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六十七节 酒宴上的故事 2

第五卷 第六十七节 酒宴上的故事 2

    赵一善的观点和前世中赵一善的态度如出一辙。
  
      沙正阳有点儿印象,赵一善曾经在接受一次为数不多的访谈中就曾经阐明过自己的观点。
  
      干建筑这一行道,不要指望走捷径,也不要指望能享受,因为作为一个负责的老板,你永远需要在第一线,随时掌握你企业的发展情况。
  
      建筑企业要先发展壮大,只有拼命的接工程,不断的积累经验,不断的打磨资质,靠着金字招牌和真金品质来赢得市场。
  
      赵一善也曾经和沙正阳说过,现在众志建设有着很大短板。
  
      一是非国有企业,天生就会被很多业主戴有色眼镜审视;二是众志建设历史太短,而且又历经几次兼并重整,人家对你还有疑虑;三是众志建设并没拿出几个像样的样板工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现在而今眼目下,就只有埋头苦干,多接活儿,接大活儿。
  
      因为在接盘市三建司之后,众志建设的资质已经具备了承接国内绝大多数建筑工程、公路工程、市政公用工程以及机电工程建设了。
  
      市三建司在负债那么高的情况下,赵一善仍然愿意吃下,不仅仅是因为市三建司的资质问题,而在于从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市三建司一直是汉都市的重点建筑企业,承接了数目众多和种类复杂的各类建设项目。
  
      如果那个时候众志建设拿下了市三建司,东方红大厦也不会花落别家了。
  
      现在赵一善就是依托着东方红的资金支持和从市三建司承接过来的海量人员,疯狂接活儿,他自己也自然是身先士卒,战斗在每一个项目的第一线。
  
      就目前来说众志建设已经是整个汉川省非国有建筑企业中的第一号了,但赵一善显然不满足于此,省内还有几家国字头和省字头的巨擘,他要挑战它们,甚至在将来众志建设还要在全国市场上和更多的巨擘们同场竞技,凭借的就是他这一股子不服气的精神。
  
      见沙正阳一副欣然的模样,赵一善也知道自己的观点赢得了对方的首肯。
  
      实际上他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这位东方红集团的灵魂人物会如此看好自己,从最初的公司被东方红集团收购到后来众志建设成立之后的扩张,一直有这一位坚定不移的对自己支持。
  
      在期间不是没有集团高管对自己的质疑和担心,但据他所知,都是被这一位给毫无保留的支持给否决了。
  
      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搞不明白自己以前是不是在哪一件事情或者哪一个工程上赢得了对方如此大的好感,以至于对方会一直力挺自己到底。
  
      众志建设之所以敢这么近似于疯狂的扩张发展,这背后除了有三建司数千职工的巨大压力外,更得益于东方红集团资金上的支持。
  
      但是赵一善很清楚宁月婵对建筑这一行道并不了解,所以一直以来过问不多,但要用到东方红集团这么大资金的支持,相当于是要从酒业、水业甚至趣味饮品那边抽调资金来支持,宁月婵既没有这个意愿,也没有这么大的魄力对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做如此大的投入。
  
      能做到这一步,这都源于眼前这一位的鼎力支持。
  
      赵一善也从集团总部财务那边一个熟人那里得到了证实。
  
      根据那位熟人所说,宁总本身是对众志建设每年流动资金支持有一个设限,大概就是集团可以为众志建设提供不超过3亿元的流动资金支持,同时可以为众志建设提供同等数额的银行担保,但是素来态度坚定的宁总还是改变了主意,同意将流动资金和担保都做了大幅度提升,除了沙正阳,哪怕是市委i书记或者焦总都无法让宁总做出这么大的改变。
  
      “我记得当初集团还有意在东方红大厦旁边的地块上再建一幢大厦,但是考虑是在东方红大厦建成之后来,或许众志建设可以考虑承建嘛。”沙正阳想起什么似的道。
  
      “嘿嘿,估计宁总不会答应,宁总觉得东方红大厦都是被市政府强压牛低头喝水弄的,导致东方红大厦每年都要预算巨资在这一块上,好不容易等到这桩事儿了结,别说一个集团,再来十家集团东方红大厦也容纳得下啊。”赵一善哈哈笑了起来。
  
      的确,当初市政府硬性要求东方红集团要建这个地标建筑,而且开出了很多非常优厚的条件,但即便是这样,东方红集团也没有多少热情。
  
      只是出于考虑到当初那种情形下,如果不配合政府,肯定没好果子吃,所以勉为其难。
  
      现在也还看不出,但是如果再等两三年,等到98年住房体制改革之后,尤其是到2000年后,地价房价双双进入疯涨区间时,那个时候才能看得出来市政府开出的优惠条件有多大的价值。
  
