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羊

第二百二十四章 羊

    他的意思很明显,要先紧着底下小的来,有多的,才可以。
  
      周文兴表示理解。
  
      “不过在她生之前的这几天,你每天可以来分一碗。”赵保国想了想,这样说。
  
      周文兴立时又高兴得起来,连道了好几声谢,又允诺这几天的草料他们家给包了,然后才高高兴兴的离开。
  
      赵保国看着他回去,笑了笑,觉得这孩子还挺孝顺,胆子那么丁点儿大,为了他奶的健康,也敢来跟他求奶。
  
      毕竟……不熟。
  
      说起周文兴他奶,亲戚关系是没有的。赵保国就随村里年轻人一样,喊声婶子。
  
      周婶子怎么说呢,人也谈不上好坏吧,就是掌控欲,有点儿强,不过再强也是搁自家那一亩三分地头,对外跟人打交道,还是比较讲理的。
  
      赵保国对周婶子说不上什么看法不看法,可他是没什么看法,像周家俩个媳妇儿,看法儿就大了去,反正就是……天天闹腾,老周家就跟唱大戏的,隔三岔个五,就传出个乐子来让村里人看。
  
      都是些鸡毛蒜皮儿的小事,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争的。
  
      这不周婶子现在儿子儿媳孙子都快成人了,还掌着家里分配大权呢,没少被其它人劝过,可人执拗不听劝,村里人劝了劝,不听也就罢了,人家里事儿,外人也不好多说。
  
      今儿就又闹起来了,为着什么呢,就为一盒饼干。周婶子藏得严严实实的,打算留着给几个孙子吃的,比如她高兴了,给一两块儿。
  
      像吃的粮食什么的,大头锁地窖,钥匙她拿根绳儿拴着挂脖子上,她不给,谁也别想动的。像小头的,也锁自己屋里高柜子里头。
  
      她听着老姐妹提过一耳朵,说是见周文盛跟一姑娘走得挺近的,见了人还背着,估计是好上了。
  
      这孙媳妇儿不远了,她就高兴了,赶紧的就回家去,把藏得好东西,给翻出来,回头给孙子拿着,让他拿去哄女朋友分着吃,交流交流感什么的。
  
      结果……她正搁屋里翻着呢,大儿媳妇干完活儿回来,歇歇脚喝口水,听着屋里有动静,心一惊以为招了贼,就蹿进去看,毕竟……这几天家里人,那都有自己活儿,婆婆之前也跑那磨坊去排着队,等着磨玉米面儿呢。
  
      所以……公婆屋里是谁在?
  
      她这一蹿进去,就把自家婆婆唬了一跳,然后就从凳子上,摔下来。
  
      人老了吗,骨头也脆,这一摔,就摔出了毛病,直接……骨折是妥妥的。
  
      挨骂是肯定的了,可骂归骂,受了伤,还得治。
  
      着急忙慌的,把人背着去老管叔那儿瞧病,也把周文兴给吓一跳,询问怎么回事,等得知前因后果,也是无语。
  
      老管叔给正了骨,再上了药,给拿木板子固定了,叮嘱着忌口什么的,完了再说“最好吃点好的,给补补钙,比如骨头汤,再喝点奶什么的。”
  
      “哪有什么好的呀,连肉骨头,都难弄得到。”周婶子这样说着,疼归疼,她也没放在心上,毕竟……人老了吗,吃那些好吃的,又消化不了,等于浪费,不如留给儿孙。
  
      她是没放心上,可架不住底下儿孙掂记着,到处跟人打听,谁家里有的,就跟人淘换。确实也淘换着不少好东西,像大骨头什么的,并没有,野鸡倒是的有,还是问马大胆家淘换来的。
  
      然后一回去,就招了一顿骂。
  
      孝顺是孝顺,可现在家里这情况,哪能那么奢侈?还吃肉呢,又不是能拿钱买的那会儿了,这都得用粮食换的,多划不来?
  
      周婶子骂归骂,可都淘换回来了,粮食还得给人家,不然儿孙在外头跟人说好了的,现在再一反悔,多叫他们没面子?
  
      周文兴也是掂记着的,一只野鸡,能当吃几顿的?吃完了呢?就叫伤腿儿自个儿慢慢好呀?上山采药,心里都想着这事儿,不在状态下,还采坏了好几株药呢,把马昌给心疼的。
  
      好巧不巧的,就碰到赵保国他们三人,从山里回来,那背篓里的东西,就不去看了,关键是江明策手上牵的那只羊,后头还跟着两只小的,一路咩叫着。
  
      绝对是母羊,周文兴心思立马就动上头了,可碍于素日不怎么往来,一时就不好意思开口。
  
      不好意思开口,也得开口哪,毕竟人都要走了。
  
      得了口信儿,他才放心,感激是肯定的,可目前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便满口包羊要吃的草料,他给包了,至于以后……看着赵家若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再搭把手帮衬就是。
  
      周文兴心里放下块大石头,这再采草药,也就没出什么差错了,等采完了再下山,跟老管叔说一声,连忙就跑回去说这好消息了。
  
      然后得了他奶一顿夸奖,又揉搓了一阵,就打发他们兄弟几个,去打羊草,回头好给赵家送过去。
  
      赵保国家这会儿正热闹着呢,姚大玮跟江明策,都还没回去,东西就先放赵保国家里,这会儿子三个人,正抓着羊给洗澡呢,闹得兵荒马乱的,脏水溅了一身一地。
  
      “哎哎,你抓稳了!”姚大玮被羊脑袋顶了一下,疼得他一阵吡牙。
  
      “你行你来?”江明策没好气,这羊力气这么大,他倒也要抓得住才是。又转脸跟赵保国说“老幺你来,我跟老二给它洗。”
  
      旁边围观的汤国容赵四美她们,看着就一个劲儿的乐,还时不时的出言指点。
  
      赵保国就过去抓羊,他力气比江明策大多了,之前就打算自己来抓住羊,然后叫他俩洗的,可这俩货太自信,又没给羊洗过澡,就想自己上上手,他就允了。
  
      完了水都洒一地,也就把羊弄个湿。
  
      有了生力军加入,这洗羊就洗得快了,等洗完了再找条湿布给羊吸吸水,周文兴哥俩儿就背着一背篓的青草过来了。
  
      周文兴那事儿,赵保国一回来,就跟她说了,于是汤国容赶紧上去招呼“兴子来啦?你奶那腿咋样?”就关心一下。
  
      周文盛把背篓搁下,然后就凑过去看羊去了,还上手摸了一把。
  
      至于周文兴就抿着嘴笑笑,然后一连直说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