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节 主要领导的态度

第五卷 第一百三十节 主要领导的态度

尤万刚迈着沉稳的步伐踏入王云祥的办公室时都还一直在思考,如何来把这个话题拉WWw..lā
  
  长河能源集团的情况不佳不是秘密,两位主要领导都分别进行过调研,也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而且明确希望长河能源集团要抓住时机促成转变,把企业打造成为全省第一个世界五百强企业,让企业成为整个中西部地区企业的标杆。
  
  当然这个中西部国有企业是指央企之外的企业,但在尤万刚看来,事实上省委省政府是涵盖了所有包括央企在内的中西部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非国有企业,省委省政府认为长河能源集团有这个实力和能力。
  
  不过尤万刚同样也知道两位主要领导在调研之后也都放低了调门,他们也注意到了长河能源集团的核心支柱——长河石油面临的具体困难,而一旦长河石油出了状况,那么长河能源集团恐怕就会得大病了。
  
  正因为如此尤万刚这一年多来,一直到长河能源集团组建之后都有些心神不宁,甚至连鬓间白发都多了几根。
  
  钟广标的确很敬业,但是钟广标毕竟才来,熟悉情况要一个过程,之前他还有些遗憾朱汉生和谢福才不能接任省委省政府安排了一个外来人,但现在他更有些后怕。
  
  若真是让这两人来接班,只怕局面还要不可收拾一些,这两个人已经习惯了安逸优裕的生活,已经不具备那种挑战困境坚韧不拔的信念和决心了,这一点他是越来越看得清。
  
  省委省政府在这一点上比自己看得清,难怪茅向东在和自己交换意见时开诚布公的表示朱汉生和谢福才都不适合,二人缺乏担起这样一副重任的魄力和毅力,而且工作激情已经不足了,这位组织部长看人还是比较准的。
  
  “省i长,我来了。”尤万刚被王云祥的秘书引入办公室,很快秘书便把茶泡了上来,然后悄然退下。
  
  “万刚来了,坐,有关于长河能源的重大事项要说一说?很急迫?”王云祥之前接到尤万刚的电话,本来有一个会议,他都临时推了,专门等到尤万刚过来。
  
  长河能源是省里确定的未来冲击世界五百强的种子选手,之前他和周远望都还是满怀信心的,但是在调研完长河能源集团,尤其是是长河石油之后,周远望和他心情都有些沉重。
  
  情况并非想象的那么好,或者说现在的长河石油更像是强撑着局面,未来几年里如果长河石油找不到一条打开局面的出路,情况可能会更严峻。
  
  在长河能源集团班子的调整上省里也是煞费苦心,钟广标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而鲁同浩也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两个人家加上来自原来长河石油和伊泰煤业的几个人搭班子,也算是相对较为平衡了,但看起来这半年的局面还没有彻底打开,这可能还是和长河石油那边有很大关系,这一点上尤万刚有责任。
  
  当然不是说尤万刚有什么问题,而是长河石油尤万刚的烙印太深,现在他还兼着长河能源集团党委i书记、董事长,难免会让钟广标有些施展不开,而且长河石油那帮人也难免有些不太服管。
  
  当然这样一个大型企业集团重新组合起来,的确需要尤万刚来坐镇一段时间,这很有必要,这也是周远望和他的一致观点。
  
  钟广标要把这样一个大的企业集团梳理顺,需要时间,也要一个过程,这一点上周远望和王云祥都有思想准备。
  
  只是长河石油的情况不佳,还是让周远望和王云祥都有些担心,这样一个代表着汉川省国有企业的标杆企业如果没几年就陷入困境,那就真的是在打本届汉川省委省政府的脸了,这是不能容忍的。
  
  “哟,万刚还带着这么厚一叠资料,看来是真的有故事?”王云祥开着玩笑,打趣道。
  
  王云祥对尤万刚还是比较倚重的,尤万刚在企业深耕数十年,性格强硬坚韧,做事有一股子狠劲牛劲,王云祥很欣赏对方这一点。
  
  “嗯,省i长,您别说,还真的有故事,而且很有意义很有新意的故事,说实话,这两天我觉都没怎么睡好,就是在琢磨这个事情,本来早就该来向您和远望书记汇报,但我琢磨着我自己还是得有一些自己的考虑和想法才行,所以这两天我的心思都在琢磨研究这个事情上。”尤万刚坦然道。
  
  “哦?!”王云祥吃惊之余也大为感兴趣,“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淘神?”
  