      按照集团的设想,98年国庆节之前东方红大厦就要正式竣工,这个速度已经是相当快了,这也是因为汉都市政府一直在催促,那个时候再来启动另外一座大楼建设,也很合适,而且还可以借此机会再向市政府索要一些优惠条件,比如在土地上。
  
      朱澈一直冷眼观察着到来的沙正阳。
  
      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沙正阳。
  
      按理说白菱早就是过去式了,对于两人来说,甚至根本上谈不上多少恩怨情仇,白菱和沙正阳分手既非自己的因素,而自己追求白菱那也是他们分手之后的事情,且从未得手,这一点对方也很清楚,现在一切归零,似乎在没有多少值得纠葛的东西了。
  
      白菱去了沪上,好像是在某家外企,但具体如何,朱澈也不清楚。
  
      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朱澈就再不会去纠结,这方面他很看得开,相比之下,那个家伙倒是有点儿像个死心眼一般的情种。
  
      不过好像也不是,这家伙很快就把孙妍给搞上手了,而且朱澈可以肯定孙妍在和这个家伙处对象时绝对没有过男人,然后被这个家伙给睡了一年半载之后,这家伙居然和孙妍分手了,这让朱澈也觉得不可想象。
  
      在朱澈看来,无论是孙妍的外貌身材还是内在气质,亦或是家庭条件,配这个家伙都绰绰有余了。
  
      这个家伙不就是踩着狗屎运,攀上了林春鸣这根高枝儿,来了一次火箭蹿升而已,但那又如何?
  
      人家孙家也是有底蕴的,而且孙妍现在的前程似锦,这个家伙不过是一个厨师家庭出身,居然还敢这么牛逼哄哄的和孙妍分手,他真心不明白。
  
      说实话,到现在朱澈都还在斟酌该不该去追求孙妍,但孙妍的确有值得人动心的条件。
  
      让朱澈有些踌躇的因素有两个。
  
      一是这名声有点儿不好听,专门捡别人,尤其是还是一个自己十分讨厌的人穿过的破鞋,实在有些腻歪,也很容易沦为笑柄,自己心理上也有些过不去;
  
      二是孙妍性格也很高傲,不比白菱差,弄不好又是碰得鼻青脸肿一无所得,那就真的有点儿掉份儿了。
  
      还有就是如果找了孙妍,孙家未来还能够为自己提供多少资源支持,这也是一个问题,孙立诚虽然只是一个厅级干部和自己伯父平级,但是他在部队上的战友据说有一个已经在军委颇有实权了,还有一个也已经是副省级干部了。
  
      朱澈知道伯父能够帮自己一些,但是伯父现在却去了涪岗,未来能不能重返汉都或者到省里,现在还不好说,毕竟伯父的年龄也摆在那里了。
  
      那个精力旺盛的中年男子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看对方和沙正阳谈得眉开眼笑的模样,应该是沙正阳的熟人,倒是跟随沙正阳一道来的尤哲,朱澈认识,也还算熟悉。
  
      “尤县长,恭喜了。”朱澈微笑着主动侧身和尤哲打着招呼。
  
      “朱主任,太客气了,现在还说不清楚。”尤哲也很客气的笑了笑。
  
      对方是市计委重点办的副主任,也算是一颗政坛新星,但更重要的是对方伯父是原市委副书记朱建涛,朱建涛现在已经出任涪岗市委i书记,或许日后还能更上一步也未可知。
  
      “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还能有什么?”朱澈也不在意,“没想到尤县长和沙县长关系挺熟悉啊,我印象中沙县长离开银台时,尤县长应该还没到银台吧?”
  
      尤哲瞟了一眼对方,他总感觉这一位应该和沙正阳有些什么瓜葛才对,但沙正阳和自己进来的时候似乎也只是点了点头,连话都没搭一句,这就有些蹊跷了。
  
      以他都沙正阳的了解,应该不会对认识的人这样冷淡才对,但又猜不出其中的内幕。
  
      “朱主任认识沙县长?”尤哲回想了一下,有些明悟,“对了,原来朱主任就是汉化总厂出来的,哦,……”
  
      见尤哲脸上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朱澈是真的尴尬了,连忙摆手:“我在汉化总厂呆的时间很短,沙县长和我不太熟悉,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