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二十三节 桑前卫

第五卷 第二十三节 桑前卫


      沙正刚一晚都没回来,这让沙正阳很恼火。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把沙正刚管着了,沙正刚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他有他自己的生活,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也能明辨是非。
  
      慧眼市场调查研究公司的情况还在改善,现在沙正刚也已经开始学会了考虑和研究市场,明白烧钱的意义,但又能恰好的把握尺度了,这让沙正阳很高兴。
  
      春节就这么几天,平常工作太忙,很多事情就集中到一起来了,沙正阳也是忙得飞起。
  
      沙正刚没回来,沙正阳也没心思去多追究,反正后边还有几天时间,有机会来慢慢说事儿。
  
      桑前卫很低调的回了银台,沙正阳登门的时候,敲门都半天没人应,还是打了电话,才知道桑前卫不在自己家,而是去了双林乡父母老家。
  
      沙正阳又不得不又驱车去了双林乡,这样也好,焦阳还在双林,沙正阳正好可以打电话问一下。
  
      得知沙正阳回来了,焦阳也很高兴,他正巧在乡上值班,得知沙正阳要到桑前卫家里去,便自告奋勇的在乡上等沙正阳,亲自带沙正阳去桑前卫老家。
  
      丰田越野在机耕道上奔行着,路况不太好,但用连砂石垫过的的,只是路基太软,小四轮拖拉机应该是经常在这条道上跑,所以碾出了两条很深的沟壑,好在越野车都没大碍。
  
      “看样子双林乡这边的发展还是有些慢啊。”沙正阳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在有些狭窄的机耕道上穿行,越是往里边走,道路就越烂,“这边儿怎么回事?路这么烂,你们乡上也不管一管?”
  
      “怎么管?”焦阳嘴唇上多了一些黑森森的胡子茬,显得老陈了不少,“这边过去就是河滩了,这一线都是河滩地,盗采砂石的多如牛毛,乡里管都管不过来,本地人,外地人都有,有证的,没证的,盗采的,跨界偷采的,都从这几条机耕道出来,修好了难道帮他们更好的盗采砂石?”
  
      “乡上就没点儿措施?老百姓不骂?”沙正阳皱起眉头,“这也是国有资源,该管就要管起来。”
  
      “我们也想管,都能水利局不允许在河道里采砂石,只能在红线外,原来是红线外办了证的跑到红线内去采,现在是办证没办证的都往红线内去盗采,水利局也不管,当然,也管不过来,来查过几回,人家都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给你玩藏猫猫,乡里边懒得管,没利益的事情,谁干?”
  
      焦阳在双林呆了两年,对下边基层情况很了解了,这类事情也司空见惯,一脸淡然。
  
      94年开始的国地税分家,对对方一级财政打击是巨大的,在乡镇尤为突出。
  
      从区县到乡镇这一级,事情多而杂,样样都该是你去干,财政收入瘠薄,人员编制少,要么就只有请临聘人员,可请人就要说钱,没钱怎么干工作?
  
      这就成了一个悖论,对这类事情自然没利益,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少得罪人,反正我干满一届就走人,谁来谁接着几乎糊弄下去,吃亏的还是国家。
  
      “乡里可以主动管起来,和水利局协调,让水利局适当让渡有些权力给乡里,乡里再和沿线村里上点儿措施,这不是难事。”沙正阳瞟了一眼焦阳。
  
      见瞒不过沙正阳,焦阳挠了挠脑袋,“正阳,看来糊弄不了你啊,嗯,能在河滩地搞事儿的,多少都有些背景,要不就是和村里干部有瓜葛的,要不就是在乡里县里有些来头的,又没利益,不好弄,乡里谁愿意?”
  
      “那你们就打算一直这样?”沙正阳不相信。
  
      这是一块很大的利益,哪怕现在房地产市场还没有启动起来,但是双林这一块河滩地的砂石资源相当丰富,完全可以利用起来。
  
      水利局那些话都是狗屁,文件也是他们发的,怎么划线,大家心知肚明,这还不是二十多年后那么严格的时代。
  
      一切都是因为利益,只要利益到位,乡村两级的积极性立即就能调动起来,没谁能躲得过这些基层干部的手掌心。
  
      “嘿嘿,书记乡长正在和水利局协商,朱县长也夹在中间难做。”焦阳笑呵呵的道。
  
      “朱伟忠?这么个事儿他都协调不下来?”沙正阳几乎要忘了这个人了,焦阳一提,他才回忆起这个人。
  
      “嗨,朱县长不想得罪人,总想和稀泥吧,或许还有些人找到他,请他帮忙圆转吧。”焦阳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
  
