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进山二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进山二

    “没事儿,这离山上不算远。”赵保国唰唰唰几下,在一棵大树上,砍了根相对笔挺的枝桠,然后再把上头细枝给剔了“村里打猎这附近也来过,真有大东西,老早就惊跑了。”
  
      那动物,也是知道趋吉避凶的,人类常活动的区域,一般情况下,它们也是会避得远远的。
  
      当然天灾情况下……这就另说。
  
      江明策接过他递过来的长枝“别走太远。”他叮嘱一声,然后就举起树枝,去打枣儿,一棍子下去,那枣儿如雨般,哗啦啦往下掉,砸在正弯腰在地上捡自然落下枝头果实的姚大玮,一头一身。
  
      “哎呀,老大你怎么也不先说一声?”姚大玮抱头鼠蹿,浑身都痛。
  
      江明策没搭理他,只啪一下,又啪一下,把容易打下的枣儿,都给打下来,再然后打不下来的,先不管它。
  
      拖着背篓过去捡。
  
      姚大玮嘴里咬着一个,蹲着捡枣儿,乐呵乐呵的,高兴得不得了。
  
      等把地上的枣儿全捡完,就……大半背篓,他还有些意犹未尽。
  
      “看着那么多,这捡起来一放,才这点儿……”姚大玮眼神儿放在大枣树上,上面可是还有着呢,他不死心,拿起长枝也去打,使劲儿打,累出一身汗来,往下掉的枣子,也只零零散散的几颗,全捡了拢一块儿,还没一捧呢。
  
      “不然你爬上去?”江明策怂恿他。
  
      姚大玮有些意动,抬头看了看,然后……还是放弃了。
  
      “算了,把裤子磨破了,咋办?”他们过来时,那是要啥也没有,家里吃的用的,都是老幺支援的,这衣裳裤子……也是,可也不多,真要坏一套,到时候穿啥?打补丁的?
  
      实在没办法,不是不能穿,可要自己作的……他又不是有毛病。
  
      等赵保国牵着一瘸腿儿羊回来,后头还有两小羊咩咩叫着,跟着它们母亲。
  
      就看到俩人,坐在树下聊着天说着话,有一下没一下的摸上一颗枣儿,往嘴里塞。
  
      姚大玮眼都瞪大了,立马从地上爬起来,一溜奔过去“老幺你可真行,活的也能抓着?”
  
      赵保国笑笑,把拴着野羊的麻绳儿,给姚大玮拿着“也是运气。”
  
      “怎么没公的?”姚大玮稀罕的摸摸羊脑袋,惹得它一阵咩咩叫唤。
  
      赵保国没接他这话,没碰着,能咋办?
  
      江明策已经接过他背篓,一只都野味儿装了大半篓,有鸡有兔的,脸上就特别满足。
  
      “这上头还好多呢,打不下来,给想个办法呗?”
  
      赵保国瞧他一眼“你不是会爬树?”还非得等着他回来弄?
  
      姚大玮就嘿嘿笑“那不是怕费裤子吗?”
  
      赵保国无语“合着我的裤子就是铁打钢造的不怕磨?”
  
      姚大玮只干笑,赵保国白他一眼“差不多得了,不有半篓子?”他伸手提起那半篓枣儿,再掂掂份量“起码得三十多斤。”又看向他“就这,还不够吃的?”新鲜枣又不多放,放久了也会坏,再说……这又不是红枣,而是青枣,本来就是吃新鲜的。
  
      赵保国背着野味儿的背篓,姚大玮背着装枣儿的背篓,江明策……就背着空背篓,然后牵着羊,至于两头小羊,不用管它们,母羊在哪儿,它们都会跟着,还时不时低头,啃一口草,然后抬头一瞧,母亲走过多了,赶紧就迈着腿儿追上,咩声叫唤。
  
      姚大玮是很想牵羊的,不过赵保国嫌他太跳脱,不靠谱儿,所以不给他牵,把他给打击得,垂头丧气好一阵子。
  
      很快就来到橘子树那儿,多数果皮还是很青的那种,吃着酸得很,就挑,挑那种泛着黄的摘了,跟枣子放一块儿,这橘子树是有刺儿的,只能就着手能够到的枝桠上的摘,其实的……摘不着,当然要不怕被刺儿,也行。
  
      可谁也不会找这苦头吃,就为了口吃的,不至于。
  
      虽然能摘了来吃的橘子不多,可架不住这一片儿,橘子树挺多,左几棵右几棵的,一棵上头有十分之一能吃的,全摘了下来,那空背篓都装满了,都没地儿搁。
  
      姚大玮看着树上橘子,可惜了好一阵“早知道出来时再卷个麻袋就好了。”
  
      赵保国…………
  
      江明策倒没这么夸张,就说“反正还好多呢,都没熟,等过几天熟透了,再来一趟呗。”然后看向赵保国。
  
      赵保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完了咳一声“你俩要有空,找小雅,反正她在家也呆不老实。”至于他自己,估计得忙上一阵。
  
      果子也摘了,野物也打了,这肯定就得下山回了。
  
      路上还碰到来山上摘草药的,马昌与周文兴,俩人跟着老管叔学医的,天天都去老管叔家,饭点儿就回自家吃饭,也不知道学得咋样了。
  
      不过看他俩一块儿上山采药,都能采药了,估计老管叔对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
  
      “保国哥上山了啊?”马昌看见他,跟他打个招呼。旁边周文兴也跟着喊了声人,然后看看姚大玮他们,见江明策还牵着只羊,后头还有两只小山羊,特别羡慕。
  
      赵保国嗯了一声“搞点儿肉。”又看看他俩儿“你俩这是采药来了?”见马昌笑着应说是,又关心一句“学得怎么样?”
  
      客套了两回,周文兴犹犹豫豫的,一副有话要说又不太好意思的样子,赵保国也没询问,然后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别往深了去,就跟姚大玮江明策,往回走。
  
      周文兴犹豫了半晌,见人都要离开了,还是一咬牙,喊着追上来。
  
      赵保国看着他别扭半天,红着脸吭哧哧的道明来意,然后脑袋都快埋到胸膛里去了,那叫个羞臊得……
  
      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就这么点事儿,至于羞成这样?又不是小姑娘。
  
      赵保国无语了一阵,然后拍拍他肩膀“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周文兴就猛的抬头,欣喜之意溢于言表。
  
      赵保国沉吟一阵“可以是可以,不过肯定不能多。”周文兴有些没懂,赵保国又解释了一下“我表嫂怀的双胎,估计就这几天工夫了,要以前吧,奶不够可以买奶粉,现在……想买都没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