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此处应有掌声!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六节 此处应有掌声!

沙正阳站起身来,微微弯腰点头一礼,便挺直腰杆,渊渟岳峙。
  
  “尊敬的周书记,王省I长,各位常委们,我受尤万刚董事长和钟广标总经理的委托,先就长河能源集团未来中长期发展规划以及近期的部分计划设想做一个汇报,鉴于本人才疏学浅,很多理解和认识还很粗浅,希望各位领导能不吝予以斧正。”
  
  “嗯,正阳同志,坐下说吧。”周远望微笑着点点头,“你拿出来的东西我们都看过了,但很多内容还需要你来具体为大家讲解一番,届时可能我们也有一些问题要问一问。”
  
  “谢谢周书记。”沙正阳也大大方方的坐下,瞟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规划书和资料。
  
  这些东西他都烂熟于胸,根本不需要再多看。
  
  “那我就来介绍一下,我先就长河能源集团目前的基本情况结合我们国内能源行业现状以及国际油气行业现状和发展前景趋势做一个简单介绍,……”
  
  “长河能源集团是我省特大型国有企业能源集团,其中长河石油有限责任公司为其中龙头企业,另外还有武阳炼油厂、秦都炼油厂和三大煤业以及一家实业公司作为骨干企业,目前整个集团公司总资产三百二十八亿,净资产一百六十八亿,……”
  
  沙正阳并没有在长河能源集团的情况上多费唇舌。
  
  这些东西在相关资料上都有,一目了然,而且这些领导就算是看到这些数据,也未必能理解这其中的意义,他们需要的横向纵向对比,那样更直观。
  
  “就我们国内的情况来看,中央正在积极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而作为国有经济支柱行业中的能源行业首当其冲,目前我国能源行业,尤其是油气行业的局面是以上游为中石油为主,中下游以中石化为主,中海油以开上开采作为补充的行业格局,我们省的长河石油基本上以一个特例的形式存在,……”
  
  “所谓特例,其实就是在国内大格局已经确定,难以有实质性根本性的改变下,我们长河能源如果不能另辟蹊径,那么未来的局面会越来越严峻,甚至可能日趋没落,其原因我分析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中央掌握的国内资源支配权决定了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会在未来占据绝对主导地位,长河能源很难与它们竞争,……”
  
  “第二,资本优势,有着中央支持的三大企业可以轻易获得低成本资本支持发展,长河能源无法与其匹敌,……”
  
  “第三,政策优势带来的渠道垄断权,就目前来说,这一点由于国内能源体制改革尚未进行,所以还有一线生机,但流出来的时间不多,……”
  
  “不过我个人看法,这里边也还有一些变数,比如,我国正在力求加入TO,这个大势不会改变,那么加入TO就势必要在原油和成品油的批发和零售商放开,但我个人认为中央可能会以一些其他壁垒形式来进行反制约束,形成过渡期,否则如埃克森、BP、雪佛龙、壳牌等国企油气巨头一旦进入国内市场,将会是灾难性的,这个过渡期有多长,力度有多大,取决于我国能源行业的形势变化,……”
  
  沙正阳如数家珍,无论是对国内油气行业形势和国外产业发展趋势,还是对国内政策走向,都娓娓道来,有如政策制定者一般。
  
  周远望若有所思,王云祥则微微皱眉,而其他常委们则有的眯眼沉思,有的抚颌凝神,有的则用着笔在纸上偶尔记录着什么。
  
  “归根结底,我认为我们长河能源面临着内忧外患,要解决我们长河能源集团的未来发展问题,尤省I长和钟总经理与我有一些观点看法,……”
  
  “从内部来说,第一,国企改制势在必行,企业办社会严重的形成了资源浪费,并加重了企业负担,需要尽快解决向地方政府移交社会这一块;第二,裁汰冗员,减员增效,加强科技研发,精简成本,……”
  
  “从外部来说,第一,解决油源问题迫在眉睫,长河石油面临的国内油源枯竭问题会越来越突出,事实上未来中石油中石化也一样要面临这道难题,而且国内开采环境恶劣带来的成本不断攀高也会对企业效益形成挑战,所以走出去战略必须要加速推进,而且力度要大,……”
  
  “第二,销售渠道终端网络会越来越成为制约一家企业发展壮大的瓶颈,我们必须要抢先出击,彻底破解这个短板,将沿长江经济带的各省市纳入长河能源市场体系这是基本要求,也是长河能源未来生存的基础,……”
  
