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二十节 义之所在,隐患

第五卷 第二十节 义之所在,隐患


      没想到是赵玉苏的外甥,沙正阳一时间也觉得头疼。
  
      赵玉苏和林春鸣关系很密切,为此林春鸣也曾经带着沙正阳陪赵玉苏吃过两次饭,一次是还在市委办当副主任时,还有一次则是沙正阳已经到经开区担任副主任的时候了。
  
      赵玉苏对沙正阳印象颇好,而林春鸣的力荐也有很大关系。
  
      同样,沙正阳对赵玉苏的印象也不错,觉得赵玉苏的亲和力强,为人行事也很有分寸,让人如沐春风,正因为如此,沙正阳才觉得棘手。
  
      看见周围围起来的人,沙正阳略微平复了一下心境,清了清嗓子,“既然是误会,那就大家散了,一涵,你让你们那边人散了,无关的人都走了,一边儿上去说。”
  
      见沙正阳表现得这样冷静,明一涵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郝大维不好侍弄,但沙正阳一样是把杀人的刀。
  
      看看吴乔生、周俊雄和谭兴志这几家人,坐牢的坐牢,双规的双规,走人的走人,本来可以在宛州横着走路的谭氏一族,现在就灰飞烟灭了,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你要说像吴乔生和周俊雄这些人背后没有点儿背景?怎么可能?但是还是栽了,而且栽得很惨,这背后这一位究竟在里边使了什么劲儿,谁也不好说。
  
      郝大维一听沙正阳这般一说,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了起来:“慢!哪有那么简单?就这么走了,有这样的好事?”
  
      “首先,我不会走,我只是让无关人先离开,我相信没有谁愿意看到这类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沙正阳相当冷静的睃了一眼郝大维,看得郝大维背心都有些凉意,“第二,你没那么简答,可我觉得这事儿还真的很简答,至于说简单不简单,待会儿我相信会有一个答案,但现在还是那句话,无关人先散了,你们三个也可以走了!”
  
      对于魏络然、纪美芙几人去招惹了这样一桩事儿出来,沙正阳也很是腻歪。
  
      你喝酒就喝酒吧,别人一搭讪上来,你们几个就像发花痴一般就一拍即合了,现在才发现不对劲儿了,晚了,弄得这样沸沸扬扬,又成了新闻,还把自己给拖累进去,真正是让人糟心。
  
      “不行!”酒意上涌,郝大维狠劲儿上来了,一伸手,嘴角挂着一抹阴笑:“你什么人啊,这么来劲儿,我和我朋友一起,你凭什么来插一脚?”
  
      “你朋友?你认识她们?”沙正阳冷眼看了对方一眼,“真是你朋友,也不至于这样,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样死乞白赖,不会有任何结果。”
  
      “呵呵,你凭什么说我不认识?魏络然,纪美芙,于婷,不是么?他们单位我也知道,大家都是朋友,只不过有点儿误会罢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一脚了?”
  
      郝大维很是嚣张。
  
      尤其是看到沙正阳不欲扩大事态的情形下,知道多半是明一涵把自己的来历告诉了对方,而且他也感觉到这家伙多半也是体制内有个一官半职的小角色,所以才硬着头皮来想要找个台阶下,待会儿等到没人的时候来给自己赔罪
  
      那怎么行?岂不成了锦衣夜行?
  
      要赔罪,就得要当着大家的面,把丢了的面子拿回来。
  
      “哟,消息挺灵通啊?”沙正阳脸色越发冷了,瞥了一眼旁边急得直搓手的明一涵,知道多半是这个家伙找人打听了,不过能这么快就把三个女人的名字身份查出来,这明一涵的手段也挺厉害。
  
      郝大维斜着眼看着沙正阳,一脸桀骜,就要看你沙正阳奈何于我。
  
      魏络然和于婷、纪美芙几女也意识到了恐怕这里边水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硬着头皮道:“沙县长,我们不走,我们还不信这宛州还真的成了法外之地了,这等无赖居然还可以趾高气扬的在这里横行霸道了。”
  
      “县长?难怪,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位县长有多大的能耐,……”郝大维一愣之后,更是得意,一个小小的副县长,这么年轻,只怕一门心思想要往上爬的时候,难怪马上就要找台阶下了。
  
      “大卫哥,都是误会,要不……”明一涵急得满头大汗,这边劝说,那边道歉,可这事儿似乎成了死结,解不开了。
  
      沙正阳见对方的情形,恐怕还真的不好善了,本来他不想这么做,可是现在也顾不得了。
  
      拿起电话给包国凡打了个电话,包国凡是赵玉苏的秘书,打过几次交道,还算比较熟悉,沙正阳也帮他解决过一些问题。
  
      “包秘,先道个歉,打扰了,对,我沙正阳,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打扰赵部长,嗯,有点儿小事,有人打着赵部长的名头在宛州这边招摇撞骗,我想核实一下,对,嗯,他自称姓郝,行,我把电话给对方,……”
  
      郝大维狐疑的看着沙正阳在自己面前演戏。
  
      什么时候一个宛州一个副县长,也可以直接和自己舅舅对话了?
  
