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第一卷 第一百五十三节 赢得尊重

第一卷 第一百五十三节 赢得尊重

    看着丰田巡洋舰消失在机耕道上,樊文良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事情处理得还算不错,唯一有些担心的就是那男孩承诺的三天把钱送到镇政府兑不了现。
  
      车上樊文良问起这个问题,沙正阳显得很自然。
  
      “樊书记,不瞒您说,我认识那几个人中一个,大略知晓这几个人情况,都是汉化总厂中干子弟,其中一个大概是两月前我在县城里吃饭时与他们汉化总厂副厂长钟广标一起,还看见了我和钟广标喝酒,还提到了汉化总厂的一把手孙立诚,……”
  
      “……所以他们应该清楚这个情况,起码他们回去之后他们父母就明白,这里边的利害,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会为了区区一千五百块钱就冒这个风险。”
  
      沙正阳很淡定自若的谈到了自己的分析判断,娓娓道来。
  
      “另外,我觉得这个男孩子的心性可能也不算太坏,感情上我们这些外人无法置喙,但分手之后没说拍屁股走人,还把这个女孩子送回家中,我觉得……“”
  
      “而且我刚才接触了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只是感情上有些难受,但并没有过多地说这个男孩子有多么可恶,嗯,这大概也能说明一些问题吧,基于此,我想如果这个男孩子答应的事情,应该不会毁诺。”
  
      一千五百块钱的确不算小数目,但也得要看对谁来说,汉化总厂的中干现在每年的正份儿收入也是上万元,你儿子把人家一个女孩子肚子搞大了,还蹬了别人,弥补一下女孩子肉体和精神上的损害,不算过分吧?
  
      沙正阳也没提当时还有刑警队一帮人,对这帮汉化总厂的纨绔来说,县公安局刑警队的警察身份或许更具威力,所以沙正阳很笃定。
  
      212有些昏暗的车灯照在前方狭窄的村道上,通过后视镜看见沙正阳胸有成竹的模样,坐在吉普车副驾上的樊文良也有些感慨。
  
      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不同吧。
  
      重点大学毕业的确有其过人之处,而且从县里下来,给县长当过秘书,也的确要比完全从基层起来的干部占据一定优势先手,像一般的乡镇干部你能认识汉化总厂或者汉钢的领导么?
  
      口才,能力,作风,都显现出了沙正阳的不凡,也难怪郭业山要力推他,想到这里,樊文良瞥了一眼沙正阳旁边的熊晨。
  
      这一对比,似乎差距就出来了,这让他有些沮丧。
  
      想到孔令东居然还想要推荐褚友亮,樊文良内心就更是不屑。
  
      熊晨再不济,起码工作作风没有问题,踏实肯干。
  
      而褚友亮呢?浮于表面,溜须拍马倒是挺在行,社会事务办的工作却完全是流于形式。
  
      *****************
  
      会议室里,郭业山手中的钢笔在面前的桌案上轻轻敲打着笔记本。
  
      “关于‘忆传统,做贡献,做新时期的合格党员’专题活动工作,我们就研究到这里,请大家务必高度重视,确保这一次专题活动圆满结束。嗯,正阳,你先下去,我们党委会还要继续研究工作,兴国,你做记录。”
  
      沙正阳身体微微一僵,随即站起身来,将会议记录本递给坐在前排的简兴国。
  
      他知道下一个会议议程将会研究什么内容,一个星期前县委组织部已经向南渡镇党委征求了意见,当然也仅仅是征求意见而已,副镇长彭先才年龄已经到点,年底就要下来,镇人代会将会补选一名副镇长。
  
      县委组织部有什么打算还不得而知,或许征求镇党委意见只是一个形式,但却没有人会把这个当成一个形式。
  
      征求意见,也就意味着上级对南渡镇目前工作还是满意的,也存在着可能在南渡镇现有干部中产生副科级领导干部的几率,这也是一种认可。
  
      窗外院坝里,司机小韩正在爱惜的擦拭着那辆崭新的桑塔纳,阳光下,枣红色的烤漆熠熠生辉,一张纸质临时牌照还贴在前挡风玻璃上。
  
      小莫和刘家国正在桑塔纳旁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什么。
  
      这辆桑塔纳是前天才提回来的,光车价就接近二十万,估摸着上万户加保险,得二十万出头,户上在东方红酒业的名下,但实际上东方红酒业只是出钱,连见都没见着。
  
      和桑塔纳一起买的还有一辆两厢夏利,那才是属于东方红酒业的。
  
      这也是沙正阳考虑到酒厂现在规模不一样了,而且南渡距离县城的确有点儿距离,再要骑自行车到银行或者县里部门去办事,甚至跑一跑销售客户那边,也不太方便了,所以才会同意买这辆夏利。
  
