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牛大发了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牛大发了


      沙正阳和钟广标走出省委大门时,几乎同时松了一口大气。
  
      这是一场大考。
  
      不仅仅是针对沙正阳,同样是对尤万刚和钟广标二人。
  
      没有两人的力推,这份方案和计划书根本不可能送到两位主要领导面前,更不用说上常委会作为一个专项议程来进行重点汇报了。
  
      现在考试结束,大功告成,结果相当完美。
  
      这固然是对沙正阳的一个很大肯定,同时也是对尤万刚和钟广标工作的认可。
  
      尤其是钟广标。
  
      沙正阳能在尚未正式进入长河能源集团工作情况下,拿出这样一个方案来,无疑问是钟广标的慧眼识才,敢于起用外人新人,这要承担相当风险。
  
      这是一个领导的眼界和魄力体现。
  
      当然做砸了,那就是你不按规则办事,恣意妄为了。
  
      二人步行过街,来到停车场,却没有上车。
  
      虽然仍然有寒意,但是太阳却已经出来了。
  
      “正阳,赶紧准备吧,尤省i长肯定要和两位主要领导谈你的问题,我估计会很快就要出文件,没准儿下个星期你就要赶往燕京直接做事了。”钟广标也没遮掩什么,“集团在燕京有一个办事处,比省驻京办条件都还要好,啥都有,就在东三环,你要过去就可以住在那里,交通也方便。”
  
      “嗯,看吧。”沙正阳挠着脑袋,“时间有些紧了,但愿jp摩根那边的资源足够强,能把先期工作迅速打开,我们也能赶得上,我有些担心时间来不及了。”
  
      “已经算是来得快了,你以为是在你东方红啊,一个人说了算?”钟广标没好气的道:“要学会适应,这就是国企,既要适应,又要改变。”
  
      沙正阳也是无奈,他知道自己还是太心急了,但阿克纠宾这个项目太有意义了,他希望一举成功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既然省里已经基本决定,剩下和jp摩根谈的也就是具体条件而已,所以你可以先和那边说,可以按照程序先走起来,你一到燕京就可以介入工作,一旦确定可行,尤省i长和我就飞过来签约。”
  
      “只能如此了,但愿钱萱的工作能够让人满意。”沙正阳点点头,“我马上就和她联系,另外可能也要通过其他渠道多方收集相关资料,偌大一个长河石油,这方面资源应该还是有的吧?”
  
      “放心吧,尤省i长已经安排老朱他们在准备在,这等大事上他们都知道轻重。”钟广标拍拍他的肩膀,“干吧!”
  
      是啊,该干点儿实际的活儿了。
  
      只不过自己恐怕就真的要彻底离开真阳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离开这个自己工作了接近两年的地方,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浮起一抹不舍。
  
      这里终究还是留下了自己许多印痕,值得骄傲和自豪,产业布局已经基本敲定下来。
  
      “那我是不是还要回宛州一堂,去了结一下相关的程序?”沙正阳悠悠的问道。
  
      “看吧,估计尤高官和两位领导谈了之后就该有个结果了,下周你必须要赶到燕京去,集团公司这边也在抽调人组成先期赴京的工作小组先遣队。”
  
      钟广标大概也觉得用“先遣队”这个词儿有点儿打仗的味道,但是这确实是一场硬仗,只能赢不能输的硬仗。
  
      只要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资产和储量以及相关jp摩根公司给出的资料基本属实,那么这个竞标就要尽一切努力拿下。
  
      “那也就是说,今天下午可能就要有结果?”沙正阳想了想,“最迟星期一我就得把真阳那边的担子给卸了。”
  
      “差不多吧。”钟广标点点头,“和你一道先行去燕京的初步设想三到四个人,一个是研究所情报室的,韩德温,他负责对相关情报资料的核实梳理,莫小琴和苏燕来,工程技术部的,他们对相关情报资料要进行研究评估,还有一个总经办的徐利平,负责协助你和jp摩根联系对接,另外在驻京办那边也会专门抽两个人出来负责这一次的对接洽谈。”
  
      见集团公司这边早已经安排妥帖,沙正阳也无话可说,这个时候自然是没有退路,义无反顾了,好在相关技术方面的东西都不需要自己去操心,事实上自己无法操心,自己只需要把控宏观方面的走向就行了。
  
