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关于我重生成最后一头巨龙这件事 > 第十一节 正所谓物竞天择

第十一节 正所谓物竞天择


  “元素的存在,是兽人的唯一优势。”
  “但是,曾充满威望的兽人族,现在基本已经没落了。”
  “他们目前只存在于北方大陆卡奇尔群岛的高加索山,以及南方大陆的兽人聚落。”
  女人的年龄莫过于四十岁,身上穿着十分热烈的大红色衬衫,白色的里衣打底,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膀,金红交织,看上去意外的合适。
  下身黑色的古朴典雅的长裙一直垂到木质的地板上,却扔遮不住那娇好的身段,红与黑的搭配很好的衬托出了成熟女性的韵味。
  “他们是万年前依赖元素才能生存的古老种族,是十几个世纪前的遗留物。”
  “简而言之,他们是进化不完全的物种,而且头脑简单,食谱范围及其广大,早在十几个世纪前,他们就与魔兽以及人类结下冤仇。”
  “兽人的种类包罗万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吞食了龙蛋的而衍生的旁支,亚龙人,不过如今已经很少见了。”
  “见到兽人就一要活捉或杀死,因为他们是群居动物,放任其逃跑很容易招惹更大的麻烦。”
  “以后的实践课上,会教你们如何对抗野外遇到兽人,我就不多透露了。”
  “桑妮老师!”
  靠近讲台正前方的宗发小子高高的举起手,脸上写满了求知欲。
  “克里斯同学,有什么疑问吗?”
  “就是,就是!”
  克里斯抿着嘴,在脑海组织一下语言,再度开口。
  “政治课上,艾菲老师说过结盟可以增加两个群落的势力,人类就没有考虑和兽人结盟吗?”
  闻言,桑妮红唇微挑,她打趣道:
  “克里斯,你考虑过和面包结盟吗?”
  “唔....可面包是食物啊?”
  克里斯不解发问。
  “很可惜,克里斯,兽人就是这么看待人类的。”
  “兽人太高傲了,所以也看不起人类技术,与时代脱节,自然也就失去了称霸自然的资本。”
  “唔...嗯...”
  克里斯满脸通红,他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桑妮愉快的轻笑一声,婉转的声音宛若百灵鸟的轻鸣,克里斯的脸变得更红了。
  叮——叮——
  “敢于提出问题是好事,克里斯,你的表现很好。”
  她走向克里斯,大力的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那么现在下课吧。”
  她温和的看向讲台下乖巧的孩子们,如此宣布道。
  ......
  高加索山,海拔4四千米,兽人驻地。
  ​兽语:“今天...族里没有任何收货.....”
  兽语:“今天的猎物...只从黑之森里偷偷带回了三只月光兔。”​
  兽语:“帮图的儿子,还在发烧....气息已经很衰弱了。”​
  篝火旁,老豹人坐在一节枯木上,紧紧的锁着眉头,仇恨与痛苦写满了他脸上每一根皱纹。
  入夜了,寒风冷的刺骨,就连篝火也不再温暖。
  “族长,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半晌,篝火对面年轻的狮人停下处理兔皮的手,这么提议。
  “走?”
  老豹人捣鼓着跳跃的篝火,迷茫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
  “走去哪儿?”
  老豹人看向狮人,浑浊的眼底一片平静的死寂。
  “走出去!走到能够让我们生存下去的地方,兽人应该拥有广阔的草原来奔跑!”
  狮人慷慨激昂的站起身,眼里迸发出了炽热的光。
  老豹人低着头,唇吻张开又闭合,重复了三次,似乎是想要说出什么。
  “不走....”
  老豹人继续摆弄着微弱的火焰,把心里话统统咽回了肚子。
  “族长!这也是为了兽人的未来啊!不离开这里,我们迟早会被那些贪婪的巨狼杀死的!帮图和格瑞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
  狮人扔下手里的活,激动的站起身,几乎是嘶吼的说道。
  “那就你们走吧....我的儿子们死了...我这个老家伙也没了活下去的劲头....”
  “族长...”