      沙正阳立即就明白了,这是朱伟忠在里边有猫腻了,不过这和他无关,他也没那么多心思来管这些闲事儿。
  
      几年前对朱伟忠的切齿痛恨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消逝和地位的变迁而慢慢淡化了。
  
      朱伟忠现在在沙正阳的心目中顶多就是一个有些厌恶的角色,就像路边一只躲躲闪闪的老鼠,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如果顺手灭之,倒也无妨,但如果要让沙正阳花一番心思去拾掇对方,沙正阳又觉得大可不必了。
  
      几年的操练,焦阳显然已经对乡村情况了如指掌了,很熟练的指点着沙正阳开着车往田里边钻。
  
      一路上偶尔遇到几个走人福的村民,也能笑着打招呼,甚至还在和一辆拖拉机对车让位错车的时候下来,和几个在田边上蹲着发呆的村民撒上几支烟吞云吐雾唠嗑起来。
  
      人生境遇的确不一样,焦阳原来在县委宣传部如同白面书生一般的角色,在乡上干两年也就变得油滑而老练起来了,这也是一种成长,沙正阳很是感慨。
  
      终于走到了一处大院子,这就是桑家大院,一个院子里大部分人都姓桑,而且基本上都是不出五服的亲戚,这也很常见。
  
      找到桑前卫时,桑前卫正在灶头上亲自操刀。
  
      腰上围了一个围裙,香肠腊肉煮了一大锅,正在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柴灶里几块木柴跳动着火焰,把正在添柴的沙正阳脸膛映得通红。
  
      焦阳和这边人很熟,也知道沙正阳大概有话单独要和桑前卫说,所以很知趣的出去当知客,和外边人打成一片去了。
  
      “行啊,正阳,你这个县长干得很出色啊,宛州这边的招商引资能搞到这个程度,你们真阳应该是要拿头名状元吧?”桑前卫一边切着香肠,一边信口道:“我到湖滨,湖滨的情况还不如银台,要论条件,各方面都不差,就是起步慢了一步,一下子就落下来了。”
  
      “桑区,我听焦阳说,您担任副书记兼副区长了?”沙正阳笑着问道。
  
      副书记兼副区长,就意味着这个常务的分量更重,甚至已经兼了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的职务,成了党政两边经济工作一肩挑。
  
      目前汉川逐渐有这种模式的试点迹象。
  
      像宛州可能下一步也就这种试点,真阳县丁希慎分管党群后,分管经济工作副书记一直不明确,可能就有这个原因。
  
      或许会让夏克俭直接兼任副书记,那么也就和现在的桑前卫一样了,只是排位就要大跃进,甚至要比那些兼任纪委I书记或者政法委I书记的区县委副书记排序更靠前。
  
      “唔,没太大意义,还是干一样的活儿。”桑前卫显得很淡然,“这些都是虚的,你能把工作干起来,组织才会对你另眼相看。”
  
      “嘿嘿,桑区,您别在我面前谦虚,湖滨好歹也是汉都市辖区,我那边一个穷县,怎么能和这边比?”沙正阳乐呵呵的道:“组织安排您去湖滨肯定有想法,您也肯定有您的一套构想,……”
  
      “没那么简单,湖滨的定位现在很模糊,夹在主城区和开发区、高新区之间,如何来定位自己,这也是相当的棘手,缺乏特色,泯然众人,你怎么脱颖而出?”桑前卫显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沙正阳没接这个话题,他对湖滨区的情况并不了解,不敢妄言,“桑区,汉都市肯定有综合性的规划,湖滨恐怕要结合市里统一规划来吧?”
  
      “是有,但我觉得一味跟从,恐怕湖滨还是没太大起色,所以我也一直在考虑,湖滨的土地资源和水资源是全市最丰富的,空气环境也是最好的,怎么来利用这一点?”桑前卫沉吟着道。
  
      湖滨事实上都算是汉都的郊区了,南端的野雁湖、大观湖、梅湖三大湖错落有致,成为汉都市的主要保护水源区,加上湖滨幅员面积大,地处郊区,所以发展相对缓慢,也是未来汉都市发展的重点方向。
  
      前世中湖滨区成为汉都市的房地产开发主要集中区域,2015年后房价更是节节攀高,甚至超过了原来最贵的主城六区。
  
      这一点上,沙正阳印象很深,前世中他也就是因为离婚净身出户,买不起房,后来还是雷霆出钱买了一套房,让自己一直免费居住。
  
      事实上相当于是送给了自己,只是因为担心会给自己添麻烦而一直没办手续,这也让沙正阳印象极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