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二十一节 缘起缘灭,来去匆匆

第五卷 第二十一节 缘起缘灭,来去匆匆


      该来的始终要来。
  
      正月初二,沙正阳在回汉都的路上接到了久违的电话。
  
      孙妍的声音依然是那样清脆悦耳,甚至比以往还多了几分轻松,这是沙正阳的感觉。
  
      春节的值班,按照真阳县的规矩,是县委县府双带班制,县委那边一个领导带班,县政府这边一个领导带班,如果春节假期有事情的可以提前请假,以备安排。
  
      正月初一是县政府这边是沙正阳带班,县委那边是县委办主任许亚军带班,而袁成功则安排在了正月初七,县政府这边是县长助理葛铁柱。
  
      县政府这边,沙正阳安排夏克俭和方东升今年不值班,这两位一位年龄大了一些,一位今年尤其辛苦,而两位新来的赵建波和肖庆桥则责无旁贷的要承担起带班责任了。
  
      沙正阳一大早就出发了,不到七点钟,因为回去还得要七八个小时,早点儿走,回去之后也有些安排,所以他提前和许亚军打了招呼。
  
      刚过了郧州,就接到了孙妍的电话,沙正阳看了看表,十点钟。
  
      本来下午安排了要去大学里走一圈儿,几个大学同学突然大发兴致,约在一起说利用春节回校去看看,下午看一看,晚上一起吃顿饭,但孙妍来的电话险些破坏了这个计划。
  
      好在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沙正阳不确定这一次见面会有多少时间,但他感觉不会太长,或许就是十分钟,顶多也就不超过半个小时。
  
      丰田陆地巡洋舰开的很快,但是再怎么快,这国道也不可能跑得上100,能保持七八十迈的时速已经相当难得了。
  
      好在春节期间,路上车很少,这年头私家车还没有泛滥,自然也就不可能有那种利用假期如蝗虫一般漫卷而出的自家旅游潮。
  
      孙妍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我们见个面谈谈”,沙正阳也没有多说什么,约定了时间地点,一切就这么平淡而简单。
  
      雷霆知道沙正阳要回汉都,所以把他那辆丰田陆巡丢给了沙正阳,自己坐他的虎头奔回汉都了。
  
      现在雷霆是宛州汉都两头跑,银台的生产线也在扩产,但是很显然有些跟不上宛州这边的规模了。
  
      华峰电器已经成了饮水机乃至净水器市场的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在饮水机和净水器乃至于下一步的净水机市场上不断研发开拓,但对于其他,则只是采取战略投资的策略布局。
  
      雷霆接受了沙正阳的建议,对于自己最先做起来的本业,务求专精,务求在国内要占据市场第一,品牌影响力第一,这是根本。
  
      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无论是哪一行,你只要能占据市场第一,都是一个了不得的事情,沙正阳和雷霆在这一点上形成了空前一致的意见。
  
      为此雷霆甚至把华峰已经做起来的空调扇这一块都剥离了出去,成立了一家智能家居电器有限公司,专业生产空调扇。
  
      至于说盈利所得,可以在沙正阳的指点下进行战略布局或者财务投资,在这一点上,雷霆对沙正阳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可以说毫无保留的信任。
  
      放下电话之后,汽车仍然在道路上狂奔,但是沙正阳的思绪就如同脱缰的野马,奔腾在旷野中,收不回来了。
  
      就这么结束了?为什么却半点没有四年多前和白菱分手的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是因为自己真的从未爱过孙妍,而只是贪图对方青春靓丽的外表带来的肉体欢愉?还是进入社会之后,现实带来的三观改变使得孙妍和自己都变得无比现实起来?
  
      沙正阳也无从判断。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
  
      当咖啡馆里周华健的这首《刀剑如梦》响起的时候,沙正阳和孙妍同时痴了。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
  
      良久,二人才从音乐中惊醒过来,孙妍双手捧起咖啡杯,眉目间还有一抹迷惘,“是不是很应景?”
  
      “啊?!”沙正阳如梦初醒,“应景?或许吧,人生都这样,不如意十之八九,快乐都是短暂的,不是么?”
  
      孙妍眼波溶溶,注视着沙正阳:“那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也一直在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沙正阳双手合十,双肘撑在咖啡桌上,合在一起的拇指顶在颌下,双掌压在鼻梁上,目光低垂,似乎在认真思索:“或许是步入社会,让我们都不再单纯,……”
  
      “你是指我?”孙妍清越的声音打断了对方,“你早就工作了,这就是在指我了?”
  
