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八节 人情世故,挣扎

第五卷 峥嵘岁月稠 第八节 人情世故,挣扎

    沙正阳有些讶然的看到卿箬笠站起身来,立即就意识到了恐怕有熟人出现了,只是还不清楚究竟是自己的熟人还是卿箬笠的熟人,但看这幅状态应该是卿箬笠的熟人可能性更大。
  
      “正阳县长,这么巧?”
  
      还没有来得及转身,身后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浑厚声音,沙正阳转过身来,看到了季凯和黎明珠以及后面还有三四个人个人,县教育局局长张喜全、真阳二中校长秦泽贵,还有两三个不认识,估计应该是的市教育局和学校的人。
  
      “哟,季局长,黎县长,你们也来吃饭?”沙正阳喝了点儿啤酒,但毫无酒意,季凯算是熟人,在市委办时打过几次交道,此人还算是一个做事的干部,几次接触下来,印象不错。
  
      “县长,今天季局长下来调研真阳二中下一步创省优示范中学的事宜,时间晚了,就陪季局长来吃顿工作餐。”黎明珠微笑着道:“本来不想打扰县长私人时间的,但季局长和县长是老熟人了,不过来打个招呼又不好。”
  
      “是啊,正阳县长来真阳半年了吧?也没说邀请老朋友来看看?”季凯其实和沙正阳关系还没达到那一步,但是这种场合下也得要把气氛凑足,握着沙正阳的手道:“这一位应该是我们教育系统的吧,让我想想,姓卿是吧,小卿,……”
  
      卿箬笠微感惊喜。
  
      能被领导记住,当然是好事,季凯上次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对方身份,市教育局的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二把手,而且听校长说原来这位季局长是教物理的王牌老师,当过宛州一中的教导主任,后来调到市教委去了,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季局长,我是卿箬笠。”卿箬笠微红着脸,站得笔直,轻声道。
  
      “哟,季局长,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你的下属啊,先申明,私人时间,私人聚会,没影响工作。”沙正阳开着玩笑,握着季凯的手,靠近压低声音道:“年底了,等几天我请王部长、吕市长、龚局长、武局长还有季局长一起坐一坐。”
  
      文化局局长龚振强上个月调整,调任教育局担任局长,旅游局局长武庆瑞调任文化局局长,这两位和沙正阳都很熟,在拍摄宛州的宣传片的时候几个人在一起煞费苦心的研究方案,很是劳神,经历了那一番打熬之后,关系也就密切起来了。
  
      “好啊。”季凯眼睛一亮。
  
      吕彬奇是分管副市长,王挺是宣传部长,照理说,一般这种级别聚会,都是喊一把手,很少有叫上二把手的,但沙正阳这么说,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机会,倒不是说王挺和吕彬奇不熟悉自己,但是这种熟悉和在特定场合下的熟悉,意义就不一样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定了时间地点,我通知你。”沙正阳笑着把握住的手摇了摇。
  
      黎明珠和其他几个人距离略微远一些,看见季凯和沙正阳说得眉开眼笑,也不知道二人嘀咕什么,但能让季凯眉飞色舞的,肯定此时季凯心情很不错,也就上前插言道:“县长,省教委对职业教育这一块有一些政策扶持,我今天听季局长提起了,市里可以帮助争取,……”
  
      “季局长,那就一客不烦二主了,真阳二中的创省优示范要劳您费神,这真阳职高的政策争取,还得要您帮忙跑一跑,到时候黎县长专门对接您,您可不能推,……”沙正阳自然心领神会。
  
      “你正阳县长都开了口,我岂敢不全力以赴?”季凯笑得很开心,看见那边还有些腼腆的卿箬笠,点点头,“正阳县长,那就不打扰你们的私人时间了,黎县长,那我们先走?”
  
      “好好好,我们先走。”黎明珠也明白过来,一连串的点头,甚至连后边几位一起来的,都只能和沙正阳隔着人挥挥手,就赶紧一窝蜂的就离开了。
  
      等到这一干人离开,沙正阳也知道这火锅也别想吃得清静了,赶紧收拾走人。
  
      从火锅店一出来,扑面而来的冷意就让沙正阳和卿箬笠都打了一个寒噤。
  
      白天有太阳其实气温还不太低,但晚间太阳一落山,气温就一下子降了下来。
  
      “去喝杯咖啡?”这等情形,沙正阳自然不会大煞风景,提及提议道。
  
      “嗯,好。”卿箬笠心如鹿撞,低头应道。
  
      这种情形下,孤男寡女,吃了火锅喝咖啡,这显然就不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最起码也有要再往前发展一步的意图。
  
      对方发出邀请自然是如此,但自己应允下来,不同样是这个意思?
  
