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四十一章 秦胜

第四十一章 秦胜

    赵二牛:“也行。”他们不常在老家住,厨房里的盆儿啊碗什么的,其实并不太多,现在空的都用光了,想调面糊…………
  
      “把外头那个大盆儿给拿来。”就使唤站在门口吃饼子的儿子。
  
      赵保国哦了一声,低下身子去拿盆儿给递过去。
  
      汤国容闻言便又交代:“用小灶上的开水先烫两回。”
  
      赵保国吃完饼一抹嘴,再把手洗洗干净,一看时间,差不多九点半,该去猛叔家了,就打了个招呼:“爸,妈,我去猛叔家了啊。”
  
      赵二牛闷头调面糊,就摆摆手:“去吧。”
  
      汤国容担心着说:“那你自个儿当心着点儿,要有危险什么的,别一个劲儿瞎冲。”先保全自己呀,又说:“跟强子相互扶持着,别瞎跑知道不?”
  
      赵保国就点点头:“别担心,我跑多快您还不知道?真有危险肯定不瞎出头,您就放心吧。”
  
      汤国容听了稍稍放下心,也是,孩子大了看着挺稳重,可小时候也不是没皮过,早年被公公抄着扫帚满村儿追,也没追上过两回。
  
      那小腿儿倒腾的,快得不行,学校还专门来建议他往田径方向发展呢,也就是孩子自个儿不肯,要不然,指不定都能上奥运了。
  
      赵保国把他爸的雨衣雨裤给翻出来,穿上,雨鞋就算了,不好走道儿。
  
      还把剁骨刀给带上。
  
      走前到厨房问他爸:“一会儿政府的运输物资的直升机估计得过来,爸你要不要去猛叔家等着?”
  
      赵二牛道:“没那必要,真来了,等着村里分配就行。”猛子这村长当得还是很得心的,公平公正,亏不了他们家。
  
      赵保国就哦了声,然后就径自往猛叔家去了。
  
      到的时候他大表哥李强已经在了,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跟他们一队的秦胜,这就是意料之外的人了。
  
      赵保国脚步都顿了下,又恢复如常进了屋。
  
      李强一见他这身打扮,就笑出声来:“咋把这雨衣给穿上了?”
  
      赵保国就笑笑:“有备无患吗。”
  
      随手拖个板凳坐下,又问他:“猛叔呢?”
  
      李强说猛叔去老支书家商量事儿了,叫他们自个儿去外头跟大胆那队人交接。
  
      赵保国又看向秦胜,李强顿了顿,才说:“胜子,听哥的,这儿用不着你,赶紧回吧,你爸不在了,你屋里就你奶跟你妈,你一个独苗,跑来掺和这事儿干啥?”
  
      又说:“咱村里头,还没到那要你上场的地步。”秦伟昨儿个没了,他老子娘媳妇儿,昨儿来那么一出,都叫人够受了的了。
  
      今儿要秦胜再出去,没出事还好,要出了事儿,哪怕只是磕了绊了破皮了,那俩人估计不能少闹腾。
  
      秦胜就笑笑说:“强哥你这话就见外了,我也是村里的男丁,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哪能置身事外,就等着你们护着了?”
  
      见李强还要说话,便又紧接着道:“你放心,我奶跟我妈那儿,我都说通了,真要出事也是我的命,到时候就劳村里头多顾着些。”
  
      说得倒是很好听,真出事儿…………能安生?
  
      不过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他再推托,也有些不近人情。
  
      想想便说:“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你得找村长,得他同意了,才能带着你。”
  
      秦胜就等他这句话:“那强哥你先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去老支书家,找村长谈谈。”
  
      李强摆摆手:“那你快着点儿,时间长了,我可不能再等。”毕竟,下半夜守着的马大胆他们,还等着他们过去轮换呢。
  
      秦胜哎了一声,跟赵保国打了个招呼,起身就小跑着出去了。
  
      李强在后头喊:“最多九点五十啊,说通了就在村口儿。”
  
      秦胜声音远远传来:“知道。”
  
      赵保国:“他怎么想起跟着来了?”昨儿个也不见来报名,临了临了,反倒要跟着去,不怕家里老人闹腾了。
  
      李强起身:“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就往出走:“这不都是事儿吗?你说要带着他,万一出事儿算谁的?说是说通了秦婶儿跟他老娘,真要出点事儿,咱俩家都得被闹腾!”
  
      挠着头往外走:“烦人哪。”
  
      到了村口,俩人就找地儿蹲着说话,顺便等等秦胜,李强看着时间,反正只等到九点四十五,过了点儿,就不等了。
  
      也不知道秦胜是怎样说通猛叔的,他俩儿就等了几分钟,人就风一样跑来了:“咱走吧。”
  
      李强还吃了惊:“猛叔真让你去呀?”
  
      秦胜就笑:“咋不能?好歹我也是个大小伙子了。”
  
      村长都同意了,他还能说啥?
  
      带着呗。
  
      于是仨人就一块儿往村外去了。
  
      守下半夜到今日十点的,是周家老大周广汉带着周家老二家的大小子周文隆,伯侄俩儿。
  
      这会儿正坐在一棵老桑树底下说话,就远远的看着换防的人来了,周文隆便冲着他们挥手喊:“这儿呢这儿呢。”
  
      仨人赶紧就过去。
  
      李强问周广汉:“情况咋样?”
  
      周广汉抹着脸:“不咋样啊,我跟文隆俩个,昨儿个是在那儿?”指了指农田边上儿小山坡:“头坡子那儿守着的,昨儿个得有千八百米远吧,每隔两钟头,我俩儿就往后退上百米,晚上看不见,只能估摸着退退,天亮了能瞅见了,就看那玩意儿,都翻过桐子林了。”
  
      周文隆也挤着插了句:“强叔,这蔓延速度太快了,我估计下午吧,不到晚上,咱村里的庄稼,都得被祸祸,咋办?”
  
      李强也发愁呀,可发愁也没办法,只好摆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能咋办?”又说:“你俩儿守了一晚上了,都回去歇歇,顺便,把这事儿跟猛子说说,好叫他跟村老们拿个主意,是留是跑,都得有个准头不是?”
  
      周广汉道:“也是,总不等死。”就招呼着侄子往村里回了。
  
      “这儿就交给你了。”
  
      李强点点头:“我看着呢。”
  
      仨人就挨着那棵老桑树坐了,说着话,时不时的瞅瞅头坡子那儿的情况。
  
      话还没聊两句,赵保国就听到隐约的轰鸣声,瞬间提高了警惕,又推了推俩人:“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