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一百零三节 好为人师

第五卷 第一百零三节 好为人师

沙正阳来之前就一直在考虑贝一河的事情,他也想到了杜大伟委托楚天澜来的意思。
  
  裕城是人口大县,未来也会是宛州的一大发展方向。
  
  因为裕城地理位置很重要,地处东北角,正是宛州进入中原地区的一个重要通道,规划中的中宛高速将会成为汉东地区进入中原地区的主要通道,而裕城正好处于这个咽喉孔道上,一旦这条高速公路建成,那么裕城的投资环境将会得到极大改善。
  
  裕城历来和中原地区联系较为紧密,与平原省几个地市紧邻,受中原文化影响很大。
  
  贝一河被安排到裕城担任县委副书记,也能看得出来宛州市委的一些考虑。
  
  贝一河在市委政研室工作的表现颇为不错,之前无论是钟广标还是明永昌对贝一河都很看好,认为贝一河为人踏实,作风严谨,口碑也很好,到裕城工作可以有力的帮助初到裕城工作不久的杜大伟打开局面,同时也能让贝一河在经济工作上的想法意图为杜大伟作为参考。
  
  只不过贝一河是作为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下去的,算是第三把手,如何既要体现组织意图,协助杜大伟开展工作,又要通过这两年的工作更好的展现自己的能力,这很考验人。
  
  所以当费璐向沙正阳提出问题的时候,沙正阳就在考虑贝一河的定位问题。
  
  毫无疑问,包括贝一河自己大概都是把自己定位为作为市委下派去锻炼两三年,然后再回市委找个合适位置解决正处级,或许市委也的确是这样考虑的,不过这并不代表事情一定会是这样发展,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往往可以改变一切,沙正阳不认为就必须要按照这个路径来走。
  
  如楚天澜所说的那样,贝一河的成长速度也很快,有句话说得好,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沙正阳觉得如果贝一河始终把自己定位为杜大伟的助手帮手,停留在一个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角色上,那么他在经济工作上的强项反而会被掩盖,如果他能在选好定位同时又不失时机的主动出击,那么或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裕城县长张文昭是土生土长的干部,从乡党委I书记、档案局长、林业局长、财政局长、副县长、县委副书记这么一步一步干上来的,已经五十出头,无论是年龄还是文凭乃至表现都不具备多少优势,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人熟地熟。
  
  沙正阳和张文昭也打过两次交道,此人最大爱好就是喝两杯然后玩牌,但是玩得很小,不属于那种嗜赌如命的角色,论工作也过得去,不显山露水,但也不会落到后边儿,属于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安于现状的。
  
  宛州市委在对裕城县委班子进行调整的时候,书记易人,但张文昭继续在县长位置上继续留任,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微妙的安排。
  
  加上县委办主任和也是从外县安排来,常务副县长是从香城调来,张文昭大概自己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怨气不小,已经有些消极怠工的动作出来,这也才让杜大伟颇感头疼。
  
  现如今如今县委副书记也从市里过来,只怕下一步工作中的矛盾会更突出。
  
  沙正阳认为这恰恰应该是贝一河的机会。
  
  作为县委副书记,如果你只是一味的做好自己现有本职工作,那么恐怕两三年后回市委也未必能马上就给你解决正处级职务,而且就算是解决,恐怕也会是冷门偏门诸如保密局、机要局、史志办这一类的地方,你如果要想不在这类冷门偏门位置上待下去,你就得要在现有职位上有所作为。
  
  当沙正阳把这个意思阐述出来之后,贝一河费璐两口子都有些震动和触动,而常磊姚莉两口子则是点头认同。
  
  “正阳,你的意思是……”贝一河不笨,沙正阳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只是有些下意识的胆怯。
  
  “没错,我的意思就是要坚定的履职到位,维护组织的权威,同时也要审时度势,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主动的融入到全县的工作中去,不能拘泥于所谓自己的分管工作,必要时候要展示出自己全方位的工作能力。”沙正阳坦然道:“有人消极怠工,有人畏首畏尾,有人当和尚连钟都撞不响,甚至不想撞,那么自然就该有人站出来,这个世界离了谁都要转,那就是你的机会。”
  
