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七十七节 渐行渐远

第五卷 第七十七节 渐行渐远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还看今朝最新章节!
  
  蝴蝶翅膀煽动了很多人和事,起码前世中钟广标既没有到宛州任职,更没有参与组建长河能源集团,而未来的省国投也和钟广标无关。
  
  但今世,一切都变了,长河能源集团比前世提前了一年多时间组建,而未来还会不会和省投资集团合并组建新的省国投都很难说了。
  
  当然,现在的蒋冰雁也也还应该只是一个还在实习的大学生吧?
  
  沙正阳努力的回忆,蒋冰雁是75年出生的人,21岁大学毕业,这么说来现在蒋冰雁已经毕业分配进入省投资集团了。
  
  省投资集团的老总是赵文轩,午间苏伦康的婚宴上,沙正阳才和对方认识,是和钟广标坐在一桌的,和钟广标也还算熟悉。
  
  见沙正阳有些出神的望着另外一边儿,钟广标也有些奇怪,搭眼一看,才看到是两个女孩子在斜对面用餐,其中一个姿容精致,打扮入时,颇为耀眼。
  
  钟广标禁不住笑了起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正阳,是不是打算上去自我介绍认识一下?”
  
  沙正阳也没想到钟广标也会有如此幽默的一面,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不是,就是觉得像是一个认识的人。”
  
  “能不能别用这么老的套路?我这个年代的人都不用了,想要追求就大大方方上去,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钟广标喝了一口罗宋汤,撇撇嘴。
  
  沙正阳看了一眼钟广标,点点头,起身道:“钟书记说得是。”
  
  在钟广标有些惊异的目光注视下,沙正阳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然后微微躬身,“请问两位是汉大的同学么?”
  
  两个女孩都讶异的看着沙正阳,还是蒋冰雁大方,点点头:“嗯,是,不过我们俩已经毕业了。”
  
  “不知道蒋守奎教授现在还好么?”沙正阳嘴角的笑容很温和,加上他沉稳的气度,的确很容易赢得人好感。
  
  不过他的话一出口,立即就引来了另外一个微胖女孩的笑声:“喂,你比我们高很多届吧?这种勾搭女孩子的手段早就过时了,冰雁早就见过无数遍了,你就不用再在这里徒费心思了。”
  
  蒋守奎就是蒋冰雁的父亲,也是后来汉大经管学院的院长,其实并没有教过沙正阳。
  
  不过蒋氏父女都很有名,蒋守奎是以学术风格幽默大气出名,而蒋冰雁自然就是以外表姿容妍丽性格孤傲冷淡和学霸著称。
  
  而且她之所以出名还是因为她本来被保送读研,但是却拒绝,最终直接选择了工作,并且也创造了汉大毕业生中女性的一个历史记录,只用了18年就走上了副厅级岗位,42岁就荣升正厅级干部,成为汉大毕业女生中的知名校友。
  
  前世中同是汉大校友,蒋冰雁要比沙正阳名气大得多。
  
  蒋冰雁冷冷的扫了一眼沙正阳,应该说沙正阳的外表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沙正阳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度,让人一眼就能感觉到对方器宇不凡。
  
  但蒋冰雁也只是点点头,“我爸身体很好,谢谢关心。”
  
  多余的话没一句,这已经是法外开恩了,连胖女孩都很惊讶,平常这位闺蜜可是连多余一个字都懒得说,甚至直接把脸扭到一边儿去的。
  
  沙正阳浅笑了一下,点点头,转身离开。
  
  这位前世的前妻就是这种性格,甚至当初在单位里背后都有人说她是冰山女神,独身主义者,对异性几乎没有多少好脸色,一直到后来和自己结婚之后,这种说法才慢慢消失。
  
  微胖女孩大概也没有想到沙正阳这么干脆俐落的就转身离开,反倒是有些好奇:“喂,你就没打算多努力一下?我看你条件不错,也许有机会呢?”
  
