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三卷 第七十八节 中枢近臣,枯木逢春

第三卷 第七十八节 中枢近臣,枯木逢春

    面对梅贻生的问话,费璐只能有些惊惶的点头:“是啊,是啊,的确有些不方便,若是能换一个更好一点的环境,那就太好了,尤其是现在培训任务越来越多,工作量也越来越大。”
  
      梅贻生觉得费璐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就算是和领导说话也不至于这般模样吧?吕市长也不是什么严厉的性子,来的虽然少,但是费璐也应该见过,否则吕市长也不可能知道她姓什么。
  
      “看看,众口一词,市里边的确该考虑这个问题了。”吕彬奇也笑着道:“不过要报建修群艺馆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老梅,你得让你们龚局长卖力在林书记和冯市长那里吆喝,还得要让王部长也去多向主要领导汇报几趟,当然我也会尽我所能。”
  
      吕彬奇这么一说,姬之稻和梅贻生都激动起来,甚至连费璐都暂时丢开了先前的惶恐,盯着吕彬奇。
  
      这对于文化局,对于群艺馆来说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若是能成,那群艺馆就真的是鸟枪换炮了,再也不用挤在这鸽子笼里了。
  
      “吕市长,真的有戏?”姬之稻忍不住问道,他在分管这一块工作,若是能修新的群艺馆办公用房,那对于群艺这一块工作可是久旱逢甘霖了。
  
      “原来我觉得有难度,但是今天看起来,好像有门儿,林书记对文化这一块工作如此重视,这对于咱们全市文化工作是天大的好事儿,沙主任,你跟着林书记时间最长,对林书记的观点理念最了解,你觉得呢?”吕彬奇把话头甩给沙正阳。
  
      “嗯,林书记的确对文化工作很重视,先前在车上就一直在强调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塑造一座城市的灵魂对于一座城市的全方位发展极其重要,永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沙正阳笑了笑道:“我个人觉得这符合我们宛州城市发展的未来规划,吕市长的判断应该是有依据的。”
  
      被沙正阳这一番话弄得愣怔了一下的吕彬奇哈哈大笑起来,“正阳,你这是耍滑头啊。”
  
      “吕市长,我这怎么能算是耍滑头呢?宛州文化工作一直走在全省前列,在文化基础设施建设上这几年落后了,但只要我们文化底蕴还在,有大批的文化人才,基础设施这些东西,只要财政好转,或者说提前先行一步,我觉得也是应当的,这就要看林书记、冯市长,还有王部长和你吕市长希望从哪一处先着手了。”
  
      这家伙真的才二十四岁?吕彬奇和姬之稻脑瓜子里都泛起这样一个念头,简直比在机关里操练十几二十年的老油子还油,滴水不漏,还说得你觉得在情在理。
  
      费璐此时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今天的工作上了,她完全被今天的所见所闻给震懵了。
  
      这家伙居然是市委办副主任?
  
      而且吕市长所说的是他跟着林书记的时间最长,这是什么意思?
  
      费璐心念急转,这还能有什么意思?
  
      这家伙是跟着林书记从汉都来的!
  
      难怪觉得他的话音和宛州这边口音不太一样,也不像是七厂二所那种被宛州这边口音浸润了几十年但是却还保留着原籍口音的那种味道,他是汉都过来的!
  
      原来是“中枢近臣”!
  
      费璐也不知道自己昏昏沉沉的就怎么渡过了这一个上午。
  
      林书记他们一行在群艺馆呆的时间不短,但绝大部分时间都被龚局长和于馆长“霸着”,其他人根本插不上话,就连王部长和吕市长说话的机会都不多,看得出来龚局长和于馆长是真的有想要借着林书记新来,对群艺工作很重视而想把群艺馆立项建设的事情给敲定下来。
  
      回到家里,女儿也刚回来,费璐心思杂乱的简单做了点儿饭菜吃了,女儿很懂事的把碗筷收拾了。
  
      由于是离了婚,又是群艺馆里专门调进来的业务骨干,文化局这边照顾她,给她也在市局机关里分了一间套间,和贝一河那一间相似,但还要小一点儿,母女俩一人一张床,就在窗户两边。
  
      女儿在住校,只有周末回来住,但吃饭还是回来吃。
  
      费璐嫌学校伙食不好,女儿正在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她宁肯自己累点儿。
  
      下午一上班,费璐走到办公室,看着四周无人,拿起电话就给党校那边打电话。
  
      “什么,调走了?”费璐大吃一惊,“什么时候调走的?就这一周,调到哪儿去了?噢,我是他家属,市委政研室,有没有电话?没有,谢谢了。”
  
      搁下电话,费璐觉得自己有些晕眩,贝一河这个狗东西居然不声不响的调到市委政研室里去了?!
  
