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三十章 异想天开

第三十章 异想天开

    要到了不得不逃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带着村里人,退进越龙岭避难。
  
      只要他在山里头,挑个好地儿,就算不好也没什么,反正他能改善,那就挑个合适的地界儿,改出一片平地来,村子完全可以在越龙岭重建吗。
  
      当然了,前提他这山神,没被这突然变化的天地,给打落了。
  
      只要他还是山神,那整个越龙岭,都在他感念之下,如果山中没有出现裂缝,那就代表这裂缝没法儿在他的神域里威风什么。
  
      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可如果越龙岭有,那他立足于他的神域,有必要试一试,以他作为山神的神通,能不知道找到裂缝的起源,就算不能,也可以试试能不能合闭它。
  
      要如他所预想的那样,就好了。
  
      赵二牛一拍脑门儿:“差点儿忘了你这个。”也怪这一天天的事儿老多,儿子撞了大运的事儿,头前看着也没啥用,他就没多上心。
  
      谁料到世道突然就变了呢。
  
      真要能成,那他们村里人,就不会遭难了。
  
      赵二牛一想到这个,就有些坐不住,连他宝贝的木匠工具也搁下了。
  
      一把抓住赵保国胳膊,就往出走:“走走走,爸跟你一块儿去。”看看他这个山神儿子,本事多大,到底能不能护得住一方平安。
  
      “叔去哪儿啊?”汤国容去厨房做晚饭了,古威就坐在大门门槛儿上,一只脚支楞着,见赵二牛拉着赵保国要出门的样子,就问了一嘴。
  
      “嗯,出去一下。”赵二牛嗯了一声。
  
      汤国容从厨房探出头来,手在围裙上擦着水:“饭都做上了,往外跑做啥?”现在这情况,地里那些庄稼,以后也不能指望。
  
      赵保国就插话答:“之前那阵儿大麦不跑水沟子那儿去了?还摸了两条鱼回来。”实话是不可能说的,得找借口:“他都摸着了,估计那鱼挺多,可能是从平远溪上头游过来的,我跟爸去转一圈儿,看有没有哪家小子不听话又偷摸玩水去了。”
  
      赵二牛就顺着儿子找的理由往下接:“顺便看能不能摸两条回来,给烧个汤。”又看了看坐门槛上的古威支楞出来的那只脚:“这孩子不是腿不好吗?正好给补充点儿营养。”
  
      古威就笑:“谢这么客气,谢谢啊。”
  
      汤国容也不好说什么,就道:“别瞎转,转一圈儿就回。”又转身进去了。
  
      “得嘞。”
  
      爷俩儿往山上走去,村民们基本都搁自家,现在这情况,谁能顾得上春耕呢,都在家做准备,所以村子里头没什么人走动着,小孩子被大人拘着不让出家,就在院子里玩闹。
  
      赵保国跟他爸简单说了说,他昨儿晚上上山试验出来的结果。
  
      赵二牛听得心里一块大石都落了地,能改变地势,还不能在山里头整出一片平坦地界儿来?说不能连房子都能造出来呢。
  
      他不由得想要整个越龙岭,全给推平了再在那儿造屋子,能得住多少人?
  
      赵保国哑了半天:“爸你可真能想。”但想想觉得,好像也不是没道理。
  
      进了山青山隐隐,赵保国难免在心里头估算一回。
  
      越龙岭不算什么名山大山,可占地面积也不小,横垮三县之地,真要全然给推平,再建一城,若是高楼大厦,起码能容百万人。
  
      他内心也有点激荡,想要试验一回他爸的打算能不能成,可一踏进越龙岭的范围,脑海中只想了一想,便有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他那山神山位都有些不稳当。
  
      他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
  
      赵二牛还一脸期待的看儿子:“到底成不成啊?”
  
      赵保国道:“不成。”
  
      赵二牛一惊:“咋不成呢?不说自个儿是山神来着?你把这地界儿给改改,不就能成了?”
  
      赵保国说不上失望不失望的,只跟他爸解释一回:“您也说了,我是山神,真要把越龙岭平推了?越龙岭都没了,那我还能是山神?”
  
      山都没了,他是哪门子的山神?神位直接能打落,原先就着越龙岭里本来就有山谷平地,或能接纳些人口。可若把越龙岭全然改造,山不成山,人倒是能住了,他却没了山神神位,没了神通防护,那越龙岭与其它地界儿,又有什么不同?
  
      赵二牛愣了下,虽有些失望,可这种事情强求不得,不然什么好也落不着。
  
      就现在也挺好,反而安慰他儿子:“不成就不成。咱也别贪心,现在不挺好?拯救世界有政府有国家呢。咱这边儿能搭把就搭一把,没那么大能力,也不能把自己个搭进去。”
  
      赵保国点点头,是这个道理没错了。
  
      抓着他爸说:“爸,我带你去个地方,别怕啊。”
  
      “我怕…………啥???”赵二牛正想说他怕啥呢,冷不丁一个恍惚,眼前景象就变幻了,再一揉眼看,身处一个山谷里,不算大,估摸着能有个千八百平的样子,眼前儿不远还有个小水潭,潭边草木茵茵,零零星星的小花朵,红的白的黄的点缀其中,一片生机盎然。
  
      赵保国看他爸捂着胸,一脸受到惊吓的样子,不由得关切问:“爸,您没事儿?”
  
      赵二牛缓过神儿,吸了一口气:“我有啥事儿?”打量起山谷的风景来。
  
      转了一圈儿,很有些激动:“这地儿好,要在里头建个十层八层的楼子,建上那两三栋的,一层紧着点儿,开个三四间屋子的,咱全村儿人都搁得下。”
  
      赵保国笑了笑:“爸您想得可真老远的。”不说政府那边已经采取了措施,光说怎么把人劝到这里来,就是个大问题了。
  
      说这里安全有保障?怎么跟人解释?难说我儿是山神?
  
      赵二牛不由得怔了下,就问他:“你这地儿,到底安不安全呢?”
  
      赵保国明白他爸的意思,不由十分自信:“我敢说全世界也没越龙岭再安全的地方了。”哪怕是政府的各种基地,也是比不上的。
  
      他一进越龙岭,就等于踏上了自己的神域,整个越龙岭都在他感念之间,一草一木一花一鸟,纤维细胞都一目了然,丝毫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