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为了众人间的和谐,大家难免对郭昆恶作剧一样的行为表示谴责,郭昆也很上道的表示自己错了,上对不起祖国下对不起人民,为此还巴嗒巴嗒足近千多字的道歉稿。
  受到不小惊吓的宋奇才勉为其难的表示原谅。
  打闹一场后,活儿还得干起来,不过宋奇先是被惊吓了一场,又倒霉的撞了回树,脑门儿还给磕破了,现在还血糊啦,虽然也不严重,这会儿都都不流血了。
  不过看在他这么倒霉的份儿上,赵保国也很善解人意的不让他干重活儿,砍柴这活就他们几个来,宋奇就负责把柴捡一堆绑起来就成。
  宋奇表示:我没事儿,我还能干!
  差不多四点左右的时候,赵保国就挑了一担柴火,叫上赵坚毅回营地去了。
  野物什么的……也带上,回头他再回来,赵全毅就在营地呆着,顺便……等取水队来,到时候一块儿回。
  一般情况,下午的取水队都是四点多到的。
  回去把柴火堆好,赵保国看看两只野鸡两只野兔子外加……两条一米左右长的蛇,本来呢,是打算留条自己这边吃的,不过宋奇挺怕这个,今儿又委屈一场,还是别挑战他的胆子了,至于卫宏爱吃?那忍着!
  干脆两条都给赵全毅带回去,又问他:“蛇你都带走,不然留着回头用锅煮了,我怕宋奇以后连饭也不敢吃。”煮过蛇的锅,再煮饭,他觉得宋奇心里可能会有阴影。
  赵全毅自然高兴,乐呵着:“那敢情好。”想起宋奇又笑了:“看宋奇人高马大的,没想到跟小姑娘一样,还怕这个?”想想觉得可乐。
  赵保国没表达意见,只问他:“蛇都给你了,这鸡和兔子,你就挑一只,看挑个?”
  赵全毅试探一下:“一样一只?”
  “你说呢?”赵保国似笑非笑,胃口也太大了点儿。
  赵全毅讪讪:“那就来只兔子,肉重还有皮毛,到时候让二叔硝了存着,冬天也能用。”
  小算盘儿还挺会打。
  赵保国摸着下巴想了想:“这样,明儿你再上山,下午我多打两只兔子,你带回去,你家我家各一只。”他人就是不在家,也不能让爸妈小妹缺肉吃。
  赵全毅喜得差点儿跳起:“那敢情好。”
  赵保国呵呵一声,交代他在原地等取水队好一起回去,自己则又拿着当扁担一样的木棍去林子里砍柴火去了。
  等到他们再挑着柴火出来,赵全毅已经下山去了。
  古威看了一圈儿没看见,还问赵保国:“明儿他来吗?”
  赵保国:“这水天天都喝,哪能不来?”
  这回柴火是差不多了,赵保国割了点儿草,也不烤干水份了,直接就抱着进窑,铺在窑底挖出来的通烟火沟里,然后整个窑底,铺上一层枯叶,枯叶上再铺一层细枝碎柴。
  接下来的活就得大家一块儿干了,砍了一天的柴,对于长度赵保国是有要求的,都差不多,叫竖着一根一根挨着装窑里去,装满了……外头还有好些柴没地儿装呢。
  装满了开始封门,门上啥做的呢,土胚子混着茅打出来的砖,也没烧过,只是晒晒了干而已,十分易碎,不过赵保国也不讲究这个,毕竟只是试一试。
  就都垒去做门,再用水混着泥给糊一层,把门给封上,先留着上面一层空,赵保喊古威拿块还在燃烧的干柴过来,直接从空隙里头扔进去。
  不过时燃烧的柴火就从竖列的木柴空隙中掉在底部,因为铺了层易燃的细枝枯叶,所以火很快就烧了起来,烟通过火沟往出冒。
  在窑外封门的他们几个,被熏了一脸,赵保国也觉得……眼睛有点儿疼。
  于是手上活干得更快了,催促着:“快,快快。”
  一块块干泥砖递过来,他赶紧垒上,因为只上面一点没封了,所以也封得很快,垒得把窑门封住了,泥砖间还有缝隙,会往出冒烟儿,这就得再用湿泥糊了。
  底下的都是先糊好了的,也就上面一堆没糊上,六个人七手八脚,不过几分钟,就完事儿了。
  门封严实了,烟就没法儿往出冒,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灰头土脸,泥上手上衣服上,都有泥印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古威去打水,打好了水,你挤我,我挤你一下的,洗手洗脸。
  熊野感叹着:“不容易呀!”他觉得这辈子也没这两天一样辛苦,累得胳膊腿儿都抬不起来了,可却也不觉得多枯燥,时间过得,还挺快。
  卫宏甩着水,望向赵保国:“这炭得要几天?”
  赵保国看向窑洞那边,顶上烟洞里往出冒着灰黑色的烟,他沉吟了一会儿:“等那烟淡了,不冒了,就差不多了。”
  这个过程:“得要两三天吧?”他有些不确定,毕竟……烧炭这事儿,他也是纸上谈兵,动手,还是头一回,要一次不成,也能理解不是?
  卫宏他们几个就更不懂了,听了就道:“那陶呢?”
  问这话的是郭昆:“要炭成了,咱是不是就能开烧了?”
  赵保国闻言摆摆手:“没那么快!烟没了,还得把烟洞封死,让里面炭慢慢捂着,再得有个一个礼拜吧,才能开。”
  “这么久?”宋奇睁大了眼,太麻烦了。
  赵保国道:“做什么都不容易。”
  这话倒是实在话,就是他们做生意,那也不容易呀。
  卫宏:“那这几天,咱们就干等着?”
  赵保国说:“想得美,烧陶,那也得有窑呀,总得先把窑洞开好,不然炭好了,这窑还没动工,不是又白白浪费几天工夫?”
  烧柴的窑洞,跟烧陶的窑洞,不都是窑洞?
  这有啥区别?
  看他们几个如出一辙的表情,就知道没一个了解的。
  这也在赵保国意料之中的,于是他就跟他们几个讲了讲这个窑洞之间构造的区别,一溜术语说下来,几个听得脑子直发蒙。
  跟牛弹琴,赵保国也没什么兴致了。
  就摆摆手:“行了,今儿就到儿,歇歇,明儿再挖。”
  一发话,其它几个如释重负,全都高兴起来,宋奇直接去把玩了一下午的五子棋找出来,开始找人斗棋了。
  至于做饭……他们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