  “嗯,本来我只想认识一下,但看样子很难,所以我知难而退算了。”沙正阳笑着道。
  
  “迎难而上才是男子汉该做的吧,你就这么没自信心?”微胖女孩逗乐着沙正阳。
  
  实际上沙正阳认识这个微胖女孩鲁劲松,一个很男性化的名字,前世中蒋冰雁这个闺蜜一直和蒋冰雁保持着很密切的关系。
  
  这个胖女孩很开朗浪漫,后来干脆辞职去了丽江开个性化酒吧,再后来又去了乌镇,最后去了日本北海道开民宿,和蒋冰雁完全是两种生活态度的人,但并不影响二人的关系。
  
  “人贵有自知之明嘛,既然对方毫无此意,那在纠缠就没有意义了。”沙正阳其实也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感触之下,来到面前,哪怕说几句话,也算是了却一份缘分。
  
  沙正阳很有风度的离开,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人生本来就是如此,相遇也是有缘,但日后会如何,那也许就是命运安排了。
  
  *******
  
  10月5日,沙正阳乘机飞抵中州。
  
  和曹清泰约好了见面,顺带也就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向曹清泰汇报一下。
  
  担任了省政府秘书长之后,曹清泰显然更为忙碌了,只给了沙正阳半个下午的时间。
  
  不过沙正阳很满意了。
  
  曹清泰颇受黄绍棠的看重,省政府秘书长这个位置很大程度就是统筹协调的作用,其分量可想而知。
  
  “汉川省组建大型企业集团这一步还是走得很具前瞻性的,中央正在酝酿国有企业的改革和整合,尤其是石油行业和电力行业,几乎覆盖了整个能源行业,但如何改,设定的目标,这些都还没有明确,汉川省先走这一步,有一些风险,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曹清泰的会客室里很宽敞而清静,专门给办公室里交代了,腾出两个小时来见这个老部下。
  
  “但整合的难度很大,国企固有弊病很多,说句不客气的话,内部山头派系林立,小圈子比比皆是,比地方上还要浓厚。”沙正阳摇了摇头,“钟书记去了之后都瘦了一大圈,估计不是身体累,是心累。”
  
  “哪里都免不了。”曹清泰叹了一口气,“我们赶上了一个改革大潮涌荡的时代,很多事情都是以前从未遇到过的,都要摸索着前行,钟广标想要招揽你去也是想你的开拓性发散性思维能帮助他在破解一些难题上找到灵感和思路。”
  
  “秘书长,您赞同我去?”沙正阳目光闪动。
  
  “从目前来看,中央对年轻干部的培养越来越重视,对年轻干部的培养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要求在基层工作经历,要求多岗位锻炼,要求一定学历,要求政企经验丰富,尤其是多岗位锻炼其实也就是要求各地在培养年轻干部上要让他们在各个不同的环境下工作锻炼,你在东方红集团的工作经验很重要,都还不够,国企锻炼这份资历对于未来进入更高层面,比如厅级甚至高官领导岗位工作十分重要。”
  
  曹清泰没有直接回答沙正阳的问题。
  
  “而且长河能源集团新组建肯定存在很多问题,这是一个很难的锻炼机会,而且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搞企业很有想法,交给你这样一个盘子,也许就能创造出更令人心动的奇迹呢。”
  
  曹清泰的鼓励让沙正阳忍不住大笑起来,“秘书长,您可真看得起我啊。”
  
  “正阳,不要妄自菲薄,我相信林春鸣和钟广标这么欣赏你看重你,恐怕不是因为你能说会写思路宽阔这么简单吧?”曹清泰正色道:“不管你选择什么,我觉得到国企锻炼打磨极有必要,特别是去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企业和岗位,更有意义,至于说你在真阳这边的工作,我赞同你花一些时间来把有些工作告一段落,有始有终,真的能播下几粒种子,也让宛州让真阳打上一点你的印记,也是好事。”
  
  曹清泰终于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去国企很有必要,不但可以获得一个快速晋升的机遇,更重要的是这段经历对于未来的发展很关键。
  
  另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但曹清泰没说,国企中资源一样很丰富,尤其是和省里的各经济部门联系很紧密,在国企中工作两年,能极大的增长见识,丰富人脉。
  
  曹清泰的意见坚定了沙正阳的想法,走,固然要走,但是也该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再走。
  
  乡镇企业改制值得做,沙正阳准备在这几个月里好好把这项工作抓一抓,同时也要有针对性培育几家日后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趁势而起的种子企业来。
  
  老盛丰算是一家,还有几家也还是很有看点的,关键在于落实,并帮助它们摆脱现在面临的困境。
  
  从中州飞回汉都的飞机上,沙正阳就一直在思考。
  
  他有一种感觉,去了长河能源集团,或许自己未来的路径会出现一个很大的偏离,或许像最初设想的那么轻易重新回到地方上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是你在国企干出一番成绩之后,受到领导赏识就能回地方上,甚至可能是你干得越出色,在国企里边就越难脱身。
  
  当然,并不是说在国企干就委屈了自己,只是和自己最初的设想有些偏差了,但未来的事情,谁也没法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