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七十六节 意外相逢

第五卷 第七十六节 意外相逢

面对钟广标的延揽,沙正阳无法拒绝,但是他内心却又有些纠结。
  
  刚到真阳一年多时间,很多工作都还没有真正打开局面,这么离开,他做不到。
  
  再说了,夏侯通刚来,自己就走,肯定也会给宛州市委和上级组织留下一个不太好的印象。
  
  虽然说自己这一离开返回宛州的可能性很小了,但他还是不愿意留下一个不佳的印象,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期来处理各种事情,应该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方案。
  
  另外他也想看看林春鸣的嘉州那边,一旦嘉州直辖,肯定也会有很大的人事变动,或许也有机会。
  
  说来说去,沙正阳还是都到国企工作有些抵触,不愿意中途转向,但是要让沙正阳就此“荒废耽搁”两年,这又是沙正阳难以接受的。
  
  “钟书记,夏侯书记刚来,我这一下子溜之大吉,不是很妥,另外我也还有两项工作刚刚开始进入攻坚阶段,我想把它们做完。”沙正阳思考了一下才回应道:“一是乡镇企业改制的问题,这项工作我和夏侯书记已经商议过了,也向冯书记和杜市长作了汇报,他们同意真阳在这方面进行试点,我想在乡镇企业改制上做点儿事情,培育起一批未来能够支撑起真阳经济发展的内生性企业来。”
  
  “冯士章和杜国建支持你们真阳对乡镇企业改制试点?”钟广标表示怀疑。
  
  在他看来,冯士章萧规曹随的本事是有的,执行力也还过得去,但是要说自己敢于大胆突破,锐意进取,那恐怕就有点儿自欺欺人了。
  
  至于杜国建,钟广标也有过接触,这人表现平平,在省计委给他的感觉就是熬资历熬出来的,他到宛州在钟广标看来就是省委的一个过渡性举措,但这对宛州毫无益处。
  
  随着林春鸣的离开,宛州的发展势头恐怕又会出现一个缓慢的放缓趋势,钟广标不清楚汉川省委是如何考虑这个问题的,或许是嘉州的直辖让汉川省委有些顾此失彼了。
  
  “钟书记,我知道您的担心,您对宛州还是很有感情的嘛,没准儿哪天就让你回宛州当书记市长呢?”沙正阳笑了起来,钟广标一样对宛州很有感情,所以才会这么关心,“冯书记这个人性格圆滑了一些,但是他认可的事情,还是敢于支持的,至于杜市长,他才来,恐怕也没有太多的精力来过问县里边的具体工作吧?只要夏侯书记支持就行了。”
  
  “阴朝凤不给你们制造障碍?”钟广标冷笑。
  
  这个问题让沙正阳不好回答,他也知道这一点上恐怕阴朝凤要百般刁难,不过他也有应对之策。
  
  阴朝凤不是一个真正坚持原则的人,虽然思想保守,但是却在某些方面一样可以妥协,这一点上他和夏侯通有默契,由夏侯通来负责应对,怎么把阴朝凤的挡在这项工作的门外,让局面不至于失控,夏侯通还是有些手段的。
  
  另外夏侯通能够最大限度的获得冯士章的支持,这是关键。
  
  所以阴朝凤纵然有些不满,但相信这两招,能让阴朝凤不至于在这个问题上兴风作浪。
  
  “阴书记对我有看法没关系,夏侯书记有办法来疏导化解,只要不影响工作就行。”沙正阳摊摊手,“大家都要顾大局嘛,我想国务院洪副总理去了诸城之后对诸城经验给予了肯定,省委市委应该接收到了这个信息,洪副总理来汉川考察的行程一推再推,估计要到12月份去了,现在趁着这个机会把乡镇企业改制做起来,不也算是一篇漂亮的答卷?”
  
  钟广标微微动容,似乎是也想到了某些事情,“这么说冯士章还是很有政治敏锐性嘛,阴朝凤也不至于要去冒天下之大不韪,这倒是一件好事。”
  
  “钟书记,冯书记能当偌大一个宛州市委I书记,岂能连这点儿政治嗅觉都没有?中央抓大放小的战略已经日趋明朗,国营中小企业都要彻底放手,甚至在未来,竞争性领域中,只怕国有大型企业都一样可能要退出,或者混改彻底进入市场,遑论一般的乡镇企业?连这点儿改革的风险都不敢承担,恐怕冯书记这个市委I书记就不合格了,在省领导心目中就要大大失分了。”
  
  钟广标却敏锐的捕捉到了另外一个信息,“你是说竞争性领域国有经济可能要退出?那国有经济未来的定位在哪里?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沙正阳一时间语塞,沉吟了一下才道:“我感觉中国目前经济有点儿像法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方向靠拢,那就是关乎国计民生的资源、能源、金融、航空、军工、核心制造业等关键领域需要由国有经济来掌控,倒不是说你外资和私营经济不能进入,而是主导权应该掌握在国有经济手中,私营经济也好,外资也好,只能是补充,嗯,‘有益补充’。”
  
  钟广标一凛,“都是市场经济了,如何来实现掌控?”
  
