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九十六节 我也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啊

第五卷 第九十六节 我也想低调,可实力不允许啊

    深吸了一口气,沙正阳慢慢走到汽车旁,但却没有上车。
  
      1月的宛州室外气温很冷了,但他此时的心境却是如滚沸翻腾的开水,澎湃涌动。
  
      是该走了,但那该是春节后的事情了,还有几天就是春节,这一班岗他会站好。
  
      今年收官也该是一个豹尾,真阳的财政收入也迎来了一个很完美的增长,当然,真正要见到效果,还要看97年和98年,当几大项目都全数投产,并且产能也都能全部释放时,带来的税收增长才会呈现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曲线。
  
      不过即便是这样,今年也该给全县干部职工们一个美好的回报了,年终奖金毫无疑问真阳会在全市拿到第一档,并不输给经开区和东峡,甚至犹有过之。
  
      对于全县普通干部们来说,最直接关乎利益的还是年终奖金的发放。
  
      宛州全市十县二区情况大相径庭,由于发展不平衡,各区县干部在工资上差距不大,但在各种地方性的津补贴和各种奖金上差距却比较大,尤其是奖金。
  
      经济发达的区县,工作成绩就突出,那么获得省市的各类表彰奖励自然就多,那么各种单项奖就多,一个单项奖,经济类的可以达到四五百,而非经济类的则根据情况一百到两百之间,那么有时候几个单项奖累积下来,或许就能上千元。
  
      同样各类单项表彰奖励多了,那么积累到了年终考核时,这个区县的综合得分自然就高,那么年终的综合奖,统称年终奖肯定就是第一档,而第一档和第二档,第二档和第三档的差距就更大了。
  
      所以这种各类单项奖和年终奖合计起来,像东峡这类区县在前两年于诸如丹镇、临河、桐山这类穷县相比,差距甚至有三倍之多,像东峡县94年年终奖和单项奖加起来就已经有三四千了,而桐山、临河这些县份年终奖和单项奖甚至连一千块都不到。
  
      像今年,真阳县各类经济指标和数据都超越了东峡,只有在GDP总量和财政收入总量上不及东峡,但其增速都大大超越了东峡,所以真阳县的综合奖当之无愧排在第一。
  
      按照市里边评比打分下来,真阳县干部年终奖一次就可以拿到接近五千元,而如果把整年度拿到的各类单项奖加起来,一个真阳干部全年奖金能拿到超过九千元。
  
      这在96年已经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目了。
  
      而诸如桐山、丹镇这类县份,恐怕一般干部全年连三千块钱奖金都够呛。
  
      沙正阳出来有些晚,夏侯通和他打了招呼先走了。
  
      估计他也要好好平复一下情绪,任务已经完成,沙正阳演了一场无比精彩的大戏,但他这个县委I书记出彩度却有限,下一步他要考虑如何来挽回这一局。
  
      哪怕他和沙正阳的关系因为各种因素一直处得不错,但是在这种情形下,估计短时间内都很难恢复到最初的那种默契状态下了。
  
      如何重新定位二人之间的关系,重建平衡和默契,这是摆在夏侯通和沙正阳面前的一道题。
  
      是一道题,但不是一道难题。
  
      沙正阳自己的心态摆得很端正,既然没打算呆多久,既然该表演的已经表演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已经做了,只等合适的时机就离开,那又何必再去计较太多?
  
      停车场的车都在陆陆续续离开,没剩下几辆了。
  
      旁边一辆进口本田雅阁开了出来,不同于桑塔纳2000的引擎声,沙正阳瞥了一眼,应该是东峡的车。
  
      不出所料,后窗玻璃滑下,郑国忠的圆脸和梳理得很光生的分头露了出来,“正阳,还没走?”
  
      “嗯,正准备走。”见是郑国忠,沙正阳笑了起来,“你也刚出来?”
  
      “嗯,叶书记找我说了点儿事儿,耽搁了一会儿。”郑国忠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示意司机停车,自己跳下车来,“要不咱们走一圈?”
  
