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二十九节 不行

第五卷 第二十九节 不行

前世中,三洋电机被日本国内市场拖累,不断爆出财务丑闻,最终导致井植家族成员被逼宫出局,但是这依然改变不了三洋被肢解的结局。
  
  白电被海尔吞并,三洋电机信贷被通用夺走,三洋手机被京瓷并购,最终松下全面并购了三洋,那个时候三洋只剩下电池和汽车导航这两块还值得一顾,三洋品牌逐渐淡出市场。
  
  可以说作为一个曾经在日本来自世界多个领域都风云一时的电器巨子,就这样沦落到分崩离析的境地,不得不让仍感到悲哀,但是其倒下后的尸骸也足以让很多企业吃得脑满肠肥了,尤其是急需技术积累的中国国内企业来说。
  
  食品行业将是东方红恒久不变的核心主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东方红就无法涉足其他产业,在沙正阳看来,多元化和专一化并不矛盾,关键在于你多元化的投入是否影响到了你在发展核心产业上的投入。
  
  从目前来看,自然堂也好,东方红酒业也好,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已经趋于走上正轨,但是现在却处于一个相当丰厚的利润收割期,这样庞大的利润要么就分配给股东们,要么就用于投入到研发或者新的增长极上去。
  
  研发肯定要继续,但是利润收益却远大于这一块,所以寻找新的增长极很重要。
  
  这也是东方红投资公司成立的初衷,从现在东方红投资公司在华峰电器、汉海高科、华众电子、高升电子这几块的投入上,都取得了相当丰厚的回报,这也增强了东方红集团对东方红投资的信心。
  
  事实上东方红集团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停止对东方红投资的投入,就凭着今后几年的投资收益都足以支撑起东方红投资的对外常规投资,当然如果是超大型项目例外。
  
  三个人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快十二点,宁月婵和焦虹才离开。
  
  沙正阳在酒店里美美的睡了一觉。
  
  和之前酒醉昏睡不一样,这一觉却是美梦连连。
  
  宁月婵和纪美芙的娇靥和美好身段不断在梦中翻滚出现,以至于醒来之后的沙正阳都有些没搞明白,怎么纪美芙居然取代了以往经常出现的孙妍、焦虹、顾湄、卿箬笠等人,成了自己梦中出现次数仅次于宁月婵的女子?
  
  或许是只有纪美芙的身材才能和宁月婵媲美?
  
  没有悬念,沙正阳醒来的时候,知道自己又该洗澡换内衣了,湿漉漉的感觉真不舒服。
  
  正在想着怎么办,房门却打开了。
  
  沙正阳吃了一惊,却看见宁月婵进来了。
  
  “啊?”看见宁月婵微红着脸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进来,沙正阳有些发愣,“月婵姐,你怎么进来的?”
  
  “我从酒店那里拿了一张卡,谁知道你这一觉睡到啥时候,你不是说你今天还有安排么?”宁月婵把塑料袋丢到沙正阳床头,没敢看沙正阳,目光微微侧在一边,“这是换洗衣物,昨天你吐了,保暖内衣和衬衣上肯定溅得有,而且身上也肯定全是酒气,我替你买了一套,你赶紧洗个澡换上吧。”
  
  沙正阳接过塑料袋一看,大喜过望,宁月婵真是太体贴人了,内衣内裤,还有保暖内衣和衬衣,这简直解决了自己的大难题了。
  
  “月婵姐,太谢谢了。”沙正阳真的很想保住宁月婵再亲一口,不带任何其他意思,单纯的感谢,没有了昨天那种特定的气氛,两个人都已经恢复了理智和清明。
  
  “哼,这么大人了,自个儿爱惜一点儿。”这是一间豪华套间,宁月婵主动走了出去,“赶紧去洗,我替你泡了一杯红枣蜂蜜茶,你洗了出来正好可以喝了。”
  
  沙正阳心中一阵温暖,嘿嘿了两声,赶紧起身钻入浴室。
  
  等到沙正阳洗完出来穿好时,宁月婵也端着泡好的红枣蜂蜜茶进来。
  
  这是用温水泡的,正好合口,沙正阳一口气喝干,看得宁月婵也是忍不住微笑。
  
  看了看表,已经是十点过了,沙正阳也不太饿,索性就中午一顿吃了,“月婵姐,我是晚上有约,要到曹主任那里去吃顿饭,中午可没地方吃。”
  
  “你不回家吃?”宁月婵心中一喜。
  
  “我爸我妈回乡下去了,正刚也不知道去哪里野去了。”沙正阳坐在沙发里,摊摊手,“所以就没处可去了。”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爸我妈回乡下去了,正刚也不知道去哪里野去了。”沙正阳坐在沙发里,摊摊手,“所以就没处可去了。”
  
  宁月婵也坐了下来,昨天不是宁月凤在,就是焦虹在,所以她也就没机会问沙正阳一些私密事情,现在总算可以问了:“你和孙妍怎么样了?我听虹姐说,好像孙妍一次都没去过宛州?”
  
