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五十七节 纷纭

第五卷 第五十七节 纷纭

噺⑧壹中文網.x^8^1`z^m.òм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现在没说到那一步。”林春鸣迟疑了一下,“估计中央会很快下来考察,但是具体怎么来,还不清楚。我大概是先到这个嘉州直辖筹备领导小组里开展工作,考察程序也一样走吧。”
  
  沙正阳立即明白了过来,这是要先明确林春鸣的副省级,然后可能在以副省级干部身份到嘉州班子中任职。
  
  这么看来,起码也应该是嘉州市委常委身份,这才说得过去。
  
  一个单纯的副市长,林春鸣三年前从汉都市常务副市长过去当时都是谣传要担任市委副书记,虽说现在嘉州要直辖,但毕竟还没有,恐怕也还有点儿说不过去。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中央如何来考虑还不清楚,毕竟这种突兀的从汉川分出来一个直辖市,也是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遭,甚至也是最后一遭,起码沙正阳前世中没见到还有哪个城市直辖了。
  
  “林书记,看样子可能是中央考察要先明确您的级别,至于到嘉州任职,在嘉州没直辖之前,您作为嘉州班子成员,文件括号里也会明确一个副部级的。”沙正阳笑着道。
  
  林春鸣忍不住又看了沙正阳一眼,这个家伙对这里边的门道太了解了,自己也是揣摩了一番才咂出其中味道来,这家伙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端倪来。
  
  “大概是吧,我的事情不用操心了,我们也操心不到,倒是正阳你的事情,……”林春鸣沉吟着道:“袁成功的考察估计应该不会受影响,这个月底之前肯定要来考察,考察结束之后省委就会统一研究,我估计他留到宛州可能性比较小,问题是你,……”
  
  “林书记,您不必为我担心,我也才担任县长一年多时间,市委怎么安排我都接受。”沙正阳很坦然。
  
  林春鸣要走,如果是冯士章接任书记,真的就不太好说了。
  
  关键在于林春鸣还是远走嘉州。
  
  如果说林春鸣升任汉川省的常委或者副省i长,或许冯士章还会有一些顾忌,可林春鸣去嘉州,而且马上嘉州就要直辖,可以说林春鸣以后回汉川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了,那冯士章恐怕就未必会按照林春鸣的意图来了。
  
  这个话题的确有些让人心情复杂。
  
  恰恰卡在这个骨节眼儿上调整,这真的让人很无语,而且按照这个节奏,肯定林春鸣两三天之内就要走人,整个宛州班子都要大调整,谁还顾得上你沙正阳?
  
  甚至可能在袁成功走了之后,这个真阳县高官都可能暂时放置一段时间不认命,让你沙正阳临时代理一段时间,等到条件成熟,再来任命,当然这个任命就未必一定是你沙正阳了。
  
  “正阳,嗯,我是说假如的话,假如让你离开宛州去嘉州,你有没有兴趣?”林春鸣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一直在思考。
  
  一方面是沙正阳的确是一个人才,如果能让沙正阳到嘉州,也能发挥大作用,另一方面他也考虑到冯士章真的有可能要把沙正阳放在一边。
  
  倒不是说要把沙正阳投闲置散,而是以冯士章的性格,极有可让方沙正阳继续担任一届县长,而且还能找得到很充分的理由来解释,反倒是你要这么急匆匆的提拔沙正阳升任县委书i记才显得有些唐突。
  
  “去嘉州?”沙正阳吃了一惊,略作思索就摇摇头:“林书记,这恐怕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吧?我被你调到汉都经开区破格提拔为副处级干部,又跟随你到宛州,现在又要跟随你到嘉州,组织会怎么考虑?这不合适,对您有影响。”
  
  “这我知道,不过如果不是我来调你,而是别人调,比如赵高官来调,就说得过去了吧?”林春鸣微微皱眉,似乎是在思考如何来操作,“我之前也在赵高官面前介绍过你,赵高官对你的印象很深,而现在嘉州最需要的就是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
  
  “现在哪里不需要擅长经济工作的干部?”钟广标笑了起来,“宛州不如此?汉都不也如此?更不用说经济落后地区了。”
  
  林春鸣点点头:“未来嘉州经济发展压力很大,虽然嘉州的工业产值在全省居冠,但也一样有一个十分突出的特点,那就是发展不平衡,主城区工业实力雄厚,但郊县发展迟缓,再加上通河和夔塘两个地区纳入进来,未来发展压力更大,而且嘉州未来是直辖市,是要对标京津沪的,你这直辖市和别的直辖市相比相差太大,恐怕脸上无光都是小事,关键是你无法带动这个区域的经济发展,辜负了中央的一番期望啊。”
  
  “这么说来,赵高官,嗯,未来的赵市长恐怕真的压力很大。”钟广标沉吟着道:“不知道这一次嘉州直辖干部的调整安排会有什么考虑?”
  
