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四个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四个


  于是应得也很干脆:“谢赵叔了,您没少替我操心,我记着呢。”又有些担心:“就是我挺笨,也不知道学不学得会。”
  听他愿意学,赵二牛就高兴了,当下摆摆手:“你是手笨又不是脑子笨,再说种庄稼那是力气活儿,也不用上脑子机灵。”
  这话听着多别扭。
  不过赵二牛没觉着,还说着:“赶明儿去你大伯家坐坐,跟着学点儿经验,我托他下地带上你,这会儿种庄稼不是时候,可菜啊什么的,也有种的,这段日子草生得猛的,天天拔也拔不尽,回头家里事儿不用你,你就跟着你大伯后头,学点东西。”
  拔个草,总也不至于不会。
  古威同意了,于是第二天就跟着赵二牛,上赵全勇家去,跟着喊大伯的,是赵二牛大哥赵庆祥,赵全勇不在,地里庄稼自然当爹的得多看着。
  赵二牛跟他大哥交代了两声,又叮嘱古威凡事多听他的话,就又回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古威就跟着赵庆祥去地里,满地的杂草麦苗都快分不出来了,杂草茂盛之极,天天都有人在地里忙活,头天刚拔光,过一夜又冒出不少。
  所以地里天天都有人在,赵庆祥领着古威下地,地里的都是女人们,男人有重活儿要做呢,譬如……下山挑水。
  过去的路上碰着人,还时不时的打个招呼,赵庆祥也上心,就跟古威指,说那那那是谁家的谁家的,叫婶子,叫伯娘之类的,给认认人。
  古威嘴也甜,赵庆祥让他叫谁就叫谁。
  等到地里头,就听着赵庆祥说话,说麦苗长啥样的,只麦苗不拔其它的都拔光。拔出来的杂草也是不能乱扔的,杂草是不止一种的,有很多种,先都拔了,有些杂草能喂牛,山上有五头,两头是靠山村的,三头是窝沟岭的,当然现在已经不说是哪村哪村的了,反正都合一块儿用。
  能喂牛单捡出来搁一堆,回头自然有人拿去牛棚给牛吃。
  还有些杂草是野菜,也不止一种,哪些好吃,哪些不好吃,好吃的又拎出来单放,等完活儿了拿回家洗洗,也是一道菜,不好吃的就也拿回去,喂猪。
  古威听着赵庆祥给他指认这是什么野菜,那是什么野菜,能有什么用,他听着两眼都快蒙圈儿,合着就没有没用的?不是人能吃就是牲畜能吃的。
  他们牛角山上,一点也不缺菜吃,虽说……只是野菜。
  但在地里种的那几亩蔬菜没成熟前,野菜也是菜,而且它生得又快又多,拔了扔不如拔了吃。
  不过跟着下地三四天,古威对牛角山上的野菜就已经如数家珍了,他心里不由得苦笑,难道自己还真是种地的命?读书也不见这么快的。
  赵二牛知道了倒是高兴,连连说好:“本事学到手了,才是自己的。”
  古威心说要有条件,谁愿意下地学这个?
  不过如今这世道,他不学也不成。一天弯腰起身的弯腰起身的,骨头架子都快累散了。
  好在赵二牛去赵庆祥家里讨来了红花油,揉得他一顿鬼哭狼嚎,惹得外面人不停往里瞅,干啥呢这是?
  赵二牛听得直皱眉:“白瞎长这么大个子了,就抹点儿药,有这么疼?”
  古威疼得眼泪直往出飙:“叔啊,疼,是真疼,能不能下手轻点儿?”
  “轻了没用啊。”赵二牛自然不会采纳他的意见,照样该咋下手就咋下手:“忍忍啊,等过了这段日子,适应了,就不疼了。”
  古威顿觉眼前一黑。
  “这红花油要不抹,你明儿个都起不来。”
  所以……只能忍了。
  不过人的适应性,还是很强的,不过过了几日,古威就适应了这样的劳动强度,红花油抹了两天后,就再没派上过用场,顶多……晚上睡觉呼噜打得震天响。
  晚上俩口子睡觉时,汤国容听着传过来的呼噜声,还有心疼:“也真是难为他了。”城里长大的孩子,谁能干得了这乡下活儿,就是他们乡下人,干活儿是干活儿,累?那也是真累的。
  他们常年干农活儿的都觉着累,何况从来没干过农活的城里人呢。
  赵二牛翻个身:“早晚得有这么一遭,早点适应也好。”毕竟他又不是没想过别的路,可架不住他手太笨学不会,要学会了,也不用下土务农,吃这样的苦头。
  日子就赵二牛一边教徒弟做踏碓,古威天天下地拔那怎么也拔不完的杂草中渡过。
  这日汤国容又开始提儿子了,愁眉不展着:“都快半拉月了,怎么毛蛋儿他们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每隔一会儿,她就往出走走瞧瞧,望着山顶方向,没瞧见儿子他们从山上下来,又失望的回去念叨一句。
  赵二牛耳朵都听起茧子了。
  “啥半月?不才十天呢吗。”赵二牛这样说。
  立时就得了汤国容一句骂:“咋?十天你还嫌不够?”
  得,我不说了。
  倒是跟着赵二牛学手艺的秦胜插了句话:“容婶您也别着急,都这么多天了,我估计保国哥他们差多也该到了。”
  跟着一块儿来学手艺的除了他们靠山村的秦胜,还有支书徐向伟的二弟徐向业,年纪是四个人中最长一个,今年四十,这会也开口:“胜子说得对,容妹子你这一趟一趟的,还不如想想等毛蛋儿回来,弄点儿啥好的给他补补哪。”
  边儿上齐老二就接腔:“这倒是。”又跟汤国容说:“我家鸡还有几只没杀呢,回头叫那口子给让捉一只过来。”
  汤国容哪能答应,这鸡……以前倒不算啥,如今可显金贵,谁家还有没杀的老母鸡,可不当似的养着,指着它下蛋再孵小鸡呢。
  便也推辞,而齐老二却十分来劲儿:“不就只鸡吗算啥?我这跟着二牛子学手艺,那都没给拜师礼呢,这要往上再搁一两百年,那学手艺能这么轻省?”他觉得自己还是占大便宜的。
  赵二牛就摆摆手:“乡里乡亲说这些个见外的干啥?都新社会了,那封建老风俗,咱不跟着来。”
  又说:“再说了,你媳妇儿隔三岔五的,这菜也拿,那菜也给的,不也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