  狮人沉默了,他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安慰老豹人。
  他还年轻,也没有孩子,他不懂老豹人的一蹶不振,也没有理由安慰比他经验丰富几百倍的老豹人。
  但是他有继续活下去的那股冲劲儿,而老豹人已经没有了。
  狮人失望的离开了那团篝火,他将大伙召集到一起,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阐述给了其他兽人。
  这些想法引起了兽人们的共鸣,其年长的兽人也均是赞同他的想法。
  等到商讨结束时,已经是深夜了,狮人走向依旧摆弄着篝火的老兽人:
  “过几天,我们趁着巨狼下山捕猎时逃走,您真的决定不走了吗?”
  “不,我想通了...”
  老豹人站起身,眼底仿佛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光。
  “我也一起走,我要活下去...连带着儿子们的分量一起,坚强的活下去!”
  闻言,狮人露出了欢喜的神态,欲要开口。
  古兽语:“不...你们哪也去不了....”
  嘶哑,低沉,像是破烂的声带发出的噪音,这声音在幽暗的角落穿出,扼住了狮人的喉咙。
  撕——咔——
  像是石块和石块碰撞的脆响,又像是碎裂的玻璃,不断溢出的杀气似乎将空气冻结。
  四米....十米...三十米,巨大的柱状阴影将兽人的营地缓缓笼罩。
  那是一头巨大蟒蛇,巴掌大的不规则的紫色晶体包裹住了他的全身,晶体正中央闪耀的光泽十分炫目,看上去高贵优雅。
  古兽语:“晚上好。”
  由紫色调包裹的怪物,仅留下了脸上两颗蓝紫色的玻璃球似的眼睛,其中流转着最为原始的凶恶。
  兽人们被惊吓到了,一时间甚至忘记了逃跑,只是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眼前由紫水晶筑成的巨大怪物。
  古兽语:“我亲爱的食物们....”
  巨蟒吐出猩红的蛇信,热成像将躲藏的兽人尽收眼底。
  他摆动着几乎要撑破岩壁的身躯,向着兽人的营地爬迅速的行过去。
  此起彼伏的哀嚎在高加索的山顶响起,渐渐被湮没在狂风之中。
  ......
  ......
  区区的身体上的挫折并不能消磨孙阳的顽强意志,等到右爪上的伤口好了以后,他又是一条好汉。
  他可是要称霸这座山的男人...呃....龙...
  这一次,孙阳十分小心的上山,每走几步就要紧张兮兮的查看草丛里是不是藏匿着危险的捕兽夹。
  原先哪里的血迹还在,不过那半截尸身不见了,捕兽夹未动,依旧在原地留着。
  一路上倒是发现了五六个形状不一的捕兽夹,均是夹着些干瘪的死兔与死鸟,在寒风的摧残下均已经变成了覆盖着许些皮毛的肉干,看来被夹在上面有些日子了。
  那些兽人的效率不是很高吗?上次他被夹到可是没过一会就被发现了。
  怎么回事内?
  为了抓他的计谋吗?
  孙阳肚子有些发空,于是不假思索的扯下来一条兔腿,清理好兔皮,边走边咀嚼。
  来都来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一口龙息招呼过去。
  实在没辙,还有巡视的灰翼巨狼帮他渡过难关呢,他特地挑了个翼狼巡视的下午以防万一。
  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渐渐,随着乱石与杂草的减少,一处狭獈的小空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熄灭的篝火,被蹂躏过的茅草屋,断裂的铁器,破碎的岩壁.......
  赫然是一片被摧残过的简陋营地。
  孙阳四处搜寻一阵,什么也没发现,倒是收获了些锅碗瓢盆,和一些干瘪的稻米与风干肉条,分量大概够孙阳吃上一个月,他也不难判断出这里曾居住着数十个兽人。
  那兽人们呢?
  下山捕猎?
  下山的路只有他刚刚上来那条,这个可能完全pass。
  被巨狼们吃了?
  距离上一次狩猎才过五天,巨狼们平时在山洞都呼呼大睡,期间他也没见哪头狼离开过狼窝。
  怎么肥四内?
  这件事越是无法用常理解释,他就越是发方。
  在自然界中摸爬打滚了这么久,每一个发现他不摸清头尾就浑身不舒服,毕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会可能关乎到他宝贵的小命。
  所以这里发生了什么?
  孙阳爪子里握着半袋稻米,只觉得心里发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