  “肯定是以嘉州干部为主,当然中央肯定会下来一些干部,也会抽调极少数汉川这边的优秀干部去充实,但人数不会太多,毕竟下一步通河和夔塘两个地区的地委和行署都要撤销,市直接对区县,这些干部的数量不少。”
  
  林春鸣的话没有能赢得钟广标的认同,“林书记,我觉得中央可能不会这样考虑,甚至可能也会对未来的嘉州市委有要求,那就是不能按照以往的惯例来安排干部了,如果继续按照以往的旧例,大家都还是来论资排辈,排排坐吃果果,恐怕嘉州要想发展起来,会更困难。”
  
  “哦?”林春鸣迟疑了一下,若有所思。
  
  “您刚才也说了嘉州现在面临着发展的巨大压力,中央来人也就罢了,但通河和夔塘的发展情况大家有目共睹,如果说因为通河和夔塘纳入嘉州,那么通河地委行署和夔塘地委行署的干部也都理所当然的要升一级享受待遇,甚至要占个位置,那就是一场灾难了。”
  
  钟广标侃侃而谈,“要以我的看法,通河和夔塘的干部纳入进来,择优录取,优秀的自然不必说,该提拔重用放在更重要岗位上去,但是表现平平,甚至庸庸碌碌者呢?我觉得恐怕还是要给政策,该提前退休就提前退休,该当巡视员就去当巡视员,该去人大政协就去人大政协,要把更多的的位置留给思想解放思路开阔的优秀年轻干部来。”
  
  钟广标的意见让林春鸣点头不已。
  
  虽然还不知道自己到嘉州那边去担任什么职务,但是林春鸣感觉恐怕自己过去的话,两个可能性比较大,一个是组织部长,一个是常务副市长。
  
  自己好歹也是三年前险些过去当副书记的人,正厅级干部也已经七八年了,在宛州的表现很值连中央领导都予以了认可,所以他有这份自信。
  
  无论是组织部长,还是常务副市长,都算得上是嘉州市委里边的核心成员,那么对未来嘉州市委选拔干部的导向自然有发言权,钟广标的建议其实就是一个提醒。
  
  “广标,你的意见很有道理,在合适的时候,我会向章书记和赵高官建议的。”林春鸣最终点点头,“正阳的事情,我也考虑过,如果推荐给赵高官,决定权在赵高官那里,但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不过正阳你暂时还不能考虑这个问题,嘉州直辖,现在还只停留在较高层面,估计半年内都还会在汉川省委的代管下,要到年底估计才会逐渐脱离,要等到明年全国人代会通过之后才算是正式启动,到那时候我相信有些问题就不那么棘手敏感了。”
  
  “嗯,正阳,那你怎么考虑的?”钟广标转过头来问道:“林书记对你期待很高,不过我个人觉得,正阳还是留在宛州更合适一些,哪怕他这一次无法继任书记,我觉得问题也不大,他的资历太浅了,担任县长也就一年多时间,甚至正式当选县长还不到一年呢。”
  
  林春鸣看了一眼沙正阳,神色不变,“正阳,你自己考虑吧,不过我觉得现在也不必要下决定,还有半年时间,事实上如果我还在宛州,我也举得你在宛州更合适。”
  
  面临着聚散,三个人的气氛都还是有些伤感和不舍。
  
  林春鸣觉得沙正阳是自己发掘出来的最优秀的人才,而钟广标是自己最得力的臂助,而钟广标则觉得从国企到地方,能够给林春鸣当助手可谓受益匪浅。
  
  这两年有林春鸣的支持,他做了不少工作,能力也得到了多方位锻炼,可以说这两年的磨砺,才真正让钟广标具备了一份独当一面的能力。
  
  而沙正阳就更不用说,这两位对自己的帮助有目共睹,林春鸣一走,自己也许就要面对惊涛骇浪和凄雨冷风,虽然他有这个自信可以应对过去,但是毕竟在很多工作的开展上就没有那么游刃有余了,就需要考虑更多了。
  
  但沙正阳也很清楚,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迟早都有这么一天,他早就有这个思想准备去面对。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