      没毛病。
  
      两个人很自然的就肩并肩,甚至就变成了肩靠着肩,胳膊靠着胳膊,沙正阳和卿箬笠的手都插在上衣衣兜里,就这么慢慢的沿着路边的人行道,向着前方走去。
  
      香浓的咖啡送上来时,沙正阳不用猜都知道肯定不是雀巢咖啡就是麦氏速溶,这个时候还没有麦斯威尔,要等两年卡福才会为其改名麦斯威尔。
  
      这个时代,真阳这种县城,理所当然的是用味道好极了的雀巢或者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麦氏。
  
      蓝山也好,拿铁也好,卡布奇诺也好,这等小资情调的玩意儿在真阳这等内陆县城还见不到,估摸着也要十来年之后才能看到这等布尔乔亚气息开始在中国大地上蔓延。
  
      沙正阳不知道自己在真阳在宛州的努力,是否能让这个地方早一日拥有这种情调产品。
  
      其实明白人都知道这种玩意儿并不能说明什么的情调,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却的确是是在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人民生活水平提升,乃至于带来精神食粮或者消费档次的升级之后才会慢慢流行起来的东西。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沙正阳抿了一口,感受着咖啡带来的浓香,现在还不清楚雀巢和卡夫有无意图在宛州生产雀巢咖啡和麦氏速溶咖啡,或许到了第二阶段,雀巢和卡夫会有这种考虑。
  
      “咖啡和酒,一个是舶来品,一个是传统,很难合在一起,……”卿箬笠很享受这种安谧恬静的氛围,古色古香的格调雅座,本该是喝茶的环境,但是送上咖啡,居然也有了一些混搭的感觉。
  
      “现代人的节奏这么快,哪有那么多精力来考虑?”沙正阳摇摇头,“寻找内心的静谧未必需要外物,持心自知就好。”
  
      卿箬笠的身材略微偏瘦,加上本来就有些高的个头,就更显瘦削,不过当脱下大衣之后,才会发现,其实女孩还是挺有料的。
  
      “知易行难,要排解外物干扰,要丢开内心烦扰,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卿箬笠抿着嘴微笑,“大家都是俗人,免不了被各种情绪所扰,酒色财气的坏处人人知晓,可又有几个人不为其所迷?”
  
      “哎哟,箬笠,你这很有点儿出尘的禅韵味道啊。”沙正阳打趣,“你今年才23吧?”
  
      “去年10月就满了23了。”卿箬笠脸一烫。
  
      和心仪的男孩子谈论自己的年龄,本身意味着什么,卿箬笠心情滚荡,她在大学里追求者甚众,但她都没有一个觉得有感觉。
  
      哪怕是后来认识的夏侯午,她也觉得对方太过浅薄,过于追求一些浮于表面的东西,总喜欢谈一些诸如工资奖金、住房等等,本来这也没错,但卿箬笠却觉得对方几乎没有谈过理想和事业,更没有多少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所以她才会婉拒对方的追求,她更喜欢寻找到一个在心灵上有更多的默契感的人。
  
      “你的教龄也有两年了,在子弟校教书你觉得很满意么?”沙正阳问道。
  
      “还行吧,教师有假期,可以有相对宽裕的时间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我觉得挺好。”卿箬笠镇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本来我还想考虑过一边工作一边考研究生,但是工作了两年,好像也有些变懒了,或者是周围的环境改变了自己,……”
  
      “人都会随着周围环境改变而改变,这并非变懒,而是一种适应,而且我也不认为那种执着于要考研考博的人就真的是为了追求学业和知识的提升,很多更是一种心理上的执念,或者就是寻找一个更好的平台。”沙正阳宽解着对方。
  
      话匣子一打开,年轻男女总能找到更多的话题,沙正阳渊博的知识和风趣的言语,不断的冲刷着卿箬笠的心理大堤,事实上她也根本没有什么大堤,沙正阳的话总能激起她的共鸣,她甚至觉得也许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真的就有可能要无法自拔了。
  
      在没有确定沙正阳真的是否有这份心之前,卿箬笠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自己。
  
      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而且她清楚自己的性格,一旦入彀,便很难拔出,甚至可能把自己彻底燃烧成灰烬,所以她不会让自己轻易入彀。
  
      卿箬笠并未觉察,其实当她有这种恐惧时,其实就已经很难挣扎脱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