  不需要说透,贝一河既然要去裕城,肯定也是做过一番了解的,沙正阳的建议或许他没想过,但是一旦点透,那么贝一河的思绪立即就发散开来。
  
  他领会到了沙正阳隐含的言外之意,不要拘泥于县委副书记的角色定位,而应当更具有主观能动性的开展工作,尤其是关键时候。
  
  见贝一河嘴唇微动,但是却没有说出声来,沙正阳端起酒杯,抿了一大口,也不多说,再说多了,反而会让贝一河多几分压力了。
  
  “莉姐,你也打算就一直在政法委里边待下去?没考虑过下区县?”沙正阳借着酒意,话语略多,“磊哥就不说了,专业性太强,而且他的性子好像也更适合在公安队伍里干,你不一样,我觉得也许你跳出政法圈子,前景更好。”
  
  “哟,今天正阳你的话可够多,也替莉姐都安排了?”姚莉心思微动,“只可惜莉姐担任正科级的时间太短,还不到两年,另外冀书记那边也不好交代吧。”
  
  要说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假话,从检察院到政法委,这个坎儿迈出去,姚莉其实就已经在考虑再跳一步,直接走出政法系统了。
  
  她是学法律的,走党政体系并不受影响,甚至更受欢迎,加上她有文凭有工作资历,可以说,各方面都很具优势。
  
  “冀书记那里倒没啥,你要高升,他肯定支持,不会挡你的路,不过你说的正科级还不到两年的确是个问题,但莉姐你也要把视野放宽一些,如果有机会就要及时把握住,我听说团市委有意要选一名副书记,嗯,暂时不解决职级,而要试用一年,一年后视表现来定,因为这种试用也算是一个新的尝试,所以很多人都还在观望。”
  
  这个消息是年前沙正阳到叶和泰那里去拜会时无意间谈到的,因为这也是一种有点儿近似于之前沙正阳他们在经开区时搞的那种公开竞聘模式,所以叶和泰才提到,说这是省委组织部和团省委的一个尝试。
  
  沙正阳觉得这对于姚莉来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试用一年,那么姚莉任正科就接近三年了,如果只是差那么几个月时间,可以回旋的余地就比较大了,拖上几个月,到满三年之后再来正式任命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具体情况如何,那还要看情况而定,但这毕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哦?”姚莉眼睛一亮,“正阳,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试一试?”
  
  “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的,因为据说这个试用人选并没有特别要求,只是要求是正科级干部,并未说必须要任职两年以上的正科级干部,所以不妨去问一问,如果没有这个限制的话,这个机会就很难得了。”沙正阳点点头。
  
  姚莉下意识的就想给组织部的熟人打电话,但是想到这还是大年初一晚上,实在有些太唐突,最终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常磊也看到自己妻子坐卧不安的模样,苦笑着摇摇头:“正阳,你这是来帮忙呢,还是来添乱啊,吃顿饭,你也得把两家人都折腾得人仰马翻才高兴?你看看老贝和费老师心神不宁的样子,再看看你莉姐如热锅上蚂蚁的模样,你就不能消停点儿?”
  
  “你们都消停了,就我一个人该忙?那哪儿行呢?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沙正阳借着酒意吊着嗓子来了这么一句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这《甲方乙方》可还没影儿呢,这句经典之语怎么就从自己嘴巴里冒了出来,这不得要出事儿么?
  
  一阵冷汗冒出来,但沙正阳很快就回过神来,不就是一句话而已,真要有啥毛病,也记不清《甲方乙方》是啥时候拍摄的了,干脆就找个机会把这个桥段托人带给这个剧组,没准儿还能证明自己在这方面也很有天分呢。
  
  的确沙正阳这句并不怎么应景的话并没有引起在座的几人注意,也就是觉得沙正阳的腔调儿有些古怪,什么地主家没有余粮和大家被他给折腾得心乱如麻并没啥联系,所以话题很快就还是被拉回到了正题上。
  
  沙正阳发现自己也是自寻苦吃,这给了他们建议,那么接下来就得应对他们的问题轰炸,对于他们来说这都是天大的事情,如何能实现目标,达到目的,只有沙正阳这个始作俑者心里最有底儿。
  
  他也只能耐着性子不厌其烦的帮他们分析问题评估形势,他这个时候深刻领会到好为人师这事儿真不能随便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