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闲话

第二百三十一章 闲话

    “多出来的,就给大爷爷大奶奶,还姥姥姥爷们,再有多的,您自个儿也记得煮点儿喝。”
  
      汤国容觉得胃里有点难受,连忙摆手:“没多的,没多的。”就是有多的,她也得给孩子他大爷爷,孩子他姥爷两边送。
  
      至于自己……那羊奶一股味儿,闻着她就受不了,别说喝了。
  
      赵二牛就瞧她一眼,结果被她给回刮过来。
  
      俩口子几十年了,还能不知道她想什么?就是嫌弃那味儿,什么没多的没多的,多出来全给他灌了,还是背着家里两个小的的。
  
      不过……他也没吭声,不然晚上就不好过了。
  
      赵保国不知道他爸妈私底下的眉眼官司,只听到说是没多的,就思忖一会儿:“不然还是抽空再逮一只?”
  
      堂爷爷堂奶奶,外公外婆,老人这边都顾上了,可爸妈才是最亲近的家人,总不能委屈他们嘴吧?
  
      虽说现在是不缺吃不缺喝的,可要以前那样,天南地北啥玩意儿都能买着吃,是不可能的了。
  
      嘴上亏着了,身子骨儿总不能亏着,爸妈……也都奔五的人,这该补都补起来,不然年纪一大,再这个老年病,那个老年病的。
  
      汤国容听了就唬一跳,连忙摆手:“用不着,我又不跟你姥他们一样岁数,喝这玩意儿干啥呢。”
  
      这回赵保国是看出点儿意思来了。“您这是不喜欢喝了?”
  
      不过也有点搞不懂:“怎么这口味儿变得这么快?”以前她还常常买回来了,只要他跟小雅在家,反正是一天一大碗,冲了给他俩喝,不喝还不行。
  
      她自己也是喝的。
  
      现在怎么就……
  
      “倒不是口味变了。”汤国容就咳了两声:“那不……味儿大嘛。”
  
      赵保国一抹脸,明白了。
  
      赵二牛呢,转过头肩膀颤着呢。
  
      “不习惯那味儿,也不早说。”赵保国哭笑不得:“您早问哪?”他忽然回过味儿来,看看他爸,再看看他妈,汤国容忽然有些不自在,屁股往后挪了挪。
  
      “合着这段日子,那奶全叫我爸一人喝了的?”
  
      汤国容左看右看,就是不看自己儿子,莫名的心虚。
  
      “可真难为你们糊弄老半月了,至于吗。”
  
      “你瞅我干啥?”赵二牛道:“这可跟我没关系,都你妈出的主意。”
  
      汤国容看男人就不顺眼了:“咋,合着你没占着便宜?那奶不是你喝的?”
  
      “那不是……你自己不爱喝吗。”赵二牛觉得这人挺不讲道理,那喝是他喝的,不是她自己不喝,还倒了心疼,非得叫他喝吗?结果现在被儿子发现了,错全推他头上?
  
      汤国容哼了一声:“我不爱喝是不爱喝,可再不爱喝,那也是好东西,全给你喝了还不好啊?”
  
      赵二牛长长呼口气:“行。”
  
      赵保国:就这……还能掰扯上?
  
      以前就算了,以后……那羊奶必须得喝。
  
      汤国容脸都苦成一团:“闻着就够受的了,还喝?”
  
      赵保国看看她:“妈这你就得跟我爸多学学了,看人咋做的?那但凡好东西,就没有往外推的,管它味道咋样呢,只要对身体好,就往肚里塞,反正难吃最多就一枪头的事儿吗,可营养要补上了,以后才是实惠呢。”
  
      汤国容觉得自己不算挑嘴的,可不求味道好,至少……不能奇奇怪怪吧?那腥味儿……一般人也接受不了。
  
      反正她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下不了这嘴,说到这个,她也确实挺佩服自家男人的,只要是吃的喝的,再难吃的,他都能眉毛也不皱一下,全往嘴里扒拉。
  
      活得忒糙。
  
      赵二牛也赞同:“孩子说得对,你也得改改了,还以为跟以前似的呢?又要营养要好吃的,现在可没那条件,能指着一个,就不错了。”
  
      汤国容就没好气白他一眼:“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不讲究呢?”
  
      这话听着可不中听。
  
      “啥叫不讲究,这好东西进了肚,那叫占便宜。”赵二牛道:“我看你就是不会享福。”
  
      可拉倒,享福归享福,味道不能不讲究,不然再好的东西,那味儿随不了她意,也没法儿下得去嘴。
  
      “这不正好都给你享了,还不高兴啊?”
  
      “高兴啊咋不高兴。”赵二牛道。
  
      “我说你这人咋这么自私呢?好东西想全占啊?”
  
      赵二牛:…………
  
      “能不能讲点道理了,东西搁那儿,你自己不吃,还非得叫我一人吃,完了还不许我告诉俩孩子,哦,事一发责任全我脑袋上?”赵二牛觉得这日子可真没法儿过了:“说你不会享福吧,你说叫我一人享,那行吧享就享,我这都跟着你话说的,你又觉得我自私?”
  
      “合着啥话都叫你说了,还让我说个啥?”
  
      汤国容一噎,无言以对之下,便开始搅乱:“我不就说了那么两句,你就一大通等着我?抬杠还是咋地?”
  
      赵二牛长长呼了口气,算了不跟她一般计较。
  
      赵保国:…………
  
      把给新奶除腥的几个小点子,一一跟他妈说了,然后他就出去灶棚那里,打水准备洗澡睡觉。
  
      屋里汤国容还在揪赵二牛耳朵:“你这人,还行不行了?当儿子面说我?啥意思啊?”
  
      “哎,谁数落谁呢?”赵二牛斜支耳朵,哎哎叫疼。
  
      “我不能数落你啊?”
  
      赵二牛:“能能能,行了吧?松手,赶紧松手,一会儿子进来了,看着像啥样?”
  
      汤国容哼哼着松开手,赵二牛揉着耳朵,心里犯嘀咕,这几天她脾气阴晴不定的,一会儿好一会儿坏。他觉得可能是更年期到了,所以还是少争,多让让。
  
      汤国容可不知道自家男人心里在嘀咕什么,不然赵二牛耳朵就没这么容易被放过,谁更年期了?
  
      赵保国洗完澡,擦着头发进屋:“爸,妈,我洗完了,你俩先洗?”
  
      赵二牛摆手:“我俩过后再洗,去叫小雅,大姑娘家家的,不能埋汰着,小雅过后再叫小威。”他们两口子就最后洗,洗完了还能把洗澡间收拾一下。
  
      赵保国哦了一声,就转赵雅屋子里去,一掀帘子,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他怎么好像看见他妹手上飘了团透明的球?于是伸手揉了一把,见赵雅手上空空如也,便只以为自己恍了下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父子俩的穿越日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