      最后还会有尤万刚和钟广标来审定拍板,自己就是一个高级水手。
  
      但能参与到这样一个项目中来,也是一份很珍贵的锻炼机会了。
  
      “那什么时候我和他们见面?”沙正阳沉吟了一下,“总还是得要明确之后吧?现在这样好像有点儿不伦不类的。”
  
      “当然,如果下午明确,明早开个会见面说一下,然后你尽快就去处理真阳那边的事情,宛州那边估计省委组织部会直接对接替你安排好。”
  
      钟广标也在已经考虑好了,没留给沙正阳多少时间,“所以你最好明天下午就回宛州,后天和星期一把公私事务都处理完毕,最迟星期三就要去燕京,我让徐利平他们先把机票定下来。”
  
      沙正阳轻轻叹了一口气,“好吧,您都安排得这么周到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别一副多愁善感儿女情长的模样,这个项目拿下,日后有的是你休息的时候。”钟广标没好气的道:“人家是盼都盼不到能进这个项目呢。”
  
      “这么紧俏?”沙正阳笑了起来。
  
      “集团公司和政府里边一样,有些消息瞒不了人。”钟广标也是无奈,“再三要求保密,但是也只能说在具体方略上保密,但集团公司要启动一个大项目却是瞒不了人的,而且像相关的情报资料收集,还有抽调人员,看看级别和重视程度,大家不就一下子就明白了?”
  
      沙正阳也只能苦笑,不过这本来就是现实,指望一下子就能改变,不可能。
  
      *********
  
      姚立波接到电话时心中也是感慨无限,早就知道此子非池中物,但是却没有想到化龙确实如此次之快。
  
      “秦部长,部里边的意思是沙正阳就算是正式调走了?”姚立波拿着电话问道:“冯书记和杜市长那边知道了么?”
  
      “还没有,估计一会儿茅部长会和他们二位以及老叶他们几个说一声吧,这是省委上午开会定了的事儿,不会有变了,你们执行就行了。”秦守礼依然是一板一眼,“沙正阳明后天回来办手续,你们市委按照程序走就行了。”
  
      “秦部,你们这也来得太突然了,让我们这边措手不及啊。”姚立波和秦守礼很熟悉,忍不住假意埋怨一声。
  
      “得了,这根本就不是我们部里边定的事情,这小子是妖孽啊,省委直接定,茅部长没明说,但是我敢肯定是省委主要领导定的事儿,他有重用,也是急用。”秦守礼也难得的在自己老下属面前八卦一下,“之前半点儿风都没有,上午开了一上午省委常委会,听说这个沙正阳还到会上作了发言,嘿嘿,我在省委里边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稀罕事儿,牛,超级牛!”
  
      “啊?”姚立波也是大吃一惊,沙正阳才去省委党校几天?就一下子折腾出这么大的阵仗来?“秦部,到底咋回事儿?说说。”
  
      “不清楚,不过他是去企业,到长河能源集团公司,不过级别不变,担任总经理助理,不过好像要进长河能源集团公司党委,哎,我搞了这么多年组织工作,也头一次遇到这种蹊跷古怪的安排,估计是这一位也太年轻,还有任职年限的问题吧,特例,一切服从需要吧。”
  
      秦守礼在电话另一头摇头晃脑的模样姚立波都能想得起来,甚至可能还在吧嗒着嘴巴。
  
      “长河能源集团?”
  
      姚立波立即醒悟过来,钟广标去的所在,是钟广标在使劲儿?!
  
      但随即转念一想,那又怎么解释沙正阳在省委常委会上发言一事儿?
  
      别说沙正阳,就算是钟广标自己到省委常委会上作专题发言也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钟广标也没有那个能耐把沙正阳送到省委常委会上去发言,林春鸣都没这个能耐。
  
      “沙正阳是去企业?”姚立波沉吟着。
  
      长河能源的牛哄哄姚立波是知道的,那是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冲击世界五百强企业的种子,在省内绝对的庞然大物,在武阳和秦都两市更是跺跺脚整个地方都要抖三抖的角色,尤万刚担任长河石油管理局局长期间就曾经兼任武阳市委i书记长达两年多之久。
  
      “嗯,行了,立波,你就赶紧向你们市里主要领导汇报吧,这边催得很急,我就不和你多说了,回来来部里边坐坐。”秦守礼道。
  
      “好,秦部,回汉都找个时间聚聚。”姚立波挂了电话。
  
      搁下电话,姚立波也是感触莫名,沙正阳这个家伙还真的是不让人安生的主儿啊,这一招可是真的让宛州市委有点儿没面子了,也不知道冯杜二人会怎么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