  “我的理解是,中央可能会用明确法律政策界限和国有经济自身的发展壮大来实现,当然这中间的尺度可能不好把握,而且也可能会和中国正在经济谋求加入TO相冲突,但我相信中央能够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既能维护国内经济平稳发展,又能让欧美国家接受。”
  
  沙正阳用了一种比较和缓的语气来阐述。
  
  钟广标花了一些时间来消化沙正阳话语中内容的含义。
  
  他越发有些看不穿这个家伙了,这脑子里装的东西简直超出外人想象,也许改造个机会让尤万刚和沙正阳在一起坐一坐,让尤万刚听一听他的观点,这对未来沙正阳的发展也大有好处。
  
  在了解了沙正阳的想法意图之后,钟广标也表示了接受,毕竟沙正阳这么年轻,有些工作也不好半途而废,而且乡镇企业改制肯定也是一个新问题,如果把这项工作做成,也有助于沙正阳在组织和领导心目中加分。
  
  再说了,长河能源集团这边,钟广标自己也还处于一个熟悉和适应的阶段,这个整合过程起码要持续一年左右,到时候沙正阳再来,也能更好的参与到下一步的发展大计中来。
  
  当然前期的工作钟广标也有意先做起来,比如把沙正阳推荐给尤万刚,让尤万刚加深对沙正阳的了解。
  
  晚饭是在喜乐地西餐厅用的。
  
  钟广标和沙正阳都能吃西餐,两个人用西餐,反而能更好的营造出一种谈话气氛。
  
  汉都市的西餐厅越来越多,口味和层次不一。
  
  喜乐地西餐厅还算不错。
  
  当那道靓丽青春的身影从沙正阳和钟广标身边经过时,沙正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眼睛不会欺骗自己。
  
  这怎么可能?
  
  她怎么会在这里?
  
  沙正阳一时间心念百转,是她,蒋冰雁,就是那个楚留香里的姬冰雁那个冰雁。
  
  2015年蒋冰雁和沙正阳也给了沙正阳沉重的一击,让沙正阳彻底断绝对感情的信心,只把心思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他一度以为自己两次婚姻的失败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第一次婚姻,妻子带着孩子移民美国了,所以他在选择第二次婚姻是格外慎重,蒋冰雁就是在这种情形下走入了自己的眼帘中。
  
  蒋冰雁比自己小六岁,比前妻小四岁,据说蒋冰雁在单位上就素以眼高于顶著称,信条就是宁肯不找,要找就找最好的。
  
  2005年的时候,当时沙正阳已经离婚两年了,刚调到津县担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通过人介绍,认识了在省投集团集团总经办担任副主任的蒋冰雁。
  
  认识一年后,二人结婚,2007年,生下一女,而蒋冰雁在和沙正阳结婚之后仕途也迅速起飞,先后担任总经办主任,党委宣传部部长,后来又升任财务总监,2014年担任副总经理。
  
  2017年时,蒋冰雁已经升任省国投集团的的监事会主任。
  
  蒋冰雁也是汉大毕业的,她学的是经管,算是沙正阳的小学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个人最初才能谈得比较拢,后来也才走到一起。
  
  应该说沙正阳对这段感情很珍惜。
  
  尤其是在结婚和女儿出生之后,沙正阳更是对仕途的升迁追求都有些淡了。
  
  虽然不是老来得女,但是已经38岁的他有了一个宝贝女儿,的确很珍爱,加上蒋冰雁在省国投集团集团中工作也比较顺手,工作比较忙碌,经常出差,以至于沙正阳反而有些成了家庭妇男的感觉。
  
  到后来为了给女儿一个好的环境,照顾女儿,沙正阳才找到了桑前卫从津县县委副书记调任汉都市委办副主任。
  
  而省国投集团的前身就是长河能源集团和省投资集团,长河能源集团于2004年进行改组整合,将经营不善的省投资集团合并进来,组建了汉川高官河控股企业集团,2009年更名为省国投集团。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