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六十一章 人仰马翻

第六十一章 人仰马翻


  就靠着这也不能够,就带着几个兄弟,把附近几个县里都跑遍了,到处拉关系找人情,还从老爷子这里抠了些酒票粮票工业卷什么的去走人情,求爷爷靠奶奶的忙活了半个多月,这个县的化粪池弄上几百斤,那个县的化粪池再弄上几百斤,趁着夜里避了人,赶了牛车一趟一趟往村里拉。
  半个多月夜里都没消停过,拢共弄了有三四千斤回来,直接就让人给翻地头里去了,才算放了心,这下子来年的收成估摸着是没问题了,这心劲儿一松,累了半个月直接就睡过去了,睡了两天才醒过来,可把家里人给吓得,都要送医院了。
  连老爷子都去看了两趟,敲着大烟杆子说:“就累狠了点,让他睡,睡醒了就没事了,回头弄点子好吃的补补,缓过这劲儿就没问题了。”
  好吃的上哪儿弄去呀?这年头谁家也没养猪,连县里的屠宰场都两年没开张了,赵翠花就犯愁,又想到后院儿那只老母鸡,狠了狠心:“来娣,去把老母鸡给抓了,炖了汤给老二补补!”
  三个媳妇一听,表情就各不相同,何大娟儿虽然也心疼自家老母鸡,毕竟一家子就指望着它下蛋呢,无论是做了给自家人吃,或留着赶集时换粮换毛票都行。但自家男人她也心疼呀,比起老母鸡来,当然是男人更重要了。
  老三媳妇儿方芳啥也没说,毕竟她最小,又只生了个闺女,自觉得没底气,人总是闷不吭声儿的,一般有啥事儿只听,从来不提意见的,就算心里不痛快,那也不表现出来。
  老大媳妇儿孙来娣当场就跳了脚:“娘,咱家可就这一只老母鸡了,还指着它下蛋呢!杀了回头喝北风去呀?就算您偏心老二,也不能为了他一个,就不顾咱们一大家子的死活了吧?”
  “放你娘的狗臭屁!”赵翠花眉毛一竖,就破口大骂:“啥叫我不顾一家子死活了?啥又叫我偏心老二了?一只老母鸡比得上人重要吗?再者说了,老二他孝顺,就算我偏心又咋样?我还没死呢!你就想当这个家了?啊?”
  “娘,话不能这么说!”孙来娣十分不服气,就觉得她偏心:“瞅着旱就过去了,来年孩子们上学不得交学费呀?这老母鸡杀了,哪儿来的鸡蛋去换毛票?没钱怎么上学?”
  “这些事儿轮得着你管吗?”赵翠花大声骂:“老娘又没死!再说老二平时对你们一家咋样,你自个儿心里头没个数吗?有啥好吃的没给你家小兔崽子?社里给发的工资福利啥的,有啥没交上来的?搁我这儿我是亏待了你孙来娣还是咋的?”
  说着一屁股坐地上了,拍着大腿指天骂地:“我命苦啊!讨了这么个心黑手毒的儿媳妇儿,连自家小叔子都容不下了,为了一口子吃得要逼死个人了!!”说着又指着杵门口的老大骂:“老大你是死人哪?就这么看你媳妇儿欺负你娘你弟弟?”
  “娘……”
  “娘个屁!!”赵翠花蹭的一下站起来,冷着一张脸:“我没你这么个不顾兄弟死活的儿子!”
  “啪!!”张老大一听,冷汗就下来了,直接冲到屋里头,一巴掌就冲着孙来娣扇过去了。
  “你打我?”孙来娣捂着脸,“张大娃你长本事了啊?都敢打我了?”说着就跟疯子似上手挠,挠得张老大脸上脖子上一道一道的,嘴里还不停的叫骂:“我tm的才命苦,嫁了个窝囊废,连孩子老婆都养不活,现在还学会打老婆了……”吧啦吧啦的骂了一堆难听的话,张老大都要气炸了。
  旁边的兄弟弟妹也不能干看着,赶紧就上手去拉架,嘴里还不停劝,孙来娣真跟疯了似的,又哭又骂又叫的,谁上来都是一爪子,把赵翠花气得快要晕过去,冲过去就拉她想打,冷不丁没人手快,脸上直接就挨上了一爪子。
  这下屋里整个就静了,孙来娣吓死了,她能打男人,敢装疯卖傻的打弟妹,也能指桑骂槐的跟婆婆叫板,但真上手打婆婆,她是不敢的,她也没想到,当场就吓得整个人都要抖了。
  “你个疯婆子!!”张大娃挨了媳妇儿打可以不还手,但见了他娘挨了打,当场就怒火冲天了,饶是他再疼媳妇儿,觉得对她不住没让她过上好日子还当了后妈,所以平时里她挑事儿也好,争这个争那个也罢,他都是能忍就忍能宽容就宽容,兄弟们也知道他的难处,平时也不计较。
  可是孙来娣可以委屈他儿子,却不能冲他娘动手,他要是再宽容她,他还是人吧?所以这男人愿意挨你打,那是他不跟你计较,而不是他打不过你!
  张大娃忍不住,上脚就踹:“你tm的长本事了?敢打我娘?信不信我今儿个弄死你?”说着目光凶狠的盯着被踹倒在地的孙来娣。
  弟妹们不敢吱声儿,老三扶了他娘坐着,让媳妇儿去找紫药水给擦擦,装作没看见,他早就看不惯大嫂了,平时老使他媳妇儿也就算了,天儿天儿搁屋里挑事儿,跟个搅家精似的,现在还打了她娘,他巴不得大哥狠狠的收拾她一顿,还想着能说好话呢?做梦!!
  “大娃,大娃,我不是故意的!”孙来娣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平时张老大对她向来是宽和的,头一次对她这样,她真是吓得要死“我不知道是娘呀,我错了大娃。”说着就去扯他裤管儿。
  张大娃怒气未消,又想起平时她的做派,成天搅事儿,又是一脚踹过去,孙来娣捂着肚子半天不能动弹,痛得面孔都扭曲了。
  “我告诉你孙来娣,你平时瞎搅我也不跟你计较!”张大娃指着她鼻子放狠话:“从今往后,你再敢对娘有半点儿不敬,你就收拾收拾回娘家去!我消受不起!”
  “我不敢了!”孙来娣拼命点头,忍着痛爬赵翠花脚边儿“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帮我说说话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