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老管叔

第二百一十二章 老管叔


  他大舅跟老苏头也一样,不下地,搁那儿跟磨一直较劲儿呢,可也是拿主要劳力的份额的,跟赵二牛一样,反正……村里羡慕的是大把,抱怨却是没有。
  毕竟那磨做好了,对他们可是有好处的,毕竟小麦你得磨了才能加工成粮食来吃,没磨你吃个屁,所以并无意见。
  最多就羡慕羡慕人家有门手艺,能叫自己轻松轻松拿全额,还不用下地受累。看看赵二牛,再看看老苏头,李国传,还有老管叔,哪个没自己手艺了,这都用不着下地,村里分粮可一斤不少他们的。
  老管叔是村里大夫,搁以前生活还是挺贫困的,毕竟县里离村里又不远,而且现代医学又那么发达,一个感冒吃两片药就好了,谁还乐意去喝那苦药汁儿?
  他就是一赤脚大夫,以前是不怎么吃香的,现在情形又不一样,村里就他一个大夫,虽说是个赤脚大夫吧,那也是大夫,谁中个暑感个冒不得来找他看病?
  看病不能给白看吧?现在钱又没啥用,提斤米,拿两鸡蛋,权当抵换医药费了,多了他是不好要的,少少一点,总也能维持生活,毕竟……他就一个孤寡老头子,要多了也吃不了。
  自打外头一变故,村里人上了牛角山,猛叔就没少打他主意,老管叔年纪可又不小,山上只他一个会看病的,那哪成?万一哪天出个意外呢?
  他就没少跑老管叔家跑,就劝,劝啥呢,好歹收个徒弟,把手艺传承下去,老管叔也在考虑这个,收徒弟他是肯的,关键……人品得叫他满意哪,而且没天赋也不行,不然死活学不会,有啥用?
  他同意是同意了,就是要时间,观察,观察山上小伙子们,这一观察,就好几个月过去了。
  愣是没个最如他意的,他最想收的徒弟有是有,可人不在牛角山上,有啥办法?遗憾之下只能矮个子里挑高个儿了。
  山上可没什么消息能瞒得了人的,当时这信儿一传出来,全山人都惊动了,有门手艺还不好?看看赵二牛就知道了。
  各家都拧着自家小子的耳朵,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在老管叔面前表现表现,献献殷勤,还有拿好东西送老管叔家的……
  可没啥用,谁送他也不收的,人要是没能瞧上,你给再多也没用。
  两月下来,各家的热情就消散了很多,老管叔油盐不进,不给情面的呀。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看他自己来挑,得合上人眼缘。
  完了就一直没挑出来,把猛叔他们给急得,见天儿往老管叔家跑,老管叔就笑呵呵的,只说:“我心里有数呢。”
  有啥数,这都多久了?怀个胎都该下蛋的工夫了,就挑个人儿,还没挑着?老管叔眼光也太挑剔。
  再急也没法子,老管叔没挑中合他眼缘的,猛叔他们就只能干着急,也不能逼着来,毕竟手艺是人家的,人要不成心教,碍于村长面子上收了,那学不到东西也是白搭。
  猛叔还以为这事儿一时是没什么指望了呢,谁料这土豆刚分配下去没两天,那小麦晒干了正往粮仓里运的时候,老管叔就上了门儿,说他瞧中了两个小伙子,打算收成徒弟云云之类的。
  把猛叔给激动得,肩上担子都差点儿摔了:“叔您说啥?”声音都变了调,可想他多激动。
  老管叔瞅他一眼:“你说你,年纪不大,还耳背了啊?我说啥你没听清?”
  猛叔:“不是,我这不是激动吗。”连忙又确认:“您真打算收徒弟了啊?瞧中哪个只管说,回头我叫他俩上您家去,您放心,肯定也不白教,这学费是要拿的,您也没个子孙什么的,到时候百年,这徒弟吗,学了您手艺,摔盆打幡肯定得顶起来。”
  “养老您也不愁,就您这医术,全山都指望着呢,到那时候,这吃喝方面,都由村里负责,完全不用担心。”
  山上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可不得好好哄着,到时候人老人看病或许不行了,可人经验还搁那儿摆着,当然要好好照顾着。
  中医吗,那都是越老越能耐的。
  老管叔就摆摆手:“这事儿到时候再说。”他这岁数,还年轻着呢,怎么说呢,六十还差两年呢,怎么就说上老了?
  乡下人,六七十还能下地的都多了去,主要是生活条件好了,啥也不缺,这地也不用种多少,就够吃够喝的,才显得六七十就在家里清闲着养老了。
  实际上乡下老人吧,六七十那身板,都还硬朗着呢。
  他好歹也是个大夫,这养身还不能懂?说句实在话,村里几个跟他差不多大的老伙计,那身板儿没一个比得上他的。
  “也行。”猛叔搓着手,笑着:“那您给说说,瞧中哪俩小子了?”
  老管叔瞧中谁了,就瞧中马大胆家那三小子马昌,还有周老大家那二小子周文兴。
  “马昌啊?”猛叔想了想:“他岁数是不是小了点儿?明年才满十八呢,这年轻小伙子,能耐得下性子坐得住?”
  老管叔道:“这岁数小有小的好处,脑子灵活呀,学东西也快,我不挑学东西快,难不成找跟你差不多岁数的?那脑子都浆糊一块儿了,学啥倒也要学得进去呀?”
  猛叔胸口中一枪:“老叔您这话说的,我也没那么不中用……”
  “少来!”老管叔瞪他一眼,然后才悠悠道:“你当我这几个月是白转的?马昌那小子,我都瞅他好长时间了,那性子耐不耐得住,你比我清楚?”
  猛叔一噎,倒也是,便道:“那行,反正您挑的,回头我就大胆家去一趟。”完了他顿了顿:“不过这事儿吧,也不一定能成,要其它人家,肯定是巴不得的,不过老马家,人老猎户了,祖传手艺……”不搁家跟自己爸学打猎,闲了跑出来学那完全没经验医术?当人吃饱了撑的?
  老管叔是胸有成竹的:“这你就不懂了,大胆家三小子呢,这要传自家手艺,前头俩还能不够用?而且吧,这老马家是猎户,这天天山里来山里去的,受伤是常有的事儿,回头你去一说,还能不考虑一下马昌要能学医,家里有人受了伤不花钱就有得治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