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管教

第四百三十七章 管教

赵保国一板起脸来,还是很能唬住他的。于是,诺哥儿的苦日子,便来了,但凡有错的地方,就得受罚。一不如意就发脾气,打骂下人?虽说他人小力道小,打也打不疼,可这行为,哪里对?赵保国见了那幕,为免自己不知内情再委屈了孩子,还特意问了个清楚。确实是诺哥儿的错,于是并不纵容他,直接就把他提溜到前院儿去,顶着日头罚站马步,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结束。他还很不服气的,罚就罚。结果两分钟也没能坚持下来,就抿着小嘴,十分固执的坚持着,直到实在站不稳了屁股就坐上。赵保国狠下心,非得掰掰他这毛病。再把人提溜起来:“站稳了。”诺哥儿委屈得眼泪都掉下来,还得站着马步。赵保国见他站得不稳,满头的汗抽泣着,还掉着眼泪。就问他:“知错了吗?”诺哥儿不吭声。赵保国:倒很有脾气。“不认错就继续站着。”他还特意叫人搬了躺椅过来,顶着大伞挡遮阳,那酸梅汤是冰镇过的,喝着又解喝又凉爽。正罚着孩子呢,外头就有下人麻溜的跑后院儿报信去了,赵保国喝着酸梅汤,看着儿子搁太阳底下扎马步,半点儿不觉得不像话。结果还没能等他让儿子服软,就迎来了一脸怒容的唐妤:“你这是做什么?诺哥儿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跟他好好说不行吗?非得体罚他?他才多大点人儿?这日头这样毒辣,晒出个好歹来怎么办?”诺哥儿一见靠山来了,扑过去就哇哇嚎哭。唐妤心疼得搂着他哄着顺着,越哄他哭得越凶,还哭得直打隔。“娘,诺哥儿脚疼。”诺哥儿哭诉着委屈,想让她抱。唐妤可抱不动小胖墩儿了,可见儿子这样委屈,也咬牙去抱,差点儿一咧跌栽倒。“一会儿叫你白姑姑给你揉揉。”唐妤艰难的抱着小胖墩儿,哄着他别哭。赵保国哼了一声,过来就把他提溜下地:“疼什么疼?就站上一会儿就疼了?给我好好站着,没想明白哪里错了,别说揉脚了,晚饭也不许吃。”
  try{mad1(gad2);}catch(ex){}诺哥儿哇的一声大哭,赖地上打滚儿:“爹坏,爹坏,娘你打他。打他!”赵保国差点儿气笑了,指着满地打滚儿的诺哥儿,对唐妤说:“慈母多败儿,都是你惯得他这毛病。”唐妤没理会他,只顾着哄儿子:“诺哥儿快起来,一会儿衣裳再弄破了。这不你最喜欢的吗?”赵保国觉得这孩子不管是不成了,可媳妇儿貌似没跟自己站一线上,于是直接上手就把他提溜起来,拎着他的后领子就走:“回你屋去,我今儿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娘!娘救我呀!”诺哥儿挣扎着喊娘,可把唐妤给心疼坏了,可男人管教孩子,她最多能说说,真要对着来,是不行的。只得一溜小跑着跟上,劝道:“你跟他好好说,可千万别打孩子。”孩子这么小,哪里经得住罚打呢?赵保国:“我又不是后爹。”“行了,你赶紧回去。”赵保国摆摆手:“省得一会儿看不顺眼,再耽误我事儿。”唐妤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诺哥儿惊得眼泪都忘了掉,娘就这么走了?落爹手里还能有好吗?连哭都不敢大声了。怂。心里有些小怕怕,怕挨打,毕竟赵保国黑着脸,还是很能让人生畏惧的,熟,每日里基本就晚上能见见说说话的,也就最近几日,能常见,混得有点熟了,便不太见外。可现在赵保国明显发火了,诺哥儿还是有些发怵的。于是被拎着走这一路上,也很老实,只自个偷摸掉眼泪,抽泣几声。赵保国也没拿他怎么样,毕竟,自己儿子,亲生的,再熊,也只能想办法改。他对付小孩子,并没什么经验,以前……孩子也没这么熊,有孩儿他娘管着,还有他爹镇着。他自己,还真没有管教小孩子的经验。毕竟,就五岁大点儿,说他他不听,骂他他只会哭,或干脆听了不当回事儿。打?打坏了算谁的?媳妇儿也得跟他急。赵保国有些头疼,但也不觉得多大事儿,为啥呢,自己不会管,就扔给他爹管管。
  try{mad1(gad2);}catch(ex){}反正,自己这么根红苗正的,不都是爹教养出来的?他上辈子的儿女们,小时候不都是他爹照看着的?不还是长得很好,成材吗?不敢说个个都,可人品还是很端正的。于是赵保国就直接把人扔给他爹了。“这小子,熊得很。”赵保国对他爹说:“我就近日清闲些,往后也不得空,爹您受累,帮我管教管教他,把他那些毛病给改改。”对人不是打就是骂的,小时还没什么,毕竟没什么力道,可要养成习惯,长大了还这样,那能好?还有浪费粮食这一点,他最是看不过眼的。赵二牛最近,正缠着一个老木匠,人祖传有一手,做什么的呢,水车,就是那种靠水力的。这个,他可不会,光看看,那也没弄明白,于是最近就天天上人家门儿,那老木匠呢,底下三儿子,可就没一个,传他这手艺的,都各有各讨生活的技艺。赵二牛这不就上了门儿吗,能多会一手,以后指不定就能派上什么用了呢。于是最近都缠着人要拜师呢。可人老木匠,哪里轻易允了?硬是挺着同意,毕竟,教会徒弟,容易饿死师傅吗。赵二牛呢,那是献了差不多两月的殷勤,也没能叫他松了口。后来就干脆死了拜师的心,反正他也只是冲着人祖传那张水车图去的。于是就开门见山,拜师拜不成,咱买你那图纸还不成吗?银子肯定少不了。老木匠也没同意,倒是他底下几个儿子,很有心动心,劝了自家老爹几回,又都被骂得灰头土脸的,老木匠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怎能卖了?他得留着当传家宝,或以后他们家有子孙,能继承这门手艺云云。拜师拜不成,人还不肯卖。赵二牛又不可能仗势欺人,干脆就另想了个法子,用其它图纸去换,他好歹也是在发达社会呆过的,那知道的新奇图纸,能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父子俩的穿越日常》,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