  “嗯,前几天谈了一次,算是分手了吧。”沙正阳淡淡的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宁月婵蹙起眉头,“不能再好好谈一谈?”
  
  “缘起缘灭,没有谁对谁错,这样也好,省得相互拖累。”沙正阳摇摇头。
  
  “是不是你在宛州有女人了?”宁月婵目光一凝,盯着沙正阳,“我听虹姐说,好像就有一个女孩子经常到你那儿去。”
  
  “经常到我那儿去,女孩子?”沙正阳一愣,难道是说卿箬笠?可卿箬笠去自己那儿的次数不多啊,焦虹怎么知道的?不太可能,“没有啊。”
  
  “那你怎么就这么无缘无故的和孙妍分手了?孙妍在省计委,那么好的单位,配你很登对,大家都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宁月婵内心还是真心希望沙正阳能和孙妍成的,在她看来,两人的确很般配。
  
  “婵姐,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不是外人知道的,之前我那个女朋友,白菱,你好像也见过吧,也说和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结果呢?”沙正阳自我解嘲的笑道:“往往大家都觉得是最合适的,其实就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危机和隐患,这已经被无数事实所证明。”
  
  “那你打算怎么办?”宁月婵皱起眉头,“你今年都27岁了,已经是一县之长,我从没听说过哪个当县高官的还没有结婚,你要这样下去,恐怕组织就要考虑你是否适合了,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没打算怎么办,事情本身就是随缘,你要强求,反而会自我伤害。”沙正阳深吸了一口气,“所以这一点我和林书记也说过,他不认同,都能理解。”
  
  宁月婵脸上浮起一抹感伤,似乎是在追忆什么,“正阳,听婵姐的,找个正经的女孩子,早点儿结婚生子,虹姐不是说你在宛州有女孩子追么?如果合适的话,就早点儿定,你现在本来就处于风口浪尖,不结婚,始终是一个软肋。”
  
  “婵姐,……”沙正阳心中微微颤动,下意思的喊了一声。
  
  “正阳,婵姐和你不可能,婵姐比你大五岁,还是结过婚的人,婵姐也早就打定主意一个人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宁月婵脸微微一烫,态度却很坚决,抿着嘴,“昨晚的事情,不许……”
  
  沙正阳没等宁月婵说完话,已经站起身来伸手捂住了宁月婵的丰唇。
  
  宁月婵大吃一惊,她没想到沙正阳突然会如此突兀的行动,下意识的抬起头,手却撑在床上,“正阳,你要干什么?”
  
  没等第二句话出口,沙正阳已经粗暴的捧起宁月婵的脸庞,深吻了下去。
  
  强烈的刺激迷醉顿时就把宁月婵击倒了,她下意识的搂住沙正阳的虎腰,沙正阳用手扶住对方的颈项颌下,轻轻的将对方推倒,吚吚呜呜的亲吻声混合着浓烈的体香,犹如一剂最烈的春药,足以催燃一切。
  
  两个人倒在了床上,沙正阳的手如游龙一般迅速钻入宁月婵羊绒衫中,熟练的解开了宁月婵背后文胸的锁扣,然后再轻轻一掀,羊绒衫连带着文胸便翻卷而起,一片耀眼的白腻扑面而来。
  
  昨晚的遗憾此时终于得偿所愿,当沙正阳如愿以偿的攀上那对饱满无比的高峰时,内心的畅快达到了极致。
  
  此时的宁月婵已经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给击倒了,迷醉其中。
  
  当沙正阳的手勾住了宁月婵腰际上羊绒裤袜的皮筋往下一压时,似乎突然从迷醉中惊醒过来的宁月婵猛然挣扎起来,一只手牢牢的压住沙正阳的手:“不行,正阳,我们不行,……”
  
  沙正阳讶然的看着躺在床上脸色绯红的宁月婵,宁月婵目光里多了几分迷茫和痛苦,还有几许挣扎:“正阳,我们不行,……”
  
  “为什么,婵姐?”沙正阳也收回了手,慢慢冷静下来,问道。
  
  “正阳,你有远大的前程,婵姐不合适。”宁月婵摇摇头,一只手把敞开的羊绒衫重新拉了下来,坐起身来,“如果婵姐没结过婚,如果婵姐哪怕比你之大一两岁,婵姐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但婵姐不能那么自私,……”
  
  见沙正阳有些黯然,宁月婵忍不住一阵心疼,赶紧道:“正阳,婵姐不是不愿意给你,残花败柳,老女人一个了,但不是现在,只要你确定了婚姻对象,婵姐随便你怎么样,婵姐是怕你……”
  
  沙正阳顿时明白过来,宁月婵是怕自己贪恋着她,便不肯去找婚姻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