      就这样,沙正阳也都还是花了不少精神来说服宁月婵。
  
      沙正阳下了楼,回到办公室,默默的思考着。
  
      值班的第二天,郭业山就和沙正阳谈了,打算把沙正阳作为后备干部人选推荐给县委组织部,也就是下一步副镇长的候选人。
  
      郭业山没太多的话,只是通报了他这样一个情况,要求他这段时间认证工作,别出状况。
  
      今天党委会显然就是要研究这个议题了。
  
      楼上,会议室里。
  
      “县委组织部只是要求我们推荐人选,至于说组织部门如何来决定,是下一步,还是另外考虑,那都不是我们镇党委考虑的事情,我们今天只是确定人选,大家议一议吧。”郭业山显得很轻松,索性把手中的钢笔轻轻丢在了面前,身体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谁先来?”
  
      见郭业山目光里漫不经心,孔令东心中也是又气又恨。
  
      党委会召开的时间和时机掌握在一把手手中,他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
  
      县委组织部要通报情况,也只会找一把手,不会通报给他这个镇长,甚至连樊文良都可能比他先得到消息,当然这是指官方的。
  
      这就是一把手和二把手的区别。
  
      之前孔令东也找过几位副手谈过,但毫无例外,所有人都哼哼哈哈,没有任何人表明明确态度,这让他很绝望。
  
      褚友亮这几天也在四处奔跑,但孔令东估计意义不大,村上那些个代表们难道还敢私下勾起手来作怪?起码南渡镇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幺蛾子。
  
      以郭业山的政治敏锐性恐怕早就在防微杜渐了。
  
      这还没有算红旗村和东方村这两个沙正阳的“基本盘”,嗯,现在还要算一个三联村。
  
      孔令东知道如果要按照正常顺序来,首先发言的肯定是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张大勇。
  
      可张大勇对郭业山比亲爹还恭顺,他一个原来的治安室主任在郭业山手上不但转了干,而且还被提拔为党委委员、武装部长,他的态度想都不用想。
  
      “郭书记,关于这一次推荐人选,我有一些想法,要不我先来?”
  
      孔令东决定先发制人,若是让张大勇开了头,简兴国跟进,这会也不用开了,直接写沙正阳的名字得了。
  
      “可以。”郭业山显得很淡定,点点头,“那就老孔先来吧。”
  
      孔令东心中越发没底,对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先发制人,更说明对方底气十足,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孔令东也只能搏一把了,但他内心已经预感到,恐怕结果不会好。
  
      “我先说说这一次推荐人选的想法,我觉得在人选问题上,我们还是要本着结合我们乡镇工作实际,选择工作履历丰富,善于应对各种复杂局面的同志,随着新时期发展需要,我们镇上要面临的各种新事物会越来越多,这就要求我们需要我们的领导干部具备这方面的群众工作经验,所以我提镇社会事务办主任褚友亮同志作为推荐人选。”
  
      孔令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稳了稳心,这才开始介绍。
  
      “褚友亮同志年富力强,在镇上也工作二十年了,曾经担任过司法所所长,担任社会事务办主任也有五年了,他工作经验丰富,曾经多次荣获……”
  
      孔令东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褚友亮的优点,但会议室里却听不到任何回响,只听到孔令东干巴巴的声音在那里毫无激情的叙述。
  
      孔令东也很想让自己的介绍变得丰富多彩一些,但是他发现褚友亮的表现的确乏善可陈。
  
      除了工作时间长,荣获多少次先进个人或者先进共产党员称号,其他完全找不出多少值得大书特书的亮点来。
  
      在座的除了郭业山在南渡镇工作时间稍短外,其他人都是在南渡镇工作五年以上的老人了,对褚友亮的认识了解当然不可能因为你孔令东一番介绍就改变,自然没多大兴趣。
  
      孔令东话音刚落,没等郭业山说话,樊文良就先发言了,“郭书记,孔镇长说了他的意见,那我也来说说我的意见?”
  
      郭业山略感诧异,之前他曾经和樊文良沟通过,但是樊文良态度也很明确,不赞同推荐沙正阳,认为沙正阳太年轻,工作时间太短,而且也不是正式党员,需要在锻炼一两年后再来考虑,这一点上两人有分歧。
  
      不过后来郭业山又找了樊文良谈过一次话,樊文良态度要缓和了许多,只是还是觉得沙正阳太过年轻,而且工作时间太短,缺乏经验和威信,难以胜任副镇长职务,但已经不那么坚持了。
  
      这个时候樊文良突然要紧随孔令东发言,难道还要推熊晨?
  
      ********
  
      保底第三更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