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七十二章 采木耳

第七十二章 采木耳


  赵保国坐在小板凳儿上搓玉米,就问张国富:“后来咋样?”
  张国富把玉米芯子扔地上,又拿了一个棒子开始搓:“能咋样?看在国强跟佳佳的面儿上,还是放了她一马!”
  “不过这样也好!”赵保国乐呵呵的说道:“到时候你们家可能消食一段日子了,她也不能再明目张胆的苛刻你。”
  “这也算个好事儿!”张国富一边儿搓玉米一边感慨:“现在爆发出来还不算什么,就怕她日子久了,见都不跟她计较,到时候更嚣张,到时候再爆发出来,可没现在这么容易过去。”
  “那只老母鸡咋样了?”赵保国点点头:“宰了没?”
  “能不宰吗?”张国富舔了舔嘴唇,想起分到的那块儿鸡屁股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兄弟俩搓着玉米瞎几把聊,到了中午就各回各家了。
  等玉米晒好了交了公,各家的红薯也渐渐的归置到地窖里头,中间还下了两场子小雨,天气就彻底转凉了,纵是太阳出来了,白天的温度也不超过十度,夜里就更冷了,基本就一二度的样子。
  赵二牛还跑了一趟县城,用老爷子给的票换了十来斤棉花,左福生就给赵保国做了两身,一身特别厚实的,足足有三斤就用上去了,这是等了再冷的时候好穿。再做了一身儿一斤左右的棉衣棉裤,现在穿着还有点子热,赵保国就搁柜子里,等再冷一点的时候穿。
  老爷子见他穿着好几件单衣也不像话,就翻箱倒柜的找出一件破旧的军大衣,再让左福生改了改给他穿,现在就里头穿着一件背心,外头搭着一件军大衣,就不冷不热的正合适了。
  其它剩下的棉花,就给赵二牛跟左福各一身儿,老爷子的棉衣是年年都有的,完全不缺,他还多拿出一身来,让左福再改改给赵二牛多一身换洗的。
  昨夜下了一夜的小雨,赵保国跟张家赵家兄弟们都约好了去林子外围逛逛,看有没有蘑菇长出来,一大早起来吃了饭,就跟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背着背篓挎着篮子就兴冲冲出去了。
  到了村口子集全,除了年纪比较小的,十岁往上都跟他一个打扮,背着背篓是为了捡柴火,万一没有蘑菇之类的也不能空手而回,要有的话这么多些人呢,肯定也摘不着多少,拿个篮子也够装的了。
  林子就是赵保国跟他爸穿过来时的那片儿,当时外围两个小时的路程,基本树呀草呀的都枯死了,他们就在这外围边儿上逛逛,也不能有野物出来的。
  因着下过几场雨,刚进了林子就有发现了,倒不是蘑菇,而是长在树干上的木耳,一簇簇水灵灵黑木耳,瞅着就让人欢喜,赵保国就赶紧拿刀割了放篮子里。
  新鲜的木耳是不能吃的,至于为啥不能吃赵保国也不清楚,只大人这么说他就这么做了,反正他吃过的木耳全是干的泡发的,他也不会处理,就割回去后妈肯定知道咋弄。
  林子里干枯的树特别多,又泡了雨水开始腐烂,打眼一看好些个上面都长了不少木耳,小伙伴儿一看就兴高采列的冲过去采了。
  赵保国手脚也利索,这根木头上的割完了,又转了去割那根木头上的,足足割了一背篓,其它人收获也差不多,这才外围没转完呢,往里走走估计还能有,只是有点失望他没采着蘑菇,只能眼馋别人的。
  等背篓里篮子里都满了,就赶紧背了回去,左福生一看:“哟,这么多呢?”赶紧拿出洗了装圆筛子里,放到院里的架子上,让太阳晒着。
  “妈,林子里老多了!”赵保国跟她比划:“国富哥还采着榛蘑了呢,可惜我没采着,您要不要也去,到时候咱一人背个大背篓,能采不老少呢!”
  “真有那么多?”左福生打量了一下。
  “那还能有假呀?”赵保国赶紧拿了个大背篓给她,自己也赶紧背上空背篓,拉她就往出走,嘴里还说:“国富哥他们还有爱国他们,每个都背了一背篓,谁也没空着手!”还说:“这还没往里去呢,就外头这一圈儿,就采了这么多,这要里面不得更多呀?”
  左福生一听,赶紧就道:“那是不少,赶紧的走,免得被其它人给采光了!”说着脚下生风的往前走,突然又转身奔院儿里去了。
  “妈,你又回去干啥?”赵保国就愣了一下。
  “你先去!”左福生扯着嗓子回:“我再挑个担子,到时候多装一点儿!”
  赵保国:……
  您可真会过日子!
  等赵保国到了林子里,发现也没谁是傻,都把家里大人给叫来了,再一传十十传百的,村里的女人们大部分都来了。
  这些个婶子大娘的眼明手快,分分钟就给割了一大堆,赵保国就背着背篓往里走了走,离得人群远了些,里面头的木耳更不少,还没人跟他抢,这多好。
  他就赶紧的割,割满了一筐,又接着割,割了就堆地上,就算有人来了瞧见,也知道这是有主的,万不会有人去拿的。
  等他割了好几堆了,人声儿就渐近了,婶子大娘们把外头的割光了,就往里来了。他就赶紧扯着嗓子大喊:“妈!妈!我在这儿呢!!”
  就传来左福生响亮的回应:“这就来!”还有婶子们打趣她的声音。
  “我说咋没瞅见你呢!原来是奔里头来了。”左福生挑着筐过来,一瞧地上好几大堆,当场就笑了:“你还挺聪明!”说着就往筐里装,装了再往背篓里装,这样背着一背篓,再挑着一担子的就往出走,还叮嘱道:“我先回去一趟让,你就在这儿割,割了就放着,一会儿我再来挑,别再往里头走了知道吗?”
  赵保国就应了,就见左福生挑着担子背着背篓走远了,大娘大婶子们也有背回去的,也有跟赵保国差不多的,割了先放着再在旁边做记号,表明哪堆是哪家的,再接着割,回头叫了家里人来挑。
  女人孩子们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强大的,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林子的木耳基本都割光了,再往里就不敢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