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国子监绯闻录 > 第肆叁柒章 不留情

第肆叁柒章 不留情

    朝堂很快肃穆如初。
  
      徐炳永青筋暴突、紫胀颜面渐趋平静,他左手撑地屈腿,爬起显得很艰难,内阁辅臣王科急忙去搀扶。
  
      徐炳永推开他的手,看向沈泽棠,开口道:“长卿,你扶我起来。”
  
      众臣目光暗随去,此二人关系委实扑朔迷离,看似唇齿相依,却又秦越肥瘠。
  
      沈泽棠看向徐炳永斑白双鬓,殿外含混凄凉的冤鸣愈渐而低,终是听不见了。
  
      荆条与皮肉相撞杖击声,仍由晨风席卷送至耳畔。
  
      他微抿唇瓣,抬眼平视皇权攥握之人,终甚麽也没说,从文臣列中缓缓走出,俯身将右胳臂伸给徐炳永。
  
      徐炳永握住面前绯袍袖管,借力而起,趁彼此凑近瞬间,他说:”长卿有心帮扶,老夫定当荣权相待,你应知晓,我难能给谁二次机会的,懂得惜福才能命长。“
  
      沈泽棠笑了笑:“微臣谨记在心。”他抚平被揉皱的衣褶,很沉稳地退回原处。
  
      徐炳永对他的态度并不满意,总有种拳击棉上的感觉。
  
      冷哼一声,遂转而面朝朱煜,拱手道:“要平昊王之乱,老臣早有对策。”
  
      朱煜倾身向前,双目泛光,大喜:“徐首辅还不速速禀来。”
  
      “昊王虽得精兵良将,能以一敌百,吾方却人多势众,能百里杀一,两军相交,必鏖战艰苦,难分伯仲。老臣冥思苦想,深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之理。将兵敌我皆是血肉之躯,虽护有头盔铠甲,但若兵器威力强猛,莫道以一敌百,以一敌五百、敌千亦有可能,此为利器之重。”
  
      徐炳永顿了顿,接着说:“老臣举荐一人,乃工部左侍郎秦砚昭,得臣之忧思后,其与京城技艺高深铁匠磋磨良久,打造出一批兵器,老臣看后叹为观止,不知皇上可有兴趣.........。”
  
      他话还未落,朱煜已传昭秦砚昭觐见。
  
      便见六个侍官推小车至殿前,文官皆瞟眼悄扫,车里摆放各种铜铁锻造的物件,形状很是稀奇。
  
      秦砚昭不卑不亢,撩袍端带行跪拜之礼,再朗声说:“世人何以敬畏水火?只因水火有气无生,所到之处或横尸遍野,或焦骨无存。是以论行军打仗,若能擅用此二者,必然胜券在握。”
  
      朱煜让其站着回话,秦砚昭恭敬谢过,继续道:“车中展摆兵器为火炮、火铳、火箭、火蒺藜、大小铁炮,配以铅弹、铳箭、标叉、马子及火药,不必靠近敌身前,百步外即可借火烧杀,势若摧枯而不可收拾。”
  
      朱煜听得津津有味,郑重接过冯公公呈来的火铳,翻来覆去的打量。
  
      沈泽棠等内阁辅臣得命,可围簇车前近观,看着命为千子铳的铜制兵器,他神情一凝。
  
      秦砚昭笑道:”沈阁老有眼光,昊王的威武四卫以骑兵称雄,此千子铳专为克其而制,将淬有剧毒的生铁千斤藏于铳内,旦得发射,铁片如雨罩顶,任他拼死冲突,也莫能挡也。“
  
      ”可把你能的.......。“李光启神情难形容,把牙关咬得嘎吱作响。
  
      秦砚昭敛笑不语,沈泽棠的手指在牛皮纸包里,拈起一些粉末儿,再放鼻前轻嗅,有硝、雄黄、杉木灰、砒霜、水银等物,这是火药。
  
      ”这都是秦侍郎自己钻磨而出的?”
  
      听得沈泽棠问,秦砚昭话说的语焉不详:”不敢居功,都是拜沈阁老所赐。“
  
      ”你说甚麽?“李光启挖挖耳朵,没好气的问。
  
      秦砚昭勾勾嘴角,恰见徐炳永朝他招手,遂目不斜视地走了。
  
      ”他到底说了甚麽?“李光启有些担心,能让沈二都变了脸色,可了不得。
  
      沈泽棠很快冷静下来,诸臣已经开始退朝。
  
      他沉沉看着徐秦二人尾随皇帝而去,方才收回视线,拍拍李光启的肩膀,意味深长:”你的好女婿!“
  
      .......................
  
      彩霞涂半天,斜阳铺满地。
  
      沈泽棠背着手,沈容随其后,走在通往栖桐院的石子漫道上。
  
      很远已能望见三房崔氏,由几丫鬟簇拥着立在飘黄的梧桐树荫里。
  
      沈泽棠放缓脚步,想了想让沈容先退去,继续朝前走,便见崔氏碎步迎来,喊了声:“二爷!”笑盈盈搭手见礼。
  
      “弟妹有何事?”他面容一贯的温和。
  
      崔氏未语眼眶先红,旁边大丫头玫云先开口:“二爷不知,二夫人把咱夫人当叫花子打发呢。”
  
      “没规矩!主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看我回去罚你!”崔氏瞪她眼儿,才勉力说:”二爷勿要多意,若因此引得你与嫂子失和,便是我的罪了。“
  
      “我且不知发生甚麽,何来的夫妻失何?”沈泽棠语气浅淡,昏黄余晖攀爬他的肩头,整个人沐在夕阳里。
  
      崔氏揩着帕子抿嘴道:”也不是大事儿。老夫人嘱咐我,早备起天冷各房需用的兽炭,可府里日常用度....银钱实在紧巴,梦笙嫂子在时,总叫我直接问二爷拿就是......。“
  
      顿了顿,她说:”今我去问新嫂子这桩事儿,她大抵不乐意,听我说往年皆二爷出炭资,便让我来问您讨要......。“有些说不下去,平日里众心捧月惯了,受不得半句冷话。
  
      沈泽棠唇边噙抹笑意,默稍顷,清润着嗓音道:”你二嫂今岁刚及笄,大户人家的女儿,本就娇宠得不行,说起话来自然不多留情面,你看就是这样的可爱。更况弟妹比她虚长数岁,何必睚眦计较,且就让着她些罢。“
  
      崔氏气得眼前有些发黑,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二爷可要把嫂子宠惯坏了。我倒不打紧,老夫人面前若这般可没甚麽好处。“
  
      她不想在扯这些废话:“兽炭之资估摸算来需得百两纹银,二爷何时备好了,遣人来知会一声即可。”
  
      僵僵的行了礼就要走,半刻不想多呆。
  
      沈泽棠摇摇头笑道:”我的俸禄皆交待在你嫂子手里,自今后若是府里需日常用度,你直接寻她商量就是,毋庸再来问我讨要。“
  
      语毕即再无话说,不疾不徐地洒洒而去。
  
      待那清梧宽厚的背影远得朦胧了,崔氏方似魂转,又略站了会,才抑着愤懑自去不提。
  
      本书来自
  
  

Ps:书友们,我是页里非刀,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