      “不是那么说,我的意思是你走入社会正在适应社会,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我对你的感觉,或者你在我的心目中的印象却和我原来期望的不一样了,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沙正阳很艰难的寻找着合适的措辞,他认为这就是自己的想法。
  
      “哦,我变得不那么天真单纯了,不符合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和定位了?”孙妍嘴角浮起一抹讥嘲的微笑,“看来你是喜欢找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妹妹?顾湄那样的么?”
  
      “不,这和顾湄无关。”沙正阳摇摇头,坦然道。
  
      “你和顾湄上过床么?”孙妍突然问道,目光直视沙正阳。
  
      “没有。”沙正阳很坦率的道:“我还不至于那么下作,没错,顾湄和我关系也很好,我也很喜欢她的性子,但起码在今天之前,你是我的女朋友。”
  
      孙妍舒了一口气,身体微微后仰,看着沙正阳,“也就是说你内心还是想过和顾湄上床是不是,精神早就出了轨,不是么?”
  
      沙正阳苦笑,“小妍,现在说这个有意思么?我是正常男人,哪个没有过意淫?我看电影,巩俐,张敏,王祖贤,李嘉欣,许晴,看电影电视的时候,谁没有幻想过和这些女神上床?”
  
      “狡辩!那是电影,不是现实中的,我是说现实中的。”孙妍一窒之后,怒声道。
  
      “有什么区别?男人之所以是男人,就是这样,就是有美好的性幻想,无外乎就是能不能控制自己,你不能要求每个男人都像柳下惠,那不是现实世界。”沙正阳摆摆手,“好了,小妍,我们不争论这个了,我想你也不是来追究这个的。”
  
      孙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当然知道,现在追究这些毫无意义,但是当她听到沙正阳没有和顾湄上过床之后,心里竟然还是舒服了许多。
  
      “你现在就打断扎根宛州了,嗯,现在是县长了,下一步该当县委i书记了吧?”好一阵后,孙妍才平复了情绪,恢复了清明,淡淡的道。
  
      “县长是当了,但宛州那边的县,你也清楚,就那样,从头开始,白手起家,至于说书记,想不到那么远,踏踏实实做好自己手里的工作,对得起组织的信任,这才是最现实最迫切的问题。”沙正阳平淡的回答道。
  
      “也是,你才27,未来日子还长,这条路你还很远,但你已经占到了同龄人的最高峰,不是么?”孙妍嘴角仍然有着一抹嘲讽的微笑。
  
      “同龄人的最高峰?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话说,或许正处级干部里,我的确是比较年轻的,但那又怎么样?”沙正阳看了一眼孙妍,“你不在乎这个,不是么?我就是当了书记,也还是这样,你和我是缘起缘灭,来去匆匆么?”
  
      孙妍扭头,一抹酸楚从心中涌起。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曾经和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自己第一次献给对方的男人,自己曾经觉得不能失去的男人,突然间就变得那么陌生。
  
      不,这不是陌生,而是有了一道沟壑,对方的一切依然熟悉,但是却已经不属于自己。
  
      到底是因为什么?就因为自己要去追求他自己的东西,而自己不愿意变成附属物么?
  
      有一点儿,孙妍从未想过去宛州,从内心深处来说,她就是排斥宛州的,她不想离开汉都,甚至连燕京上海她都不喜欢。
  
      但就因为这个原因么?不,不完全是。
  
      孙妍扪心自问,是内心的担忧和恐惧,或者说是一种不自信带来的担心。
  
      这个男人总能带给人太多的谜,他总能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出现,然后闪光,熠熠生辉,最后走上更高处,自己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脚步,而且会越拉越大。
  
      自己力图想要证明自己,孙妍一度想过,如果自己能迅速提升为科长,然后再在委里边绽放,或许自己可以……
  
      但这个男人却没有给自己任何机会,半年时间不到他就成了县长,下一步也许就是县高官,别说跟上,现在自己要望其项背都成了一种奢望,这不是孙妍想要的。
  
      的确该结束了,自己无法像顾湄那样没心没肺,结束,去过一种更轻松的生活或许才是正确的选择,至于父母那边,他们根本就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