震荡,有人退休,有人升迁,有人易岗,有人被查,有人外逃,至今仍在持续,总而言之,风大雨大。
  
      王春刚刚离开,沙正阳就又迎来了第二个拜访者。
  
      不出所料,是傅蕾。
  
      这个个子娇小的女人,上去三十四五岁,应该正是女性魅力最足的时候,不过身畔这个阶段女性太多的缘故,沙正阳已经有些免疫了。
  
      虽然免疫,但是沙正阳还是认可这个女人的打扮很富有吸引力,起码在正常男性眼中,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有魅力的女性。
  
      作为一个驻京办主任,这种形象很有必要。
  
      “傅主任,请坐。”沙正阳笑着招呼对方:“要谢谢傅主任来接我们了,弄得这么大动干戈的,我都一些汗颜了。”
  
      “沙总您太客气了,接待本来就是我们驻京办的基本职责,何况您来燕京也是为了工作。”傅蕾浅浅一笑,“我是在和袁总通电话的时候得知您要来燕京的,他说您来京里是有重要工作,关系到集团公司未来发展战略走向,作为驻京办的一员,我们当然要最大限度的保障您的工作能以最好的状态开展。”
  
      这也是一个很老练精干的角色,沙正阳不得不承认,国企里边上升到这个层面的人物,都不是省油的灯,人人都有两把刷子,尤其是在待人接物方面更是比地方干部更为老到娴熟。
  
      “袁总说得太过了,我来就是来打前站,开展前期工作,如果顺利的话,钟总和尤省i长他们才会过来。”沙正阳摆摆手。
  
      “您是说尤高官和钟总都要过来?”傅蕾心中微动,这却是一个新情况,如果说尤钟二位大佬都要亲临,那么这项工作肯定是至关重要了,袁总这方面的消息倒是很准确。
  
      “看情况,要看我们前期的进展,随后我们这个工作组还会陆续有一些成员要过来,到时候还要请傅主任和王主任你们做好保障工作才是,另外可能也还有一些具体的联络和协调,也要请你们驻京办的同志协助,我们这边人手还是少了点儿。”
  
      沙正阳的话让傅蕾大为振奋。
  
      她最担心的就是这样一项重大工作却把自己这一拨人排除在外,尤其是王春刚那副架势,显然就是要让长河石油那帮人把这事儿给独揽了,这是傅蕾不能接受的。
  
      “沙总放心,您有什么要求和安排尽管说,驻京办里还是很有一些人才和资源的。”傅蕾一挺胸膛,“我算起来在京里也呆了七八年了,不管是哪方面,只要沙总信得过,只管交代一声就行。”
  
      傅蕾这么一说,沙正阳还真想起了一桩事儿来,纪美芙的母亲看病一事自己也是大包大揽了,那边也的确让王澍联系好了,也就是下个星期可能就要来,王澍那边也有人和车,可人手却不够,而且没有合适的女性来陪着,不太方便,倒是这边驻京办人手充足,只不过这就有点儿公权私用的感觉了。
  
      沙正阳的略一迟疑立即就被傅蕾捕捉到了,她立即道:“沙总,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沙正阳略一沉吟,最终还是摇摇头,自己对驻京办这一摊子情况还不清楚,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稳妥一些,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傅主任,下午我会召集驻京办的同志开一个会,嗯,主要讲一讲近期我们的工作,驻京办近期除了日常工作的处理接待外,可能主要就是要围绕着这项工作来开战,这也是我来之前尤省i长和钟总的专门交代,我也感觉可能因为集团公司刚成立不久,很多工作还在磨合期,我们驻京办的工作也显得有些凌乱,人心也有些散,我担心影响到下一步工作,所以打算说一说。”
  
      傅蕾相信刚才沙正阳想说的绝对不是这个,只是沙正阳不愿意说,她也不能勉强,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得到对方的信任,这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傅蕾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沙总,您说得对,驻京办因为是几个部门单位组合起来的,因为种种原因,至今尚未完成实质性的整合,很多工作大家虽然都在做,但是却都有些漫无头绪,各行其道,如果是平常也就罢了,但如果有重大事项时,的确有些问题。”傅蕾接上话,“沙总放心,我们这边的人我可以打包票,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做大令行禁止,不折不扣完成任务。”
  
      沙正阳心中也是感慨,这帮人都是人精,无论是待人接物还是行事处事,亦或是谈话对话,都称得上是一流,也难怪要在这里坐稳办事处主任有多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