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草木灰

第一百四十四章 草木灰


  卫宏:“又没规定说一定要用榛菇,用白蘑也一样吗,反正都是菌菇。”能不吃野菜,就不错了,还得挑挑蘑菇种类?恁大脸。
  熊野:“也是。”有得吃就成,这蘑菇味儿也不错,炒肉片更好吃,可惜……没猪肉,不过鸡肉也是肉,总比吃草强,想想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边几个走在前头的,还边聊边走着,也不嫌累。
  后面赵保国接过赵全毅的担子挑着,把野物给他提着。
  “下午我回,你再给打两只呗?”赵全毅嘻嘻的挤眉弄眼。
  赵保国纳闷儿:“家里缺你肉吃?”不该呀,他们举村儿搬往窝沟岭时,那是啥玩意儿都带上了,就是老秦家养的两头大肥猪,都没舍得留下,一路赶着到窝沟岭的。
  更别家里的养的那些鸡鸭了,在窝沟岭时又成天担心黑雾就蔓漫过来,那几天两个村子的杀猪匠都没个清闲时候,今儿这家请去杀猪,明儿又是那家请的,为着请杀猪匠,都打了好几架了。
  他大爷家时头,也养着两头大肥猪呢,杀了猪一时也吃不完,大多都腌了叫风干,上山也都弄上来了呀,家里猪是大伯娘照看的,她养猪是很有一手,两头猪呢,加起来都快五百斤了。
  除去不能要的,那净肉至少也有四百,四百斤肉呢,这不就个把来月,没了?天天顿顿吃,那也没那么快的呀。
  说到肉,赵全毅是真馋:“可不是,你说我奶跟我大伯娘,也真是,那么老些肉,留着过年哪?”他抱怨可多了。
  赵保国听了心笑,可不是留着过年?
  “还专门给挖了两个洞给晾着,看得比啥都紧,别说顿顿吃肉了,三天才能见着一回荦。”赵全毅是真有些受不了:“一次还只切半斤,那肉薄的……没法儿说,就半斤,她还分成好几份儿,每一份儿跟不同的菜炒,切得那么薄,搁里头一顿饭吃下来,那都找不着几片影儿了。”
  “保国你说说,这像话吗?家里头本来就十个人,再加老姑跟颜颜,都十二个了,十二个人分半斤肉,能尝着啥滋味儿?”他是真想不通,又不是没有肉吃了,至于这么节俭?与其说是节俭,还不如说是苛刻呢。
  要不是亲爷奶,要不是家里其它人也一样待遇,他都以为大伯大伯娘嫌自己吃得多不待见他呢。
  大家都一样待遇,所以……你委屈个啥?
  赵保国无语:“又不是只你一人儿。”
  赵全毅一脸委屈:“可我这胃里头受不住呀,你说这饭上有壳屑没法儿弄干净就算了,毕竟山上没那条件,咱要求不能太高,可没油水儿,谁受得了?胃里天冒酸水儿,你没看我都瘦了一大圈儿?”
  “哦,我看看?”赵保国仔细看了看,在他期望的眼神下来了句:“没哪,我觉得你可能还胖了点儿。”
  正拍拍脸还转了个圈圈儿好让堂弟看清楚的赵全毅一脸不可置信:“你近视了还是眼瞎了?”他脸颊上的肉都没了,还说胖?
  赵保国笑两声,快步挑着柴火走了。
  后头赵全毅赶紧跟上:“保国我刚那事儿,你答应不答应啊?我跟你说你不同意我跟你急啊……”
  不同意能成吗?要不答应他,直到他离开这儿之前,赵保国耳根子就清静不下来,可也不能让他轻松如愿,就说:“那下午你得多出点力。”
  赵全毅高兴的保证:“看好吧。”干点儿活算啥?本来上山就是爷让他帮忙的,本来就要干活儿,现在换了堂弟打几只野味儿给他解馋,等于他没多出力,划算着哪。
  虽然调料不足,可新鲜野味儿也吃得美极了,再加上中午还特意先煮了锅米饭,白花花大米饭浇上小鸡炖蘑菇的鸡汤儿,那叫个香。
  七个人都吃得肚皮滚圆,这会儿懒洋洋的瘫地上,晒着太阳,感觉老幸福了。
  留下边儿上一摊狼藉的残羹冷汁还没收拾……天渐热了,又是大中午,很快就会坏,而且还会招来蚊蝇。
  赵保国没瘫着,他走到边儿上去打了趟拳,好助消化一下。
  演武了两三遍,再过来一看,熊野跟卫宏被太阳晒得都快睡着了,赵全毅则跟古威还有宋奇郭昆三人玩起游戏来,还边玩边聊天。
  玩什么呢?玩儿的五子棋。
  又简单又不腻,山上是没棋,可这棋又不麻烦,捡五个石子儿,掰五个小棍子,就当黑白两方了。
  谁输一回就换人上,这会儿是赵全毅跟郭昆在下,旁边两人还出谋划策。
  “别走那儿!”古威看着就急眼:“那儿才仨个子儿,走这儿……这儿看到没?他再下一个,你路就死掉了。”
  郭昆一看果然,于是连忙把准备下到另一处的小木棍给挪到古威指点的那个空中去。
  赵全毅:…………
  赵保国:还挺会找乐子。
  “差不多得了,碗呢锅呢?不洗了晚上那顿咋吃?”他就撵古威去洗锅子,见他来了,郭昆他们也都讪讪的起,宋奇把五个石子小棍收好,回头得空还能玩玩。
  各自的碗各自洗,锅就是古威洗的。
  “衣裳上擦擦得了,你这指着太阳晒干哪?”看古威洗完锅子甩着手上水回来,摊出两手跟个傻子似的站那儿让太阳晒,赵全毅就无语。
  赵保国看着也觉得古威脑阔有毛病。
  古威没听他话,径自晒太阳,只叹:“一手油,咋擦?”擦满屁股油,回头招一堆蚂蚁虫……又说:“晒晒干,估计也不油了,擦没办法。”
  合着昨儿洗碗洗锅,都没洗干净?想到这一点……赵保国脸立时就青了。
  赵全毅有些诧异:“你没用洗洁精哪?”就光用水随便洗洗,能干净?
  这人也太埋汰!
  看他一脸嫌弃,古威心里苦:“又没带那个上山。”
  赵保国觉得头有些疼,不过这也怪不得古威,毕竟不是农村人,在他家住了段日子,有些技艺没用到,自然也不知道。
  他指了指离石头灶那儿:“去抓把草木灰,重新洗洗。”草木灰含碱,去污能力是极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