      居然不和自己打个招呼,把自己和女儿瞒着?!
  
      一股无名孽火从心里冲了起来,贝一河这个家伙是不是早有预谋?
  
      费璐突发奇想,但转念一想,不可能,新来市委i书记才来了一个月,贝一河要有那能耐,还能在党校窝囊四年?
  
      她得找人问清楚,不能不明不白就这么算了,自己跟了他贝一河十多年,青春韶华都给了他,这一离婚人家就飞上枝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
  
      “很好,准备得很周全,不错!”
  
      钟广标看得很仔细,足足看了十分钟,所以当最后钟广标脸上露出满意笑容时,沙正阳和贝一河以及杨晖三人都松了一口气。
  
      钟广标不是林春鸣,沙正阳和钟广标之前也没有工作上的交道,虽说有点儿私谊,但是如果在工作上拿不起来,钟广标甚至可能会觉得自己上仗着林春鸣的关系有意怠慢,那结果会糟糕。
  
      所以沙正阳对这事儿也是格外上心,对贝一河和杨晖也是叮嘱了又叮嘱。
  
      “正阳,一河,小杨,你们仨都辛苦了,不过这段时间恐怕还得要继续辛苦,下一周就得要开始一个一个厂所调研,我打算在三个星期之内跑完,大一点儿厂一天,小一点儿的也要半天,然后回来汇总一个星期拿出一个总体性的初步方案,……”
  
      “钟书记放心,老贝是老牌重点大学的大学生,厂办副主任出身,本身对七厂二所的情况也比较了解,保证圆满完成你交代的任务。”沙正阳先就替贝一河把话头给接了下来。
  
      “哦,一河是哪个大学毕业的?”钟广标颇为吃惊,老牌重点大学?“哪一届的?”
  
      “南京大学物理系,66级的。”贝一河赶紧回答。
  
      “这么巧?我也是66级的啊,我是西北工大的。”钟广标一下子觉得亲切了不少,两人年龄本来相当,没想到还是高中一届的,而且高六六届也就是大学的66级本身就是一个最特殊的时期,没想到还有这份渊源。
  
      有了这层关系,似乎气氛都融洽了起来,沙正阳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一出顺口话,本来是想要让钟广标对贝一河更看重,却有了这份渊源。
  
      又是一阵唠嗑,免不了要谈到那个时代刚高中毕业进入大学就遇上了特殊时期,所以也是感慨万千,倒是把沙正阳和杨晖冷到了一边。
  
      沙正阳挺乐呵,多给贝一河一点儿希望和动力,也能让这个憋屈了许多年的家伙焕发青春,替自己多分担一点儿。
  
      从钟广标办公室出来,沙正阳见贝一河一个人还走在后边儿,招呼对方跟自己一起回到自己办公室,这才道:“老贝,我和钟书记也汇报了你的情况,他也很赞同,明秘书长那里我也说好了,你在政研室任经济处副处长,好好干,别辜负了钟书记和明秘书长的期望。”
  
      贝一河心中一热,他知道沙正阳一直在运作这事儿,但是他的确不敢抱希望。
  
      能来市委政研室解决行政编制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市委政研室虽然老同志多一些,工作繁忙一些,但是工作氛围很宽松,跟随自己的杨晖也挺勤勉,所以这个星期他虽然天天加班,甚至回到家里还得要熬熬夜,但是他觉得值得。
  
      领导的信任和看重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安慰和鼓励,所以当沙正阳当时提了提要让他担任经济处副处长时,他都不敢置信。
  
      可这消息一传出来,就让市委办都躁动起来了。
  
      再说你贝一河能干受领导重视,可你才来几天,就获提拔?这可不是非领导职务,而是实打实副科级领导。
  
      虽说在市委办里副科级干部满地走,但毕竟也还是有很多没当上不是?
  
      好在政研室这边基本上都是老同志,大多都年过五十,基本上解决了正处级副处级的非领导职务,虽然有些艳羡嫉妒贝一河走了狗屎运,但毕竟人家是要实打实干活儿,不像自己这帮人都基本上喝茶看报了,所以也都没啥,倒是市委办那边很是有些年轻人有点儿不服气。
  
      “沙主任,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贝一河心情激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和沙正阳本身也没啥交情,纯粹就是那么一两次接触,现在人家帮他调到市委政研室,还解决了副科级领导职务,这几乎就是恩人了。

Ps:书友们,我是瑞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