  谈到这个问题上时,所有常委的目光都已经放在了相关方案的具体介绍上,这一点也应该是最吸引大家注意力的。
  
  和各省组建销售公司,分享销售利润,这一步迈得很大,但这是在用空间换时间,抢先布局,为长河能源的两大炼化企业控制市场。
  
  “第三,夯实资本实力,为企业扩张提供足够支持。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意见是随着国际国内形势变化,尤其是前苏联的解体带来的巨大机遇期,俄罗斯的私有化和中亚国家经济困境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难得机遇期,我判断这个机遇期时间不会太长,尤其是俄罗斯这样一个大国,只要有一个强力人物在政坛上站稳脚跟,势必要纠正一些过激政策,所以机遇一闪即逝,我们必须要以多渠道筹集资金,抓住这个机遇期为我们长河能源赢得资源储备,……”
  
  王云祥有些忍耐不住,笑着举了举手,沙正阳打住话头,望向王云祥。
  
  “周书记,我打断一下,实在有个问题想要问一问。”王云祥也觉得有些不妥,不过内心疑问不问出来,实在不舒服。
  
  周远望也含笑点点头。
  
  “正阳,你提到俄罗斯石油资源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私有化,是我们长河能源的机会,我原来在商业部工作,这一块也有所了解,你有一点也说得很准确,那就是现在俄罗斯私有化政策过激,也引起了俄罗斯本国国内一些势力的不满,一旦有强力人物上台,可能就会改变这种政策,那么就算是我们在这个机遇期获得了一些石油资源,但以俄罗斯国内政治风格,恐怕也还会通过各种手段来‘解决’这类问题,我说的手段,是指非正常手段,……”
  
  王云祥的话说到了点子上,其他人对这一点还有点儿似懂非懂,但沙正阳却很清楚,前世中尤科斯公司就是一个典范,同样英国BP在俄罗斯油气行业中前期大获成功,但后期一样饱受折磨,这都和俄罗斯国内特殊政治气候有关系。
  
  “王高官我明白您的意思,俄罗斯的政治环境特殊,营商环境恶劣,政策变化风险大,但是其丰富的资源却让人难以拒绝,也正是因为其复杂多变的环境,才使得欧美国家油气企业不太愿意进入俄罗斯,或许这恰恰是我们的机会,当然我的设想是要想在俄罗斯谋取油气资源,我们不能单打独斗,那样风险太大,而应当考虑寻求更多的合作者,而且应当是不同身份不同地域不同角色的合作者,比如既要考虑俄罗斯本土的实力派,也要吸引来自欧美的同行,还可以拉俄罗斯的盟友国家的合作者,这样可以在未来俄罗斯政府在有意不按规则行事时认真考虑这种不按规则行事可能带来的政治、经济、法律风险和代价。”
  
  王云祥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的点点头,沙正阳的解释有一定道理,但是这其中如何操作却相当考较执行者的眼光和能力。
  
  见王云祥没有再发问,沙正阳也舒了一口气,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有专业性,一般人不容易理解,俄罗斯的特殊国情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除了一些对俄罗斯有相当了解的人士,很多人是看不清其中风云变幻的。
  
  “除了俄罗斯外,中亚国家,比如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以及其他一些现在还不属于主要石油出口国的国家,只要条件允许,我们都要考虑尽快进入,这就需要大量资金,……”
  
  “我们的看法是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来筹集资金,比如长河石油上市,即可以考虑在沪深上市,也可以考虑到香港上市,另外也可以定向邀请入股长河能源,比如交通部部属企业,像中国海洋运输集团公司,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公司,路桥集团……”
  
  沙正阳的这一番话一出来,立即让一干人又是眼睛一亮,“正阳,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有两层,第一,像中国海洋运输集团公司和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公司这些企业本身就是油耗大户,邀请其入股,可以稳定下游客户,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可能各位领导都注意到了,目前高速公路建设日新月异,已经日益成为道路运输的中坚力量,而高速公路封闭的模式也决定了其在加油站的设置上拥有关键决定权,而交通部作为高速公路的主要投资者,如果能够邀请其直属企业成为我们长河能源的股东一员,那么未来的高速公路加油站点建设,我们长河能源是不是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事实上,我的想法还不仅仅只局限于交通部,铁道部其实也可以纳入进来,我们未来在原油和成品油运输上依赖铁路甚多,像铁建这一块同样也是耗油大户,我们一样可以形成双赢格局,……”
  
  异曲同工!
  
  和沙正阳提出的与沿长江各省市国资入股如出一辙,一样是要把这些单位结成利益共同体,而一旦遍及全国的高速公路加油站首选长河石油,那意味着什么?!
  
  同样和铁道部成为了“一家人”,那么在油品运力调拨上,又会获得多少先机和优势?
  
  无论是周远望还是王云祥,亦或是韦庆良、李铭、尤万刚等人都忍不住鼓起了掌。
  
  此处应有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