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 父子俩的穿越日常 > 第六十五章 孝顺孩子

第六十五章 孝顺孩子


  这雨是真下大了,屋顶子上噼哩啪啦的直响儿,等左福生收敛好情绪端着姜汤冒着进了堂屋,老爷子已经穿了单棉衣坐在门口望着雨了。
  “爷,喝点儿姜汤去去寒!”左福生盛上一碗给端过去。嘴里直说:“这天儿突然就冷了,也怪我跟柱子睡得太死,没注意起来,还是毛蛋儿有心,半夜起来给您加被子,又给烧了姜汤备着,免得您受冻,也算您没白疼他一场。”
  横竖这姜汤不是自己烧的,也冒领不了这功劳,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替孩子说说好话,还能让人高看一眼,果然就见自己男人嘴角翘了。
  老爷子就吹着热气儿,一口一口的喝:“你们年轻人火力壮不觉着冷,起不来也正常,毛蛋儿还小,冷着就醒了,还记得给添被子烧姜汤,也还算孝顺。”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头是美滋滋,一碗子姜汤喝下去,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暖呼呼的,似乎头也不觉着疼了。
  这老了老了,有些事情还是难得糊涂得好,毕竟都是孩子们的一片心意。
  赵二牛就赶紧道:“孩子小您也不经夸,您本来就疼他,孝顺也是应当的。”
  老爷子瞧他一眼,又拉了赵保国的手摸了摸,“咋不穿棉袄呢?”想了想又对赵二牛道:“等雨停了,你上县里头扯几斤棉花,让你媳妇儿给孩子做几件,单的厚的都要,眼瞅着温度就上不去了,只会越来越冷,多做几件给孩子放着穿。”左福生就赶紧应了。又看了两口子一眼:“多扯几斤,你和你媳妇儿也做一身。”
  左福生脸上就带了笑,赵二牛还想推辞,腰眼子就被捅了一下,于是又闭上嘴不说话。
  老爷子没管两口子之间的官司,又转脸对赵保国说:“你也是,等晴了就跟国富他们,去林子边儿捡些柴火,回头好烧炕。”又想着现在四口子却住了三个屋子,这三个炕都要烧也太费柴了,就拍拍他的手:“等过两天再冷了,你就上我这儿炕睡,也能省点柴火。”
  赵保国其实不太乐意,但烧三个炕又确实费柴火,只好点头应了。
  一家子又说了会话,老爷子就困劲儿上来了,赵二牛就去搀他回屋,这刚走着,就听着外边儿有人扯着嗓子喊,这隔着大雨又听不太真切,就住了脚让左福生去搀老爷子回屋。
  “谁呀?”赵二牛取了檐下几年没用过的蓑衣胡乱套了套,瞅着院门儿外头有个人影儿,还有点子亮闪来闪去的,就赶紧的奔过去了。
  走近了还没细瞧,就听出是张老二的声音了。
  “这下着雨呢又是半夜,你不搁炕上躺着,跑我这儿干啥呀?”
  “嗨!”张老二满脸蛋疼:“这不降温了吗?被我妈给撵过来看看大姥爷的,说是之前忘了交代给你夜里给他添被子,怕老爷子冻着就叫我来看看。”
  赵二牛无语:“放心吧,老爷子好着呢!我是不知道这温度降得这么快,但毛蛋儿直接醒了,醒了就跑老爷子屋里给他加被子去了,还摸黑去灶房烧姜汤,闹得我还以为招了贼呢!”说着说着语气中就带着得瑟,张老二好险没一巴掌糊他脸上去。
  炫耀,这是赤、裸、裸的炫耀!
  张老二没好气:“知道你有个孝顺儿子,行了吧!至于搁我这儿显摆吗!”说着不待赵二牛再说什么。
  “行了,既然大姥爷好着呢,那我回去也能跟我妈交代了!”说着摆了摆手就支着手电筒走了。
  “不搁屋里头坐坐?”赵二牛扯着嗓子喊。
  “下着雨呢,又是半夜,谁有心情对你那张脸?”张老二没好气的回了句,渐渐的走远了。
  嫉妒,肯定是嫉妒了!
  赵二牛十分愉悦的回了屋,顺手挂了蓑衣在檐上,搂了媳妇儿就去睡了。
  赵保国早就回屋睡了,他爸跟张老二的官司,他也不知道。
  醒过来的时候还下淅淅沥沥飘着雨,推开窗子往外头看,天色阴沉沉的,但他的心情却是十分愉快,毕竟下了雨了吗,这旱就算过去了,等来年,来年收成肯定好,也饿不着肚子。
  老爷子披着大衣坐在门口抽大烟儿,看着外头飘着的雨,脸上挂着满足的笑。
  赵保国过去就把烟枪子给抽了,道:“太爷,您咋不高兴也抽,高兴也抽呀?”说着就把烟斗里快熄的烟丝给倒了。
  可把老爷子给心疼得:“还能再抽一口呢!你这败家玩意儿,多浪费呀!”
  “浪费啥呀,这都没有了!”赵保国指给他看,地面儿一摊灰,就只一点点没烧光的。
  “我爸呢?”
  老爷子拿他也没办法,只好眼不见心不烦,只道:“跟大嘴上地里去了,那红薯还没收呢,去瞅瞅还能不能再长一长!”至少还能在地里生半月,这雨水要是足了,这产量估计着能稍微多点儿。
  赵保国哦了一声,又问:“妈呢?”老爷子就说上张家做针钱活去了。
  于是又问老爷子早上吃的啥,老爷子就说吃了玉米面糊糊,赵保国点点头,就冒雨去灶房那儿洗涮去了,咕噜咕噜一口子水灌嘴里,在里头晃荡晃荡,再一口给吐外边水沟子里,这雨都下来了,也没必要再专门给跑后院了。
  洗涮完了,又点火生浇姜汤,老爷子年纪毕竟大了,昨儿晚上又受了凉,虽然后来给他喝了碗姜汤,但为了保险,还是让他再喝两碗,喝到明天要是没什么反应,估摸着就能停了。
  赵保国一边往灶里添柴火,一边拿了窝头啃着,心里琢磨着这边冬天时间特别长,又特别冻,这灶房又在外头,到时候做饭烧个水啥的,都不咋方便,就想着回头问问老爷子,家里有没有炉子啥的,到时候直接在堂屋里用,烧个水煮个粥什么的也便利。
  不知不知觉就把窝头红薯的都啃完了,这姜汤也开了,赵保国赶紧盛了,让它自己在灶沿子上放着凉,又下了地窖,抓了一小盆儿核桃上来,再找出榔头给敲开了,把里头仁儿给细细挑出来放了一碗。