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双全

第二百二十五章 双全

    这羊才刚牵回来,洗个澡还折腾半晌,受了点儿惊,这会儿是肯定没奶的。
  
      所以……还得在家养上几天,好叫它习惯了,再说。
  
      周文兴他们过来送篓草料,回去是没拿着奶的,不过汤国容很热情的,给拿了十几个橘子,还抓了两三把枣儿,叫他们拿家去给家里尝个味儿。
  
      周文兴哪好意思接呢,就一阵推辞,也没能推辞得了。
  
      因为汤国容生气了就说“怎么看不起婶子不是?”
  
      这话等于大杀器,一说就没人有话能接得下的。
  
      所以拿了草料来虽然没能拿羊奶回去,却也不是空手而回的。
  
      周家哥俩儿走了,姚大玮他们……还忙着,忙着什么呢,这羊都牵回来了,不能叫它露天呆着,羊棚子得搭起来呀。
  
      于是得帮忙,帮着搭棚子。
  
      人多好办事儿,很快就搭上了,然后再去抱了些麦杆儿,给草棚子里铺上一层,免得夜里冻着。
  
      都完事儿了,再分东西,赵保国是给他俩儿平分的,姚大玮他们自觉自己出力不多,能有这些受获,大多还是赵保国的功劳,就不好意思平分。
  
      按他俩的意思呢,占占赵保国便宜,可也不能占大发了,就厚着脸赵保国一半,然后剩下的,再他们俩平分。
  
      赵保国觉得呢,这果子是他们俩打的,他就打点儿野味儿,对他来说也不辛苦,而且这羊弄了回来,给洗澡给搭棚子,人也没少出力,所以平分,他觉得还是公平的。
  
      这统一不了意见,不免要争上一二了。
  
      “跟我客气什么?”赵保国有时候也挺固执的“打野味儿对我来说也不算难,想吃什么再去打就是了。给你们就拿着,之前不还说馋肉来着?就是吃了一顿不馋了,也想想婶子他们。”
  
      姚大玮他们是有些意动的,可到底,也不太好意思了。
  
      赵保国见状又劝“何况就是平分这些,我也占了大头的,不见那三只羊呢,我都一人占了,要我说还是你俩吃了亏,这样都还不肯,那羊也给分了,咱仨一人一只。”
  
      这成哪?
  
      姚大玮跟江明策,连连摆手,生怕他再说,赶紧拿着分给自己的东西,一溜背着跑了,再呆,还得把羊牵回去,这多不好意思。
  
      汤国容在那儿看小羊的公母呢,见那俩跟鬼追一样跑了,不禁失笑“这俩孩子也太客气了。”
  
      赵保国笑笑,问她“表嫂那儿,就这几天了吧?”
  
      汤国容看完了一公一母,然后打水洗手,边回话“差多就这几天。”甩着水进屋,一脸愁容“山上连个医院也没有,到时候,咋生哟。”可把她给愁得。
  
      肚子里可是有俩,光一个没医生的情况下,也挺危险的,更何况还是俩。
  
      至于老管叔……人是土郎中,又不是接生婆。
  
      赵保国可也没办法的,毕竟他也不会接生哪。
  
      “到时候再看呗。”总不可能生不下来,他想想又安抚他妈“部队不搁咱们这边儿吗?说不定那儿有医生呢。”实在不行,到时候走一趟看看,看有没有,能不能请过来。
  
      正愁着过两天要生了,得咋办,外头泰柱就风一样卷过来,跑得浑身上汗,气喘吁吁的,一脸急切“姑,奶她们叫你过去,我二婶要生啦……”话到后头有些破音,很尖锐的。
  
      汤国容脸色一变,蹭一下站起来,就往出跑。
  
      泰柱也跟着她跑。
  
      赵保国…………正说这事儿呢,这就生了?曹操也没这么快的。
  
      他赶紧的也跟着过去,看有没有什么,能搭把手的。
  
      外头赵四美正提着菜篮子往家走,就见汤国容风风火火一脸凝重,脚下生风一样往出跑,难免就多问一嘴“嫂子你这着急忙慌的,干啥去?”都快到饭点儿了。
  
      “勇子媳妇儿要生啦。”汤国容不多停,跑得飞快。
  
      赵四美“不还没到日子?”不过转念一想,双胞胎吗,一般生得比较早。
  
      于是她赶紧跑灶棚里,把菜搁下,然后洗个手也往李家奔去,打算,看看。
  
      李家这会儿特别的热闹,屋里都是女人在,男人是不给进屋的,毕竟人生孩子,你一大男人进去……干啥?
  
      那边烧水的烧水,做面的做面,给孕妇吃点儿好补力气。
  
      二舅妈是在屋里守着二表嫂的,至于大舅妈,就在外头忙着,招呼着过来帮忙的人。
  
      赵保国瞧了一圈儿,没瞧见李勇,这会儿又人人都忙着,都不知道问谁去。
  
      看到周悦在灶棚那儿烧火,一脸担心,就过去问她“怎么不见你姐夫?”他媳妇儿生孩子呢,他人居然还不在?
  
      周悦道“他下地去了,丰哥去喊了。”
  
      赵保国点点头,再看看这里没自己啥事儿,又听着屋里二表嫂一会儿惨叫一声,一会儿又惨叫一声,连连呼痛,还时不时大骂李勇,就觉得……听着挺渗人的。
  
      于是抬腿儿回家去了,人家媳妇儿生孩子,他守着干啥嘛?
  
      没事儿就回去了。
  
      他回到家,想着生孩子这事儿吧,估计没那么容易,他妈在那儿帮忙,一时肯定也回不来,这晚饭……
  
      就拎了个篮子,跑菜地里去摘了点儿菜,回来自己做。
  
      刚把米淘好下了锅,火才点上呢。
  
      汤国容就一脸喜悦的回来了。
  
      “这么快?”从得到信儿开始算,还没一个钟头呢,这双胞胎这么容易生的?
  
      汤国容拍手道“可不就是快吧?跟下蛋似的,一阵一个,一阵又一个,一下子就出来了。”说着又道“看来这俩小的,也是孝顺会心疼人的。”
  
      赵保国…………这跟孝顺不孝顺有什么关系。
  
      “生的是个啥?”
  
      汤国容白他一眼“会不会说话?”什么叫生的是个啥?生的不是个还能生个狗出来不成?
  
      赵保国从善如流改了口“生的是男是女啊?”
  
      汤国容是兴高采烈的“可不巧了吗?凑了个好字,这儿女双全,勇子可有福气呢。”
  
      赵保国笑了下“羡慕人家干啥呀?您不也儿女双全,有福气着呢。”
  
      汤国容被逗乐了“你这是夸你妈呢,还是夸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