      沙正阳有些讶异,但没有犹豫,点点头,“好啊,早就想和国忠书记好好聊聊了,正好今天天气不错,走走。”
  
      天气并非不错,寒风凛冽,但时机却不错。
  
      此时的沙正阳心境很好,不仅仅是因为获得了高层领导的肯定,而是因为完成了最后一场表演,已经问心无愧,剩下的一些细枝末节工作,已经无足挂齿了,他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从宛州宾馆大门出来就是忠义路,这是一条老街改造之后拓宽的街道,也算得上是靠近市中心最繁华区域的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
  
      所以处于这里的宛州宾馆虽然越来越有跟不上时代的架势,但是起码在现在,仍然是宛州的头号门脸,首长和省里来的领导们今天都下榻这里。
  
      “国忠书记,东峡出干部,你到东峡,按照惯例,下一步东峡很快又会出一个副厅级干部了。”沙正阳笑着祝贺。
  
      “惯例都是被拿来打破的,照你这样可劲儿的折腾,我估计我这个东峡县委I书记就悬了,没准儿就要成为那个被打破惯例的悲剧人物了。”郑国忠也开着玩笑。
  
      “呵呵呵,”沙正阳忍俊不禁,别看郑国忠胖乎乎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涵养却很好,说话也很风趣,“国忠书记,你就这么没信心,难怪叶书记要找你谈话,据我所知,东峡正在实施的大医药战略规划成绩斐然,去年下半年都要好几家颇有发展潜力的医药企业落户吧?汉川医科大学的一个联合实验室也设在了汉东制药集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推汉东制药集团上市?”
  
      郑国忠陡然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沙正阳一眼,咬牙切齿道:“是曲晓伟向你通风报信了?这个‘吃里扒外’的‘叛徒’,我再三告诉她不要在八字没一撇的时候就咋咋呼呼,女人就是天生的八卦嘴,爱显摆!我还在向叶书记推荐她呢,她就这么回报我的信任?”
  
      沙正阳嗤之以鼻,“得了,国忠书记,别在那里龇牙咧嘴了,你那脸上的笑意遮掩都遮掩不住,还通风报信呢,市里边知道这个事儿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吧?我都有小半年没和她联系了。”
  
      “真的都知道了?”郑国忠脸上的得意遮掩不住,但还是有些不忿,“我就知道市里边这些人嘴巴不把稳,我再三和他们交待,请他们嘴下留情,别咋呼,就差发封口费了,看样子浪费口水了。”
  
      “上市是好事,也是凸显你们东峡实力的标杆之作,用得着藏着掖着么?”沙正阳对对方的谨慎不以为然,“对了,曲晓伟表现不错吧,准备让她进常委?当常务副县长,还是组织部长?”
  
      曲晓伟在东峡已经站稳了脚跟,几个大项目的引进她都功不可没,加上她提出来的大医药战略也深得郑国忠的认可,所以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人家表现优秀,能力突出,业绩赫然,作为县高官的郑国忠当然要想办法把对方用在刀刃上去。
  
      “看吧。”郑国忠也只是在沙正阳面前才放得开一些,一般人他很难说这类话题,“看市委的意见。”
  
      “你总得有个方向吧?”沙正阳看了对方一眼,知道对方口风很紧,“不过我个人建议,曲晓伟既然刚在这方面上手,一步到副书记肯定有些难度,但担任常务副县长很合适,如果是当个宣传部长或者县委办主任这一类的就有些浪费了。”
  
      郑国忠似笑非笑的斜晲了沙正阳一眼,“正阳,你可真的是癞蛤蟆打呵欠——口气够大啊,什么叫当个宣传部长或者县委办主任就可惜了?她才担任副县长一年多时间好不好?推荐她进常委也已经是很破格了,你以为都像你?”
  
      沙正阳无言以对,自己好像还真有点儿过于自以为是了,似乎觉得从副县长转任县委常委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也不想想很多人一辈子也就蹲在了副县长位置上难以挪动,像楚天澜那种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国忠书记,我也是从工作出发,曲晓伟的强项是什么,你比我清楚,真要搁在宣传部长这类位置上,真的有些可惜了。”沙正阳只能强调这一点,他觉得郑国忠应该考虑到这一点了才对。
  
      “我知道,但是也得服众啊。”郑国忠叹了一口气,“若真是有你今天这样的本事,别说立即提拔成为常务副县长,我就直接推荐她当副书记,那冯书记、杜市长和叶书记他们也得要点头。”
  
      “别,别,别往我头上栽帽子,我知道我今天犯了众怒了,我认错还不行么?”沙正阳也开着玩笑,摊了摊手,“我也想低调,但实力它不允许啊。”
  
      郑国忠脸上的表情一时间非常精彩,瞪着沙正阳,手指也指着沙正阳,咳了起来,“你小子,还真的是蹬鼻子上脸啊,你知不知道这是踩着咱们的头往上,你吃了肉,甚至连汤水都没给我们留一滴啊,你没见着阴书记的脸都黑出水来了,那么欣赏你的钱书记脸上也都灰扑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