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新生命

第二百二十六章 新生命

    二表嫂生了,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儿,这是搬到牛角山上来,第一个新生命。
  
      新生总是件喜悦的事情,村民们或多或少的,都从家里拿了点东西,过来道喜。
  
      有条件的,拎上几颗蛋,没条件的,家里布总是的,大人的旧秋衣,给拆拆洗洗,剪成小块儿,也能当尿布。
  
      李家是进进出出的,很多人。
  
      汤国容也在家里翻腾,找东西,鸡是没有的了,羊……这会儿奶给惊没了,她就找找,前段日子,儿子从山里背回来十来斤核桃,好像还没吃完。
  
      找出来,一看只有两三斤,也不错了。
  
      就装篮子里头,再把儿子闺女小时候穿的衣裳,也给找出来,各拿了两套,一块儿给送勇子家去了。
  
      至于家里晚饭,这不儿子做着呢吗,正好她今儿享个清闲。
  
      就做顿饭,赵保国是无所谓的,他手艺吧……也算不上,反正做了能吃。
  
      菜啊肉的搁一块儿,一阵乱炖了,闻着还挺香,那味儿就往出飘。
  
      赵二牛一回来,就看到儿子围着件围裙,在灶棚里盛上菜了,就笑“一闻这味儿,就知道不是你妈的手艺。”
  
      赵二牛拍拍衣服上的木屑子,再薅了把头发,把上面木屑子也给薅下来,一阵乱飘,再打了水洗把手,一弯腰进了灶棚,帮着端菜进屋。
  
      “哎,桌子还没放呢。”桌子是圆桌,就是底下一个四角架支起来也能收回来的那种,一般吃饭的时候才支,平时就把它收起来挨着墙边儿放,免得占地儿。
  
      赵保国说这话时,赵二牛已经端着装菜的盆儿进了屋,听了也没回他,只把东西放凳子上一搁,然后支起圆桌,再把菜挪上去。
  
      这不,也一样吗。
  
      爷俩儿把饭菜都摆上了,汤国容还没回来,倒是在外头野了一天的赵雅回来了,一进屋见桌子上只摆了一盆儿菜,还是大盆儿装的那种,里面什么菜都有,一锅乱炖……
  
      “哎,这谁做的呀?”肯定不是妈做的,别看妈是个家庭主妇,可人生活还是很精致的,有限的条件下,总会多做几个菜色,拿碗拿盘子装的,像这种……看着就糙得很的,妈肯定干不出来。
  
      赵保国斜着眼瞧她“我做的,咋了?”
  
      赵雅正想吐槽呢,一听这话,连讪笑“怪不得呢,有种着凌乱美,我这老远就闻着味儿了,那叫个香,跟妈做的那不是一个类型的,肯定也好吃。”
  
      “少拍马屁。”赵保国催她去洗手,赵雅笑嘻嘻的说了两句好话,再换了身衣裳才出去洗手。
  
      三人儿都坐上了,汤国容还没回来,等半天。
  
      赵二牛拿个碗给装了些菜出来放着,然后动筷子“不等了,咱先吃。”
  
      汤国容差不多快八点才回来的,这时他们仨儿老早吃完了,正一块儿搓着还没搓完的那百多斤玉米棒。
  
      赵二牛见她回来,就道“饭搁小灶上温着呢。”
  
      汤国容就去端了过来吃,边吃还边问“你们吃了没?”
  
      赵二牛看她一眼,这不废话?
  
      “妈,我那双侄子侄女,长像谁呀?”赵雅问。
  
      “长像谁?不像爹就像妈呗,还能像你呀?”
  
      赵雅…………
  
      孩子生下来,是件大喜事儿,高兴归高兴。可犯愁的事儿,也接踵而来。
  
      第一顿,就米汤凑和着了。然后第二天,赵保国已经找猛叔商量着要打算看能不能做红薯粉碎机去了,赵雅也带上农忙过清闲下来的柏颜周悦还……姚大玮姚明策他们几个,满山找野果子去了。
  
      山上其它人,有安排的听着村里安排的干活儿,没安排的也自个儿去寻摸吃的用的,反正……闲挺着是不可能的。
  
      都忙着呢。
  
      而李勇家就开始犯愁,这孩子都生下来了,孩儿他妈,没奶给喂咋办?俩小的饿得嗷嗷哭,叫大人看了心里不知道多疼,可没奶也没办法,只能把米磨成粉,然后熬成米汤给喂。
  
      可这玩意儿也不顶饿,半小时不到,一泡尿就又没了,洗尿布都忙不过来,李勇家外头的晾衣绳儿,那尿布从早到晚都满满当当的,迎风招展着,洗了……还是还有股特别的味道。
  
      不过自家孩子自家不嫌。
  
      关键……还是奶的问题。
  
      本来呢,周悦过来时,是带了两罐子奶粉的,不过当时不遇着事儿呢吗,后来就给开了封,然后用塑料袋给兜着回来了。
  
      奶粉这玩意儿,食品吗,密封得好好的,都有保质期,这开了封的,就不能久放,坏得快。
  
      所以一拿到家,就就给周蕊孕期进补了。
  
      这会儿是一点儿没剩,毕竟就两罐,还容易坏的那种,可不得紧赶慢赶的下肚,不然坏了就白糟蹋了。
  
      要说周蕊孕期,是真没遭过什么罪的,吃的喝的,亏谁也亏不了她的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奶下来。
  
      反正呢,她婆婆柳大美的脸色是很有些不好看的,但凡家里有的,都是先紧着她的嘴来,结果到好,下了肚半点儿用也没有,连个奶都没能给孩子,白瞎那么多好东西。
  
      再是一肚子火气,这会儿也不能火,柳大美就强压着,毕竟儿媳妇还坐着月子呢,不能受气。
  
      她端着给炖好的鸡汤进来,让她吃,就指望着能顺利下奶了。
  
      这鸡汤,是没滋没味儿的,盐也没放,上面一屋油脂,看着……就叫人胃里直翻腾,周蕊这会儿就特别想吃点儿那重口味的,不过……想着孩子,她也只略皱了下眉,然后接过来,很干脆的大口大口的闷了。
  
      柳大美脸色这才好看些,完了再叮嘱她“没事儿自己多揉两把。”
  
      周蕊…………
  
      柳大美掀帘子进去,该洗洗该涮涮,再四下一打量,把大孙子喊过来“铜柱你爸呢?”
  
      抽陀螺抽得浑身是汗的铜柱“他上山去了。”
  
      “他一人去的呀?”
  
      铜柱道“他追着我表姑去的。”
  
      柳大美脸色一阵变幻,自己这儿子,三孩子的爹了,一天天还这么不靠谱,跟个蛤蟆似的,你不戳他一下吧,他就不知道动弹,眼里头也没活儿。
  
      孙子孙女儿口粮还没着落呢,他还那么心大的,光知道瞎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