  “省i长,您对沙正阳还有印象么?”尤万刚没有回答王云祥的问题,却问了一个问题。
  
  “沙正阳?”王云祥一愣之后,随即笑起来,“有印象,当然有印象,而且印象还很深呢,我在广州参加广交会,这个年轻人在广州搞招商引资推介,给我上了一课,很有见解想法的年轻人,很优秀,前年底和去年,一次我去宛州考察调研,一次是周书记和我一道陪首长视察,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出类拔萃啊。”
  
  “难怪,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尤万刚点点头,他知道王云祥对沙正阳印象不错,“去年国庆的时候,广标向我推荐沙正阳,希望把沙正阳调到长河能源来帮他,当时我不太了解情况,所以没表态,但春节的时候广标又和我说起,我也考虑到广标新到集团公司,而且身边也没有一个熟悉的人,这么大一个企业,有些时候的确不太方便,也初步同意了,只是还没具体来办,没想到这一个沙正阳却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让我大开眼界。”
  
  “哦?给你上了一课,让你大开眼界?”王云祥乐了,“万刚,看样子,你有点儿触动很大的感觉啊,你这一说把我的好奇心都给勾起来了,说说,什么情况?”
  
  “嗯,这有一份资料,嗯,这是沙正阳做得一份方案,我觉得很有意思,很有创意,当然内里具体细节还有待于商议,但这个方案我觉得立意高远,如果真的能够按照其付诸实施,长河能源或许真的能不负省委省政府的重托呢。”
  
  尤万刚这番话就有点儿重了,王云祥知道尤万刚不是那种喜欢大言的人,他能这么说,足见对这个所谓的方案是如何看好。
  
  接过资料,王云祥立即就认真阅读起来。
  
  很快他就看完了资料,而且还注意到这些资料一些数据也注明了来历是美国jp摩根公司和英国bp石油公司。
  
  王云祥面色如古井不波,看不出多大变化,但尤万刚相信他看完这份资料应该明白这份资料意味着什么,他是商务部出来的人,对国外这类并购事宜并不陌生。
  
  果不其然,王云祥在看完这份资料之后甚至都没有马上去翻阅那份方案,而是返回去,重新把资料中的有几页细细再品读了一番,这才合上。
  
  “嗯,资料如果注明的出处属实的话,这个项目很有点儿意思,一个是英国bp石油公司,一个是美国jp摩根,英国bp收集阿克纠宾石油公司的资料我能理解,可注明出处的地方更多的是jp摩根方面,这是什么意思?jp摩根在为某家石油企业作并购前的尽调?他们打算为这家企业融资?是我们国内的?中石油?”
  
  王云祥的商业嗅觉很灵敏,就这么几下就嗅出了其中的不寻常味道。
  
  “不,省i长,这个资料虽然主要是来自jp摩根,也和中石油有些关系,应该是jp摩根在为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另外一桩业务做牵线搭桥,但没有成功,而这个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也应该是jp摩根的一个业务范围,只不过正好沙正阳的一个朋友在jp摩根燕京办事处,算是这桩业务的具体经办人,所以沙正阳从他这个朋友那里获得了这些资料,他觉得很符合当下我们长河石油的需要。”
  
  尤万刚的解释没有让王云祥感到多少意外。
  
  既然钟广标有意让沙正阳到长河能源来工作,肯定多少也和沙正阳透露了一些消息。
  
  沙正阳这个人本身能力就很突出,工作主动性很强,所以这种情况下对这方面的消息很敏感也很正常。
  
  “万刚,沙正阳这个年轻人的确很有些能力,我接触过几次,一次比一次成熟,每一次都能让人有些意外,只不过我也没想到他还没进长河能源,居然就能介入得这么深,还拿出了这样一个海外并购的构想出来,的确不简单啊。”
  
  王云祥的态度让尤万刚心里更踏实了许多。
  
  这说明对方对这个海外并购的构想并不抵触。
  
  当然,处在王云祥的位置上,不可能马上就会表态如何如何,而只会给予一些指导性的意见,要等到更详尽的资料和可行性报告出来,才会明确态度。
  
  有这样一个态度就足够了,最起码先期工作可以开展起来了,时间很紧,容不得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