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甲

第一百七十四章 甲

    俞都尉自然无话可说,情况是要回禀的,至于抚恤……又没说不给,只等战后结算,他还能说啥?
  
      董仓曹见其余同僚不语,自己便上前汇报城内各种物资等情况,粮草自然还算足够,只藤甲坏了一半有余,枪柄刀柄等也坏了三分之一等等。
  
      “火油几乎只余三石,滚石也差不多用光了……好在箭矢充足。”
  
      不待苏太守说话,周郡丞便忙道:“这可不好,若异族搭梯爬墙,只有箭矢如何应对得了?”异族人多兵足,后头还有主力没到,等到了兵力就更充足了。
  
      他们广陵才四千将士,除去战死及重伤者不能上城墙,就只余三千六百多将士了。且弓箭手又不是全是,仅只有三分之一而已。
  
      等异族大举攻城,光任一千多弓箭手,就是箭矢再多,那也应对不过来。总不能指望异族登上城墙,再跟他们拼刀枪吧?
  
      而太守大人新召的壮丁,虽说已练了一日弓箭,可哪有那么快就能派上用场的?还得靠火石滚石之类的,将那些胆敢架梯登城的异族给淋个熟,砸个透才是。
  
      苏太守闻言便皱了眉,看向俞都尉:“蔚荣,你怎么看?若异族攻城,可能应对?”
  
      “大人,玄虎兄说得在理,只凭千余弓箭手,应对城外一万异族已是艰难,若等敌方主力与城外异族汇合……”俞都尉不禁苦笑,太守不明军事,哪知他的难处,好在心胸开阔,用人不疑,器量也不小。
  
      苏太守面色不禁有些难看,沉吟了一会儿,看向朱督邮:“恒谨,城中的铁匠不是召集起来打造铁甲了么?如今库存有多少具?”藤甲还是坏得太快,不如铁甲强,若是城内将士们人手一具,那也能多杀伤几个异族。
  
      朱督邮上前一步答道:“匠户们连夜打造,如今已有五十具。”
  
      俞都尉不禁出言:“这么少?”五十具能顶啥用?
  
      苏太守也皱眉:“吩咐他们加点劲儿,上点心,务必要在异族大军赶到之前,让守城将士们人手一具。”
  
      朱督邮大惊:“这……这万不可能。”
  
      苏太守道:“如何不可能?”
  
      此时董仓曹出言道:“城中铁匠,便是连学徒都算上,也不过百人。四千将士著铁甲者本有两千,库中一千已用上了,缺者还足有一千。大人前日召集城中铁匠,如今已有两日,连夜打造才堪堪五十,而异族大军最迟明晚便到,一日一日之间,便是不吃不喝,也打造不出近千具铁甲呀大人。”
  
      …………苏太守也无话可说。
  
      “不若以藤甲代替?”童功曹见苏太守不愉,连忙出了个主意:“铁甲难造,藤甲却容易些,虽然坏得快,也比什么都没有强。”说着看向董仓曹:“程德管军械久矣,想必手下也有几个会造甲的,不若令其教会一些聪明机灵的百姓,再令学会的百姓教会家人及朋友等,让百姓帮着打造。”
  
      苏太守闻言便是一喜:“城内百姓十数万,只区区千具甲,便是半日也能造出吧?”想到此处便看向董仓曹:“程德以为如何?可行否?”
  
      董仓曹怔了一下:“可行倒是可行,不过……”
  
      苏太守不待他说完,便喜道:“可行便好……”当下就想将此事交于他,董仓曹连忙道:“大人容禀,让百姓造虽可行,但库内缺少造甲藤条呀,如今异族围城,也无法出城搜集。再者造藤甲工序繁多,从剥皮泡水浸油晾晒纺织等等,一件甲自开始到结束能穿,最少也要半月之后……”
  
      “如此说来,此行不可取。”说话的是周郡丞。
  
      “可也不能让将士们无甲可著呀?”
  
      “大人您拿个主意呀。”
  
      众官吏七嘴八舌,直吵得苏太守脑仁儿发疼,忍不住摆手:“好了好了,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让本官再想想。”
  
      挥手命众人先散了,苏太守召来太守府的属臣商讨,想拿个法子出来。
  
      诸属臣政事多半精通,但军事……也就呵呵呵了,硬着头皮出了好几个主意,都被太守否决了,到了也没拿出个行得通的主意力,直气得苏太守脸皮青黑,骂废物点心。
  
      龙长史跟于清河同样挨了苏太守的骂,灰头土脸的出来了,相视望望叹了口气,才拱拱手告别回自己院子里去了。
  
      已是二更时分,于老年龄大了也歇下了,院儿里守门的半倚着门打着瞌睡,于清河见其半睡不醒的也没生气,只叫醒他开门自己进去。
  
      却正巧碰上起夜的赵保国,一开始还有点愣,自家院儿里怎么还跑出来个陌生人,还以为有人趁夜来太守府做乱了。
  
      “可是于大人当面?”赵保国也惊了一下,但仔细想想也就反应过来,更何况于清河长相同于老极为相似。
  
      “你是?”于清河有些不确定:“是赵恒赵郎君吧?”看年龄好似比爹说的大了两岁,不过太守府守备森严,若真有宵小也进不来。
  
      “正是晚生。”赵保国连忙过去,上前拱了拱手:“于大人公务繁忙,夜半才回,着实辛苦,令晚生佩服有加。”住在人家家里,说说好话也正常。
  
      于清河笑了笑:“为朝庭做事,为太守效劳,都是应当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得表明态度,于清河说了两句套话,才道:“赵郎君这是没睡呢,还是起夜呀?”
  
      赵保国道:“睡前水喝多了。”
  
      于清河点点头,就明白他是起夜了,他儿子跟赵保国差不多大,也没什么能说得上话的,只勉励了几句,就打算回房休息了。
  
      这么好时机赵保国哪能放过,就厚着脸皮请教了一些政事上的不明之处,于清河看着那求知欲旺盛的眼睛,也不好意思不解惑,但站在院子里说话多不好,就领着赵保国去他书房,让下人点了灯上了茶,再一一给他解惑。
  
      赵保国自觉拉近了点儿关系,开始感慨这场战事,先吹捧一下太守的为国为民之心,又捧一下太守诸属臣,当然也少不了要不带脏字儿的骂几句异族。
  
      于清河就觉得同仇敌忾了。

Ps:书友们,我是最爱喝椰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