      嗯,还真的给包国凡打了电话。
  
      对包国凡郝大维当然很熟,给舅舅当了多年的秘书,据说马上要提正处了,很得自己舅舅的信重。
  
      接过电话,几秒钟之后,郝大维脸色就开始阴沉下来,几乎没有多余的话语,而酒意似乎也在慢慢的消退,到最后沙正阳听到了一个极不情愿和不甘的“嗯”之后,沙正阳知道这事儿差不多了。
  
      他不想得罪郝大维,但是这种场合下却不得不如此,但他还是想要尽可能避免这种关系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接过电话,沙正阳站定:“郝总,事情出了,都非你我愿意见到,但也请你理解,我的下属遇上这种事情,如果我都不能挺身而出,我也就没放干了,另外,我提醒你一句,赵部长为人清正,极其厌恶别人在外边花了他的名声,我想你应该清楚,其他我就不多说了,欢迎到我们真阳来,……”
  
      看见对方目光坦然,甚至还伸出手来,郝大维脸色阴晴不定,内心的恚怨和些许忌惮夹杂在一起,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接受对方的握手言和,还是暂时隐忍,日后再找机会报复回来,郝大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现在这种场面肯定不适合在待下去了。
  
      郝大维勉强抽动了一下面颊肌肉,似笑非笑的冷哼了一声,没有理睬沙正阳递过来的手:“沙县长,真没想到,这破酒吧里也还盘着一条真龙啊,幸会幸会,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
  
      看见对方一党人消失在黑暗中,沙正阳也是无奈。
  
      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包国凡来的电话,沙正阳先道了谢,然后这才把情况说了说。
  
      包国凡也在电话里说这家伙心胸有些狭窄,但是赵部长只有这一个外甥,所以也多少比较溺爱,不过赵部长在原则问题上却从来没有打过折扣,也让沙正阳放宽心,不必太在意,他说他刚才也在电话里点醒了对方,让对方好自为之。
  
      搁了电话,沙正阳摇了摇头,看见纪美芙她们三人还在那里局促不安的等候着,心里也是有些堵。
  
      包国凡在电话里点醒了郝大维,免不了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是这种事情最终演变成这等难以言喻的比拼,实在让人无语。
  
      沙正阳很清楚,自己做为一级官员,是很不适合出这种事情的,但是这些事情却屡屡缠上身,弄得他都有些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流年不利了。
  
      来宛州才两年多时间,就招惹了两三桩这类事情,换了特定时代,那就是争风吃醋的标本啊,一般都得要栽大筋斗,而且就算是最后好人沉冤得雪,柳暗花明,那起码也是曲折无数,非得要吃足苦头才行,这都是电影戏剧里的标准桥段。
  
      不过在纪美芙她们几人面前,沙正阳仍然保持了足够的风度,虽然内心很不舒服,但他还是很客气的安慰着几人,最后才算是把这几个麻烦女人送走。
  
      一直在外边看热闹的段庸铭和宗文峰这个时候才慢慢走了过来,他们倒是对沙正阳三五两下就能搞定这样一桩事十分佩服,尤其是在听闻这是省委组织部长外甥之后,都更感惊讶,对沙正阳的能耐更是刮目相看。
  
      但沙正阳却知道这桩事儿没那么容易就真的烟消云散了,诚如包国凡所说的,郝大维是个心胸狭窄的角色,哪怕包国凡提醒了对方,但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对方如果真的要使坏,说不定在某个骨节眼儿上就能给你制造点儿麻烦。
  
      沙正阳有些预感,这个郝大维是个隐患,但现在已经这样了,多想无益。
  
      好在自己现在还是处级干部,还轮不到省委组织部那个层面,再说了,有林春鸣在宛州,而且以林春鸣和赵玉苏的关系,纵然有些什么针对自己来的攻讦,林春鸣也能在赵玉苏面前替自己分辨一二,自己倒也不需要太过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